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反腐前沿

管委会主任的“花样”腐败

 

文/赵蓓 程国进

 

2016年10月12日这天,对于邢高而言是一个痛心泣血的日子,也是一个人到黄昏景自悲的日子。这天一早,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门口戒备森严,闻讯赶来的旁听群众翘首等待审判长对滁州市苏滁现代产业园管委会原主任邢高(副厅级)受贿案的庄严审判——“……被告人邢高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

站在被告席上的邢高听到这样的审判结果,时而以手掩面,时而低头凝视自己的脚尖,仿佛是在悔恨,又仿佛是在回忆自己走过的人生历程。

从灯红酒绿的洒脱,到失去自由的囚徒;从鲜花掌声的主席台,到紧铐双手的被告席,这人生角色的戏剧性变化和巨大落差让邢高心里不禁泛起阵阵苦涩。面对今后漫漫12年的铁窗生涯,邢高又该作出怎样的反思?

中国有句老话: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邢高从一个副厅级领导干部堕落成为罪犯,也绝不是一次偶然的失足。据判决书显示,1998年至2014年期间,邢高在担任滁州市商务局局长、交通局局长、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苏滁现代产业园管委会主任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索取或收受他人财物价值人民币837.1万余元、美元27000元、港币20000元,其中索贿人民币266.2万元。

 

当上局长不到半年就受贿

邢高1956年出生于滁州,父亲是某军分区干部,自幼就崇拜军人,长大后果然跟父亲一样,也穿上军装。1979年5月,在部队里锻炼了几年的邢高,被转业到滁县行署食品公司当业务员。邢高一直保持着部队里吃苦耐劳的作风,工作之余,不放松学习,取得大专学历。1993年6月,邢高凭自己努力勤奋,当上了滁州市供销社副主任,五年后,他又跨出一步,上了一层楼,被提拔为滁州市商务局副书记、局长。这时,他年仅42岁,正处于人生不惑之年,然而就是从这一年起,邢高却走上了贪腐之路。

上任伊始,他也曾严格要求自己,要保持清廉作风,可惜没坚持到半年,就被下属袁四坏了规矩,打开了潘多拉盒子。袁四系滁州市某区供销社员工,多年的基层工作让他感觉枯燥无味,所以拼命努力想换岗调到市商务局工作,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新任局长邢高。袁四不再等待,主动出击,上门请缨,当着邢高的面,拍胸脯作承诺,一定会把工作干好,决不让局长失望。作为局长,邢高手握重权,帮助部下提职晋级、调动岗位,简直就是如来佛捉孙悟空那么简单。他动动嘴,打了几个电话就将袁四从区供销社调到市商务局,接下来又安排袁四到商务局下属商贸超市有限公司担任总经理。袁四如愿以偿,大喜过望。于是,这年的春节前的一天,袁四怀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和“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双重心理,敲开邢高家门。袁四留下一个信封,邢高一番推辞,最后来了个下不为例。

袁四走后,他打开信封一看,整整5000元。这是他平生第一次萌生贪欲,第一次收取不义之财。然而,邢高哪里知道“针尖大的窟窿,斗大的风”, 潘多拉之盒一旦被打开,就难以合上。后来,袁四逢年过节念念不忘寻找机会给邢高送钱,从1999年至2002年,四年间的春节、端午、中秋每次5000元,共送了6万元。邢高也由第一次的半推半就,发展到后来的习以为常。

邢高在滁州市商务局主政四年间,可谓大权独揽,小权也不分散。除了干部人事这块地,还插手工程,甚至连超市的柜台租赁也要过问。

1999年初,商务局在市一繁华地段开了一家超市,生意兴隆。商人刘华看到商机,便想承租一个烟酒专卖柜台。他四处打探,最后,在一个朋友引荐下结识了邢高。邢高立即安排部下袁四和超市负责人把超市的烟酒专柜租给刘华。事情一下子就顺利办妥,刘华自然是知恩图报,在拿到柜台租赁合同后,就立即到邢高办公室送去3万元。这时的邢高早已不是廉洁之身,只推辞一下便收下。为了能与大局长继续处好关系,2002年,邢高的女儿考上了大学,对所选专业不满意,刘华鞍前马后,绞尽脑汁,花去4万元帮助邢家公主更改专业。要想求佛长期保佑,必须烧足香,刘华觉得自己还差一炷香,所以每逢春节,都早早奔去给邢高拜年,连续10年,每次不是1万元购物卡就是1万元现金,细细算来,刘华一共送给邢高17万。香火不断,佛祖自然保佑。最后在邢高帮助下,刘华生意拓展领域得到了两个道路绿化改造工程。

和刘华一样幸运的还有一个工程老板大海。2001年,正逢商务局办公楼和宿舍楼改造。这个项目对工程老板来说真是块货真价实的大肥肉,大海早已垂涎三尺。他明白要想承建商务部门的工程,只有找到局长邢高才能拍板。于是,大海挖空心思,四处托人找邢高,最终成功承接。为了能与局长邢高走得更近,随后,2003年至2006年四年里,大海利用过年、过节的机会多次到邢高办公室,一共送去4万元购物卡。另外,2004年下半年,还按邢高的要求为其女友刘晓梅买了一套价值29.7万元住房。

2002年6月,邢高工作变动,由商务局局长调整为交通局局长,还是局长的位置,级别没变,但此时的邢高贪欲却发生了巨大变化,他膨胀得开始变本加厉,大到交通局整座办公大楼的装修、出售、人事任免、征地拆迁,小到车辆超载处罚、广告牌租赁等,无一不成为他实现权力变现的“点金石”。他在交通局也主政四年,共受贿10笔,数额达111万多元,美元5000元,港币2万元,另外还索贿价值13万多元的轿车一辆,远远超出在商务局期间受贿数额的两倍还要多。

 

官升一级  欲壑难平

2006年12月,邢高正好50岁,在知天命之年,他迈上了事业巅峰,被提拔为滁州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副厅级)一职,后又接任苏滁现代产业园管委会主任。

 滁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位于滁城南郊,北接城市中心区,东连京沪铁路线,交通便利,地理位置优越,为安徽省首批省级开发区,2011年晋升为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成为滁州市一张国家级“城市名片”,是人才、资金、技术、土地等资源的重要集中地,也是滁州市经济建设的主战场,享有国家特定的优惠政策。在这块肥沃的地盘上,蜕变的邢高,满眼都是春,已经是欲壑难平,一发不可收拾。从购物卡、出行机票、玉挂件、人民币、酒店贵宾卡、美元到金条,甚至是价值250 多万的房屋,五花八门,统统来者不拒,又一次开启花样腐败的黑色之旅。

2007年,滁州市某模具公司为了能够享受相关税收优惠政策,该公司负责人陶涛将公司从南谯区迁到经济技术开发区发展,但是南谯区地税局一直不放,因为企业一走,税收就没了。公司在经开区已经投资发展快满五年了,但税收优惠政策一直未享受到。陶涛很着急,2011年春节,直接到邢高办公室,送上价值2000元购物卡,恳求邢高能将其公司税收迁转过来,邢高表示尽力帮忙。转眼,又是快一年,此事依然杳无音信,无一点进展。2012年春节,陶涛无奈,又来到邢高办公室送上价值3000元购物卡,希望领导能尽快落实企业税收迁转之事。这一次,没让陶涛失望,在邢高的重视下,经开区多次打报告给滁州市政府。之后,其公司地税由南谯区顺利转入。

接下来登场的是安徽某地板公司负责人,同样是为了享受企业税收优惠政策,他既不送钱,也没送卡,直接送金条。

这家地板公司比陶涛公司提早一年进入经开区投资发展,根据投资协议书,该公司应该享受税收优惠政策,两年合计要返还130万元,但是经开区拖拉几年一直没兑现。该公司负责人四处求助,直到2011年春节前,来到邢高办公室送上价值3.5万元的100克金条一块。次年,该公司就得到了税收优惠返还。

但在邢高眼里,这些都是“小打小闹”不足为奇,他更为看重的,还是经济开发区里的工程项目。2009年6月,经开区城东后勤服务中心以及世纪大道等7条道路BT项目对外招标。这么大的一块“蛋糕”,工程老板谁都眼红,滁州市某集团公司负责人章冬,更是跃跃欲试,他多次登门,主动找邢高联系。这个时候,邢高正好也在物色有实力、会来事的工程老板,“蛋糕”哪能轻易便宜了别人。通过多次交往和观察,邢高发现章冬比较可靠是人选。最后,在邢高的大力支持和帮助下,章冬顺利将此项目工程拿下。邢高的眼光果然没看错,2010年6月,章冬专门在南京为邢高购买一套价值250多万的房屋一套,另外还送上30万的装修费用,让邢高乐开了花。

邢高是大工程上心,小工程热心。在担任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的几年里,他捞得盆满钵满,共收受贿赂19笔,从几千元购物卡到价值200多万房屋,涉案金额共达660多万。

 

初恋,情妇,“特定关系人”

翻开邢高判决书,“刘晓梅”这名字很引人注意。刘晓梅是邢高的初恋,当年两人因多方面原因,没能结婚,但这份情一直记在彼此心里,尤其是邢高,内心对女方既存挂念又存愧意。两人年轻时未成眷属,人到中年却成为情人,刘晓梅被判决书称为“特定关系人”。两人关系少说也维系了十几年。给邢高做情妇,刘晓梅收获颇丰。如前所述,在邢高长达16年的受贿史中,刘晓梅的身影时常闪现。

刘晓梅首次“分享”情人受贿成果是在2004年。那时两人刚刚建立“情夫妇”关系,正处于“热恋期”。当时的邢高是滁州市商务局局长。当时在邢高身边的“亲密战友”,除了刘晓梅这个红颜知己,还有那个前文提到的“因贿成友”的商人大海。那几年大海持续行贿邢高4万元购物卡后,得到商务局办公楼和宿舍楼改造工程,但购物卡绝对不能打发掉“贿口大开”的邢局长。

2004年,邢高对大海说买套房子吧,给刘晓梅住。大海当然知道这个刘晓梅是谁,于是积极行动,带着局长情妇一起看房选房,买下价值近三十万的住宅一套。当时在滁州,这个价的住宅绝对算是高档次的,刘晓梅带着孩子欢欢喜喜入住。这是邢高索贿的第一套房屋,按邢高的“警惕”,前几年这房证还放在大海名下,后来过了五年,风平浪静,刘晓梅就要求把房屋过户到她名下,大海当然照办。一套住宅让邢高刘晓梅情感持续升温更加牢固,也让刘晓梅变得十分贪婪。有了房之后,刘晓梅又想要车,向情夫邢高提出了要求后,也顺利搞定。没办法,情夫有能量嘛。

享受邢高权力庇荫的绝非情妇一人。邢高的老婆女儿都是实实在在的利益获得者。邢高老婆数次直接收受行贿人钱财,有现金还有金饰。女儿还以“保姆费”名义,收了滁州一家置业公司现金共计4万多元,后来更是住在行贿人购买的房屋里。

   

逃避被查耍花招

 邢高受贿32笔,跨度16年,细细研究其受贿史,可发现许多奥秘,尤其是其中的受贿款物一会儿退一会儿不退,一会儿又放在他人兜里暂存,跌宕起伏峰回路转,颇能反映其犯罪心理。

邢高收钱收到手软,但他所谓的“警惕”一直没有放松,和一些贪官一样,也玩起“预期腐败”的招数。他当开发区主任期间,向人索要了一间价值153万多元的商铺,房号是他亲自选的,价格也是他亲自谈的,但房产证,“邢高说办在其名下不好”,就一直挂在行贿人公司。这是2008年的事,到了2010年,邢高又向一个商人索要了两间商铺,也始终没有过户到他名下。邢高案发后说:“之所以暂时未过户是考虑到目前还在职,放自己名下影响不好。”行贿人“是多年朋友,值得信赖,放他名下,也不用担心他反悔”。而在2011年底,邢高居然把100万元也放到行贿人手里保存,那就绝不是“行受”双方的相互信任能解释得了的,而是邢高逃避被查的一种谋略。

那年,深圳一家建筑公司承建滁州开发区一些建筑工程,工程款一半被拖欠,把公司老板急得五内俱焚。项目顾问王某某,找到开发区主任邢高请求帮助。在邢高办公室,王某某伸出了一根手指,要给“一个数”,“意思就是给邢高100万”。 邢高当时的态度是“以后再说”。一根手指头果然有大作用,开发区管委会开始陆续拨付工程款。公司老板非常高兴,给王某某账户打了巨额中介费。王某某又来邢高办公室提出把“一个数”给他,邢高再次表示“钱先放你那里”“以后再说”。

100万是邢高受贿单笔最大数额,他为何两次面对巨款不动心,一再“以后再说”?邢高案后坦白心态:“以后再说的意思是想要这个钱,但考虑当时要这个钱不安全,就讲以后再说,以后等到合适的机会再要。”邢高所说的“当时”是2011年,当时邢高已听闻有关单位要查他,流年不利风声紧,故而使出“以后再说”这一招。这笔钱直到案发,还完好保存在对方手里。百万巨款虽然邢高未享半分毫,但依然算他的受贿数,这就是法律的严谨与公正之处。

邢高在退与不退之间辗转腾挪,几进几出不为别的,玩得就是逃避法律逃避惩罚。可是哪个腐败分子能战胜他们最终的命运?2014年4月,邢高被从上海虹桥机场带回,接受组织审查。同年8月20日,被安徽省检察院批准逮捕。面对侦查人员出示的相关证据,邢高很快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犯罪事实。

 

法庭上的邢高

2015年8月25日,邢高涉嫌受贿案由合肥市检察院提起公诉,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59岁的邢高,还有一年即可退休享受天伦之乐,可是他最终却输给了贪欲站在被告席上。

庭审用了半天时间。检方指控,邢高在1998年到2014年,长达16年的官场生涯中利用职务之便,为他人在承接工程、职务调整、项目审批、税收优惠、资金返还等方面提供帮助谋取利益,先后收受他人财物价值共计人民币837.1万余元、美元27000元、港币20000元,一共有32笔受贿事实,其中索贿人民币266.2万元。邢高花样腐败再一次曝光在世人面前,其受贿不光财物花样繁多,如现金、机票、宾馆贵宾卡、金条、玉挂件、长命锁,还有女儿上学换专业费、保姆费,甚至汽车、房屋等大宗财物。受贿的方式也是独树一帜,与众不同,花样翻新,如前所述其中就有一笔口头允诺的100万现金放在他人处,直至案发,该款项仍在他人处;还有是向他人索取两间商铺,产权不过户。这两笔犯罪事实成为当日庭审辩论焦点。

辩护人认为,“邢高收受他人100万元仅仅是主观意识上的口头允诺,并未实际实施,不算受贿”。公诉方则辩驳,从他人的银行交易明细中可以看出其有支付100万元的能力,而且邢高也表明了有收受这100万元的意图,这便构成受贿。

至于两间商铺未过户算不算受贿,辩护人提出:“涉案的两间商铺被登记在他人名下,没有办理对应的房屋产权过户手续。邢高并未占用商铺,也并没有利用商铺获得利益,应该不算受贿。”而公诉方认为,邢高的行为已构成受贿犯罪,“房子是由邢高向他人索取,并已实际购买,是否办理过户手续,不影响房子的实际占有和收益。邢高也曾表示过房子委托他人全权打理。”至此,对检察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邢高再没有异议和辩解。

2016年10月12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做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邢高有期徒刑十二年,罚金人民币200万元。判决书送达后,邢高没有上诉。

(文中除邢高、刘晓梅外皆为化名)


作者: 来源:2017-5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6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傍靠仇和的副市长[ 03-06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