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反腐前沿

巨贪苏荣

 

文/上官新华

 

 2017年1月23日,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原副主席苏荣受贿、滥用职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案公开宣判,判处苏荣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从位高权重到身陷囹圄,苏荣在人生的道路上因金钱迷失了方向,自毁前程,教训深刻。

 

2014年6月14日,中纪委发布了一个重磅消息,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式接受组织调查。

苏荣是吉林省洮南人,1948年10月出生。1968年从吉林省白城市农村一名大队会计起步,1983年担任吉林省扶余县县委书记,1985年升任白城地区行署专员,之后任白城地委书记和四平市委书记。苏荣能获得飞速提拔,是因为他有一些过人之处。据了解,苏荣记忆力极好,天生就聪明,是当时村里唯一的高中生。苏荣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1993年,苏荣的第一任妻子因病去世。经人介绍,比苏荣小6岁、长春籍中年女子于丽芳走进了苏荣的生活。当时还未满40岁的于丽芳在一家银行工作,容貌姣好,待人和蔼,一直单身,两人很快正式结婚。家庭美满幸福,事业也顺风顺水,1992年,44岁的苏荣升任吉林省委常委、秘书长,步入副部级干部之列。2001年,苏荣从东北调至西北,结束了33年的吉林官场生涯,先后任青海和甘肃省委书记,跻身正部级“封疆大吏”;2006至2007年赴京就任中央党校副校长,2007年再赴地方,担任江西省委书记长达6年之久。2013年3月起,苏荣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成为国家领导人。

2007年11月30日,苏荣离京赴赣,出任江西省委书记。当时,江西作为中部欠发达省份,经济发展落后。江西人对苏荣寄予厚望,希望新书记能带领全省人民扭转被动局面。苏荣刚到江西时,大家对他的评价很高。在2007年12月江西省委十二届四次全体会议上,苏荣的讲话思路清晰、务实,“给了大家很大的期望”。苏荣自己也在干部大会上说:“我到江西是最后一站了,希望离任时老百姓能说,苏荣这个人还行,还是做了些实事,我就满足了。”可是,苏荣是这样说的,不是这样做的。

 

卖官鬻爵

苏荣案发后在“忏悔录”中写道:“我算了一下,副厅级以上干部给我送钱款和贵重物品的人数达40多人。我破坏了党的优良传统和规矩,严重违反了组织人事纪律,涉嫌受贿犯罪,真是悔恨交加、后悔莫及,现在说这一切都晚了。”综观苏荣全案,卖官鬻爵,用人唯财、唯亲、唯顺,搞团团伙伙,排斥异己,既是他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规矩的突出表现,也为其亲属到处插手人事安排和经济活动“一路绿灯”、非法获取巨利创造了条件。

苏荣卖官,什么人都收,上至省级干部下至副县级干部;什么东西都要,既有巨额现金也有名贵字画、瓷器,连价值仅千元的小摆件也来者不拒;办成的收,办不成的也收,还有收钱不办事的。不少行贿人讥笑他没有一点省委书记的尊严,只是批发“官帽”的商人。苏荣案发后,中纪委根据有关线索,立案调査了多名厅级干部。以至于当地坊间流传这样的笑谈,“苏荣在外面时,想让谁上谁就上。在里面时,想让谁下谁就下”。

苏荣还纵容亲属参与卖官。苏荣案呈现出家庭式腐败,全家几乎全部卷入其中,共14人涉案,其中,苏荣的妻子于丽芳卷入最深。于丽芳经常吹耳边风,甚至直接参与。于丽芳一方面让苏荣安排请托的干部,一方面依仗苏荣的影响,直接给省市领导打招呼提拔使用干部,对于办得不得力的,还向苏荣施加压力。于丽芳收受了一位领导干部的钱款后,让苏荣提拔其职务,苏荣答应帮助解决,但未能如愿,于丽芳就和苏荣大吵大闹,苏荣只好辩解说:“我已经尽力了,别再闹了。”于丽芳还经常以“要不要老苏帮忙”,暗示官员送钱送物。

苏荣的儿子苏铁志也“毫不逊色”,多次插手江西干部任免。苏铁志说:“我爸苏荣感觉是最后一届了,以前他是不会把他的下属介绍给我们。他到青海的时候,青海的干部我一个都不认识,到甘肃的时候也是一样,不认识,没有机会认识,我爸苏荣也不给你这样的机会。到了江西,他是主动介绍给我认识,介绍圈子里的一些朋友。”家人仰仗自己的权势收敛财物,苏荣心知肚明。苏荣说:“他们如果不是书记的老婆,书记的儿子,没有我这个省委书记,什么都干不成。”案发后,苏荣在“忏悔录”中写道:“正常的同志关系,完全变成了商品交换关系。我家成了‘权钱交易所’,我就是‘所长’,老婆是‘收款员’。”

2014年2月,中央电视台播出了一档特别节目《家风是什么?》,苏荣心里有鬼,竟然不敢看这个节目。他说:“我的家风是什么?我都不敢看这个节目,我家于姐成了江西权钱交易的代名词。家教上我是一个不称职的父亲、不称职的丈夫。”

苏荣、于丽芳还培养代理人,通过掮客卖官。围绕苏荣及其亲属产生了一些买官卖官的掮客。这些掮客有真有假,四处寻找有买官欲望的干部,常说“你也够条件了,花点钱,我介绍你和于大姐、苏公子认识”。社会人员郭铁钢和于丽芳熟稔后,经常插手人事安排,被称为“地下组织部长”。吉林私企老板王得利曾是苏荣的下属,他第一次到江西时,苏荣就安排多名厅级干部宴请接风,之后多次将其介绍给有关干部,并要大家关照“这位老弟”。苏荣应王得利的要求提拔了多名干部,以致王得利每次到江西,都有干部抢着去接送、宴请、送钱送物。

苏荣还以改革为托辞,为个人说了算预留操作空间。苏荣打着干部人事制度改革的旗号,视组织人事纪律如无物,随意变更标准,用谁不用谁,都拿改革说事,其实是搞个人专断。面对全省建立厅级后备干部库,新提任厅级干部必须从后备干部中产生的规定,苏荣在操作中屡屡突破,让很多干部极为反感,也让许多干部感到“要提拔必须走好苏荣这条线”。江西省发改委主任李安泽为了请苏荣帮他解决提拔问题,送上价值数千万元的傅抱石的山水画,顺利达到个人目的。

苏荣说:“我用四句话来反思我的犯罪过程:收受别人的陶瓷瓷瓶,被碰得头破血流;收受别人的陶瓷瓷碗,被砸得遍体鳞伤;收受别人的书画字画,把政治生命化为灰烬;收受别人的钱财和贵重物品,使自己跌入了经济犯罪的万丈深渊。”

苏荣严重违反组织、人事纪律,大肆卖官鬻爵,搞乱了干部思想,破坏了政治生态。选人用人腐败被称为腐败之源,一旦正常的干部选拔规则受到破坏,就会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局面,带来方方面面的腐败。苏荣在位时,江西很多干部不把精力放在工作上,而是整天琢磨苏荣喜欢什么。多名江西干部表示:“用人是一个核心问题。用人用坏了,其他的就都坏了。”许多干部都认为,“与干出成绩、苦熬资历相比,送礼行贿显然更简单、更节省时间”。特别是看到业绩、资历不如自己的人,因为和苏家拉上关系得到重用,也开始走偏门。

上梁不正下梁歪,在苏荣的带动下,江西省跑官买官成风。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宋晨光、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众、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江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赵智勇等省级干部,都因买官卖官、敛取钱财受到中央的查处。当时担任江西省地税局局长的王平,为了获得苏荣的提携,送给苏荣的妻子于丽芳上百万元现金。而他自己作为地税局的一把手,也并不拒绝下属的贿赂。王平说:“你就拿我来讲,送钱给苏荣,最后我看苏荣得了钱一点反应没有,后来人家送给我,我也没反应了。”王平对上送钱给苏荣,对下敛取了大量的不义之财。案发后,王平表达了自己深深的忏悔:“下属每个人送钱给我,也可能他就去再收人家的钱,我把整个地税的风气带坏了。所以我觉得我自己就做得很不好,要受到党纪和国法的惩处,我对不起我的家人。”

 

插手项目

苏荣在“忏悔录”中写道:“我将自己主政的地方变成了亲朋故友谋取私利的经济领地,带坏了社会风气,也害了亲友。”苏荣的妻子于丽芳,出生于1954年8月,吉林人,早年曾在吉林省质检局工作。跟随苏荣来到江西后,于丽芳在江西政商界非常活跃,呼风唤雨,人称“于姐”,俨然一副苏荣“代理人”的角色。于丽芳频繁插手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招标投标,索取收受巨额财物。她成天往来江西各地,结交各色人等,许多干部、商人竞相逢迎“于大姐”。苏荣的儿子苏铁志也多次插手土地、工程项目,大肆收取好处费。现已查实苏荣有13名家庭成员涉案,可谓夫妻联手、父子上阵、兄弟串通、七大姑八大姨共同敛财。苏荣的亲属获取巨利,看似经济问题,根子还在用人上。一些干部为了升迁或调整到重要岗位,甚至主动为苏家的违纪违法行为大开方便之门。

2009年2月,坐落在新余市区繁华路上的新余高专老校322亩土地对外公开拍卖。江西泰耐克集团董事长、苏荣夫妇的好朋友陈建男,为了低价购得该块土地,将苏荣的妻子于丽芳请到新余。在于丽芳的干预下,新余市委书记李安泽为了巴结苏荣夫妇,擅自终止拍卖程序,以建泰耐克国际商城为借口,以协议出让每亩70万元的低价卖给了陈建男。300多亩土地共计2.1亿元,使国家近10亿元资金流失,于丽芳个人捞取了大量好处。

2009年4月,于丽芳插手江西鸿源数显科技公司120亩研发生活配套用地项目。在她的助推下,韩世忠的福建东方宏利投资有限公司介入承包,在未改变土地性质的情况下,在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预售高档商业楼盘“东方海德堡”,最终迫使鸿源公司将土地以成本价拱手相让。韩世忠获利数十亿元,于丽芳收受韩世忠逾千万元贿赂。

2009年8月,辽宁方大集团董事局主席方威为参与南昌钢铁公司改制,通过于丽芳请苏荣给予帮助。苏荣违反决策程序和议事规则,直接决定本应由省政府或省国有企业改革领导小组决定的事项,致使南昌某钢铁公司57.97%的国有股权被辽宁方大集团低价收购,造成巨额国有资产损失近10亿元。时任江西省冶金集团公司董事长屠永发,对苏荣力主的方大集团收购南昌钢铁公司方案提出不同意见,立刻遭到了苏荣的打击报复。苏荣在省委常委会已通过屠永发任省国资委副主任的情况下,违规搁置了屠永发的任职。当一名省委书记出于私利,对坚持原则的干部打击报复,产生的恶劣导向作用是可想而知的。当衡量干部的标准黑白颠倒,各种跑官要官、买官卖官的行为自然难免大行其道。

2010年11月,江西省电子集团在国资委主任李天鸥的直接主导下,完成了改制。上海赣商联合股份有限公司以9.8亿元的价格获得该集团百分之百的股权,从而间接持有联创光电20.41%的股权,赣商公司董事长邓凯元也因此成为联创光电的实际控制人。当时联创光电7569.21万股股票市值即超过10亿元,明显高于交易价,还不包括江西省电子集团的其他资产。这等于将国有企业低价贱卖,将大量资金奉送他人。

据了解,邓凯元与苏荣夫妇来往密切,他们结识于2010年7月上海世博会江西馆开幕式。当时,江西抚州刚刚发生决堤事件。邓凯元表示愿意向江西灾区捐款500万元,给苏荣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苏荣当即对身边的干部说,应该让这样有责任感的企业家回江西老家发展。

邓凯元很快就回到了江西发展。除了收购江西省电子集团,他还承包了江西省新余市清宜公路的改建,随后转包给其他人。邓凯元之所以能够承包该工程,完全依仗苏荣的妻子于丽芳,于丽芳为此专门找到时任新余市市委书记的李安泽,让其从中斡旋。邓凯元对苏荣夫妇的“关照”也是投桃报李。2011年上半年,于丽芳因病在上海做手术,住院期间的安排都是由邓凯元负责。

苏荣所收贿赂中还有很多发生在2011年换届前后。2011年换届前,于丽芳就向不少商人、干部讲,老苏快没权了,需要帮忙早点说。其后,已超过规定年龄的苏荣连任省委书记。这让苏家侥幸和紧迫心理交织,更加放手捞最后一把。

苏荣、于丽芳四处插手土地出让、工程建设、招投标,凡是搭上关系的老板无往而不利。既让很多经营者认为,企业实力强、产品质量好不如搞定“于大姐”;也让许多干部放胆建立“政商联盟”。这种情况愈演愈烈,加剧了官商一体现象,严重影响市场经济秩序和发展环境。

从苏荣力排众议让姚木根成为副省级干部,明知陈安众反映多仍重用为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省总工会主席并兼任省政法委副书记,到违规强推南昌钢铁公司改制,纵容亲属和掮客插手人事安排,这桩桩件件,都应该有严格的制度、纪律和监督,可惜的是,大多数干部慑于苏荣的淫威,或主动逢迎,或随波逐流,使制度和纪律成了摆设。

 

人前反腐

苏荣人前假反腐,掩饰人后真腐败。初到江西,苏荣就在干部大会上大讲反腐倡廉,细数亲属的情况,信誓旦旦地保证,没有亲戚在江西做生意,要求大家对打着他旗号的人不要理会,将虚伪和狡诈演绎得淋漓尽致。有人说,苏荣是“人前反腐、人后腐败”。但很多人都认为,苏荣连“人前反腐”也算不上,自己不干净,还能反腐败?2013年以来,中央纪委查处的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众、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江西省委常委、秘书长赵智勇等省级干部,腐败行为多发生在苏荣主政期间,且都存在给苏荣送钱送物问题。

两面派,是不少江西干部对苏荣的评价。2008年12月,担任江西省委书记第二年的苏荣,在省委十二届八次全体会议上提到,要防止“项目上马、干部下马”的现象,他说:“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投资力度大,项目建设多,能不能抓好项目建设是对我们领导能力的严峻考验,能不能在项目建设中不出腐败问题更是对各级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党性的严峻考验。”苏荣指出,各地各部门一定要认真贯彻中纪委要求,在各类投资项目建设中,切实做到相关制度约束要先行,管理监督要同步,检查审计要跟上。

2009年12月6日,人民网曾刊发题为《看苏荣反腐那股子狠劲》的文章,文章写道:“12月3日上午,江西省纪委召开会议,部署全省2009年度推进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检查工作。省委书记苏荣对认真做好惩治和预防腐败体系建设检查工作提出要求。从苏荣讲话里,我们不难看出,江西省委对反腐防腐是怎样地动真劲,动狠劲。我们感到江西正以更加猛烈而切实的摧枯拉朽之势,横扫一切贪污腐败。”该文还提到:“江西从重、从严、从密、从深的反腐,充分地显示了以苏荣为班长的江西省领导班子,对腐败充满了极端的仇恨,与腐败不共戴天。这不奇怪。凡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都痛恨腐败,何况一个坚定的共产主义者。”

 2010年8月5日,光明观察刊登文章《省委书记苏荣做的“第一等好事”》:“不少人认为,苏荣书记为江西做的‘第一等好事’,就是‘扬善’”,“苏荣书记‘扬善’,体现在唱‘红’打黑、倡德反腐、真抓实干、雷厉风行。苏荣书记抑恶扬善、匡扶正义,是一大善政。他对有的干部蔑视美德、毁坏德行、贻害于民、败德于世之事,深恶痛绝、决不留情。他痛批领导干部中的三种不良风气,加大力度查处贪官色官。”

2012年7月,苏荣带领省委班子参观江西省反腐倡廉教育馆。教育馆大厅内播放的反腐倡廉宣传片,苏荣等仔细观看,当看到楷模厅LED大屏幕两侧的“明心见性、返璞归真,防微杜渐、警钟长鸣”十六字廉政格言,苏荣驻足停留,告诫全省党员、干部要加强党性修养,理性思考人生,淡泊名利,抵制贪念,做到防微杜渐、警钟长鸣。在参观过程中,苏荣指出,加强反腐倡廉建设,思想是先导,教育是基础,领导干部是重点。

2013年,离赣赴京前,苏荣还在《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文章,提出要大力加强纪律、作风和反腐倡廉建设,努力营造“三清”政治环境。

苏荣台上讲得头头是道,台下另做一套。苏荣位于南昌滨江宾馆的家中,仅一套红木家具就价值600多万元。于丽芳手术后在深圳疗养,许多厅级干部打“飞的”去探望,并送上红包。以至于谁送了记不清了,谁没送却清清楚楚。景德镇瓷器也成了一些江西干部给苏荣送礼用的“土特产”,送收双方都拿“土特产”的幌子当遮羞布,心照不宣,各得其所。案发后,专案组从苏荣及其亲友处共扣瓷板画200块,瓷瓶和其他瓷器319件。连苏荣也在“忏悔录”中承认,“自己简直成了瓷器经销商”。

苏荣利欲熏心、巧取豪夺、无法无天,带坏了干部队伍,败坏了社会风气,严重损害了江西的政治生态,最终受到了法律的制裁。

2013年5月,中央第八巡视组进驻江西,这是党的十八大后中央第一轮巡视。巡视组发现,在有关省人大常委会主任选举的一次会议中,苏荣丢了将近50票,得票数是倒数第一。选全国人大代表时,苏荣又丢了将近70票,他的得票数在当选的代表中是倒数第二。作为一个省委书记,他丢了这么多票,说明江西的干部群众对他的意见很大了。

随着巡视的进行,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向巡视组反映江西官场的各种问题,苏荣等人的罪行逐渐败露。

2014年上半年,江西省政协副主席宋晨光、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陈安众、江西省副省长姚木根、江西省委秘书长赵智勇相继因为严重违法违纪被调查。苏荣得知消息后,心惊肉跳,他害怕自己的问题暴露,惶惶不可终日,内心极度煎熬。

多行不义必自毙。2014年6月14日,组织开始调查苏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

2015年2月,最高人民检察院经审查决定,依法对苏荣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并指定山东省人民检察院管辖此案。

2016年7月13日,案件侦查终结后,济南市人民检察院向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2016年12月29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济南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苏荣利用担任青海省委书记、甘肃省委书记、中央党校副校长、江西省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巨额财物1.16亿余元;2009年,在南昌钢铁有限责任公司改制过程中,滥用职权,致使公共财产遭受重大损失;被告人苏荣及其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差额特别巨大,对共计折合人民币8027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来源,应当以受贿罪、滥用职权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追究刑事责任。苏荣当庭表示认罪、悔罪。他说:“作为地方主要领导本应严格约束自己,为百姓谋利益,可是我和家人却在江西谋取好处,把我主政的地方变成了谋取私利的领地,这就叫权力异化,忘记了权力是谁给的,应该依靠谁,为了谁。现在就放我出去我都没法出去,怎么去见熟人,同学,特别是老领导,我无法去见面,我没脸去见面。”

2017年1月23日,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苏荣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苏荣当庭表示服判,不上诉。

苏荣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当年,苏家人都跟着苏荣“沾了光”,如今都要吞下各自的苦果。苏荣忏悔说:“我坑了老婆,害了儿子,把全家带上了经济犯罪的深渊。”

政协不是退养地,高官不是护身符,反腐没有避难所。苏荣被公开宣判,向大众传递了这样一种信号:贪腐官员,人人必打。


作者: 来源:2017-5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6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专业人士的“指点”[ 03-03 ]下一篇:傍靠仇和的副市长[ 03-06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