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反腐前沿

比翼外逃的“真爱”

 

文/上官新华

 

2016年2月6日凌晨1时许,当多数人还沉睡在梦乡的时候,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已经迎来了繁忙的一天。伴随着巨大的轰鸣声,一架从格林纳达首府圣乔治飞往中国北京的大型飞机平稳地降落。有一男一女两名旅客目光呆滞,在身旁办案人员的押解下,低垂着头,缓缓地走下了舷梯。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百名红通”第39号嫌犯付耀波、第41号嫌犯张清曌。

 

迟来的“真爱”

付耀波,1966年1月19日出生于本溪市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从小就听话懂事,不惹是生非,也不引人注目。大学毕业后,他顺利考取了本溪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当上了一名机关干部。由于勤学上进、吃苦耐劳、表现突出,付耀波很快被提拔为案件审理科的科长。由于付耀波身体疾病的原因,结婚20多年,夫妻一直没有孩子,这成为他们的一块心病。张清曌1972年6月21日出生于本溪市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她的父亲是一位工程师,母亲是一位教师,父母40多岁时生了她,视若掌上明珠。曌是中国唐代武则天为自己名字造的字,意指日月凌空,普照大地,父亲给她取名张清曌,是希望她能与众不同,出人头地。张清曌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姐姐和哥哥都比张清曌大很多,张清曌几乎相当于一个独生子女般长大,养成了任性、霸道的性格。

张清曌身材高挑,容貌出众,漂亮时尚,走到哪里都引人瞩目。张清曌在辽宁省财政专科学校上大学时是全校有名的“校花”。她的大学同学介绍,张清曌是班级里最爱打扮的女生,每天早起都要化好妆后才去上课,不化妆不出门,喜欢穿名牌服装,佩戴金银首饰,学校里有很多追求者,男朋友经常换。由于男性爱慕者众多,基本不与女同学来往。大学毕业后,张清曌考取了本溪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当上了一名出纳。张清曌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的知名度也很高,一个是因为人长得漂亮会打扮,另外一个就是张清曌有一些名牌手提包,她很注重搭配,经常去不同的场合拎不同的名包。参加工作后不久,张清曌与一个大学同学踏上了红地毯,很快生下了一个漂亮可爱的女儿,一家三口,其乐融融,让很多人羡慕。

付耀波、张清曌是性格完全不同的人,两人分别有自己的家庭,本无交集。可是生活就是这样,不经意间改变了人生道路。1998年9月初的一天,付耀波正在办公室里埋头填写报表,支队长领着一个女孩推门走了进来。“小付,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支队新来的出纳”,付耀波抬头一看,只见一个漂亮的女孩站在面前,那个女孩主动伸出手说:“你好,我叫张清曌,请多关照。”

付耀波上下打量了一番张清曌,只见张清曌长发披肩,秀气温婉,付耀波不由得怦然心动,一见倾心。此后,付耀波没事就往张清曌的办公室跑,他觉得自己和张清曌很投缘。时间一长,两人无话不谈。不久,付耀波的心里起了变化,觉得张清曌的话总是那么悦耳,一天不见面就像丢了魂,他知道自己暗恋上了对方。张清曌结婚以后,丈夫忙于生意无暇顾家,平时被人宠惯了的张清曌倍感失落。结婚生女,锅碗瓢盆交响曲,平凡琐碎的日子,郁闷的张清曌时常顾影自怜。很快,付耀波、张清曌两人的关系有了变化,从在单位聊天,发展到秘密约会,直至逾越雷池。张清曌找回了青春的感觉,而付耀波也感受着巨大的幸福。付耀波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可是他错了。张清曌是个贪图享受、爱慕虚荣的女人,跟付耀波好上以后,张清曌变得更加时尚起来,挥金如土。很快张清曌的消费支出超出了付耀波的承受能力。付耀波心里清楚,自己个头不高,相貌平平,年龄老大不小,要想让这份迟来的爱情永远“保鲜”,离不开一个字——钱。一个偶然的机会,他把目光瞄向了单位的公款。

2008年1月的一天,付耀波在下班的路上碰到了多年不见的老同学王成亮,王成亮满面春风,他得意地告诉付耀波,自己靠炒股票赚了几百万元,成了大富翁,开名车住豪宅。末了,他神秘地告诉付耀波:“北京马上要开奥运会了,到时候股票一定会疯涨,现在入手是最好的时机,肯定会狠狠地赚上一笔。”

王成亮的话深深地打动了付耀波。付耀波找张清曌商量:“我们也炒股票吧,现在的市场很火。” 张清曌不在意地说,“我们哪有那么多的钱来炒啊!”“你是出纳,你手里不是有钱吗?咱们先把钱倒腾出来,等赚了钱,再把公家的钱还回去。”“哎,这倒是一个好主意。”张清曌欣喜地说。据张清曌在案发后交代:“我当时没有认识到这种做法是一种犯罪行为。我的潜意识在替自己辩解,这不过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一种方法而已,只要我能很快地把钱还上,把账做平,这就不是个事儿。正是这个愚蠢的念头,使我在犯罪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

按规定,单位的会计和出纳应当各司其职,各负其责,但因为本溪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人少,会计有事经常请假。支队领导感觉张清曌做事稳重,讲原则,事业心又强,出于信任,干脆让她会计、出纳“一肩挑”,不仅把现金支票、单位公章一并交由她管理,而且让她负责收取和管理单位的各项资金。

 

2996万元的窟窿

从2006年开始,本溪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实行了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制度,大量的钱涌进了支队的专用账户。2008年2月的一天,张清曌私自填写了两张现金支票,采取私刻银行印章、虚开银行缴款单的手法,偷偷把企业暂存在支队的50万元农民工工资保证金交到付耀波的手中,投进了股市。付耀波、张清曌没有想到,他们的噩梦就这样开始了。

由于对股票市场不甚了解,付耀波、张清曌很快就把50万元公款赔了进去。出师不利,付耀波很苦恼,继续投入,需要大量的资金。不投入,以前投入的钱又怎么归还?他每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又不能让家人和单位领导发现,整天在煎熬中度过。左思右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再投100万元。可是让付耀波、张清曌失望的是,再投再亏,在短短的10余天里,投入的资金又损失了一大半。此后,付耀波、张清曌如同疯狂的赌徒,一次次把手伸向公款。结果,又一次次失望。两个人拆东墙补西墙,越陷越深。从2008年至2014年间,付耀波、张清曌多次采取私自开出现金支票、提出现金据为己有以及农民工工资保证金不存入银行等手段,共同贪污农民工工资保证金、单位行政资金、劳动监察协会资金2996万元,全部投入股市。

两个人不断把钱投进股市,一直赔,一直投,直到有一天清清楚楚地确认,他们再也不可能堵上这个窟窿了为止。这时付耀波、张清曌才意识到,他们犯罪了,他们犯了不可饶恕的大罪了。谁都知道农民工工资保证金专户的钱意味着什么,贪污了这笔钱,会给社会造成多大的不良影响。付耀波、张清曌非常害怕。

2996万元的漏洞瞒得了一时,不可能瞒得了一世。此时的付耀波陷入深深的焦虑中。关键时刻,倒是张清曌沉得住气。她劝说付耀波跟自己一起出逃,跑到国外去。2011年9月,付耀波、张清曌在互联网上找了一家代理移民的公司,想通过办移民找一个相对合法的身份,以便在国外隐匿。尽管花了很多钱,但第一次办移民还是失败了。紧接着,付耀波、张清曌又开始了第二次办移民。在此期间,为了应付各种审计、检查,两个人想了很多办法,搞得身心俱疲。那个时候,张清曌每晚都很久不能入睡,白头发冒出一大堆。为了缓解压力,也为了做出逃准备,张清曌开始大量购买奢侈品和珠宝首饰。张清曌曾专门在沈阳一家商场购买了一颗价值120万元的全球限量珍藏版的钻戒。疯狂购物,能够缓解张清曌“还债”的焦虑。在张清曌看来,金银珠宝是自己须臾不能离开的生命依靠,如同阳光、空气、药物。如果没有珠宝首饰作支撑,自己就会垮掉。

经过精心策划,付耀波、张清曌把外逃目的地选择在了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与中国没有建交,两国无外交关系。当第二次移民手续办下来,拿到护照的时候,出逃已经迫在眉睫了。付耀波、张清曌分别找到支队领导,申请休假。被蒙在鼓里的领导爽快地批准了。2014年9月8日,农历八月十五,这天中午,付耀波拎着一大兜水果和月饼,与妻子早早地赶到父母家,与大哥、二姐吃团圆饭,一起过中秋节。2014年9月11日深夜,张清曌的女儿苗苗(化名)写完作业已经熟睡了,张清曌望着睡梦中的女儿泪如雨下,她反复叮嘱丈夫,一定要照顾好孩子。丈夫不明就里,让她早点休息,旅途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2014年9月12日一早,付耀波、张清曌搭乘一辆出租汽车,一起奔赴沈阳桃仙国际机场。看着车窗外的青青山野飞快地闪过,家乡的景物越来越模糊,冰冷的泪水再次从张清曌的脸颊滑过。她心里清楚,家的门已经在身后关上了。10时许,一架满载旅客的大型喷气客机从沈阳腾空而起,飞向新加坡。付耀波、张清曌携带大量珠宝首饰,开始了他们的逃亡之旅。

付耀波、张清曌是跟随一个国际旅行团出境的,因为是畏罪潜逃,一路上他们没有任何心情欣赏异国风光,经过13天的行程,辗转新加坡、泰国、马来西亚、格林纳达、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等多个国家,来到计划中去往圣文森特的第一个岛屿。

导游把付耀波、张清曌领到了一个极其破旧的旅店,门窗都没有玻璃,屋内温度在35℃以上,只靠一个小换气扇通风。付耀波、张清曌住下的当天,付耀波就发起高烧,病倒了,连续几天都在昏迷中。付耀波出国前在北京机场转机时买过6盒牛黄安宫丸,往常在国内时发高烧只需一丸即可痊愈,但此时连续吃了四丸,仍然没有好转。饮食上更是不堪回首,由于吃不习惯当地的食物,付耀波、张清曌每天只能以面包和水果充饥,就这样他们在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首府圣乔治过了三天,等来了去圣文森特的客船。付耀波在昏昏沉沉中被带到船上,在船上碰上一个华人,这让付耀波担心不已,害怕暴露身份,只能谎称自己是出来旅游的……经过6个小时的漫长航程,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由于已经接近傍晚,导游就近找了一个小旅店住下了。次日凌晨,付耀波、张清曌饥饿难耐又没有吃的,便想起包里还有两根胡萝卜,每人吃了一根,算是两个人在这个国家吃的第一顿饭。

临近中午,导游回来说找好了出租房,并要求立刻结算导游费用,由于人生地不熟,付耀波、张清曌被导游勒索了不少钱,也只能忍气吞声。接下来的生活更加不适应:租的房子没有纱窗,天热需要通风每天都开着窗,蚊子多得惊人,在客厅每天点三盘蚊香也不解决问题。短短几天,身上被咬了二十多个包,后来在34℃至35℃的高温下也只能穿着长衣长裤。张清曌起了疹子,两个人非常害怕,以为是当地的传染病,又不敢去医院,张清曌大量喝水,想以此排毒……由于条件太艰苦,付耀波、张清曌不得不去找了第二个住处,才算是有了一个稳定的居所。

接下来一年多的时间里,付耀波、张清曌更是苦不堪言。一方面是害怕,天天怕被抓,在惶惶不安中度过。付耀波经常上网查找出逃后国内的信息,主要看的是国外的中文网站。先是得知两个人已被列入“百名红通”,接下来便是“天网”行动和大量的外逃人员被抓的信息,付耀波又一次陷入惶恐中。

还有就是病痛。付耀波在出逃之前就患有高血压、胃溃疡和胆结石。出逃前的2014年年初,结肠部位就开始微痛,疑似结石,因为临近出逃日期,付耀波也无心治病,心想听天由命吧。出逃期间,他的结肠部位经常剧痛难忍,也不敢去医院,只能偷偷去私人诊所,检查不出毛病。后来听说即使是当地大医院,医疗设备也不具备排石的条件。饱受病痛折磨的付耀波经常暗自流泪。每天望着对面的山坡,想到长此以往,自己这把骨头很有可能就葬在这里了……

张清曌的境况更惨。外逃之后,张清曌几乎每天都会哭,她想孩子、想妈妈、想家,其实从她离开家关上家门的那刻起,她的眼泪就没有哪一天干过。除了害怕被抓,张清曌的心里还有一种恐惧,如果自己再也回不了家,最后客死他乡,或是时间长了,家里的亲人们习惯了,渐渐地把自己遗忘,她都会害怕得喘不上气来。

漂泊异乡,最难熬的不仅是文化差异、语言差异、饮食差异等,还有那种没有归属的孤独感,而像付耀波、张清曌这种负罪潜逃的,感觉尤甚。他们不敢与大街上遇到的华人打招呼,更不敢交流。为了少与人接触,除了买生活用品,他们从不上街,每次购买日用品大概都要间隔20天左右。原本以为逃到国外就可以逃脱法律的制裁了,从此获得自由,没想到,这样的生活其实是进入了另一种囚笼。

2014年10月8日,七天国庆节假期刚过,“监察支队的科长和出纳带着钱跑了”,一条惊人的消息使平静的本溪市顿时炸开了锅。本溪市劳动和社会保障监察支队发现付耀波、张清曌携款潜逃后,立即向本溪市人民检察院报案。本溪市检察院指定本溪县检察院负责侦办。本溪县检察院经过初查,正式对付耀波、张清曌立案侦查。鉴于案情重大,本溪县检察院抽调精干力量,成立专案组,制定了“外松内紧、多方协作、严密布控、细致查证”的追逃方针。为加快侦查进度,办案人员双管齐下:一方面清查账目、收集固定证据;另一方面收集、排查两个人潜逃的相关资料。专案组随即采取了网上通缉措施,并作了秘密部署,等待时机进行抓捕。

和辽宁省其他外逃贪官一样,付耀波、张清曌被录入辽宁省检察院在逃职务犯罪嫌疑人信息数据库。“能否抓到付耀波、张清曌”“怎样抓到付耀波、张清曌”成了本溪县检察院每一位检察官心中的一块“疙瘩”。时机出现在2015年12月。12月初的一天夜晚,张清曌的丈夫赵杰(化名)督促女儿苗苗写完作业,上床睡觉,自己也胡乱洗了把脸,上床休息。妻子外逃一年多了,杳无音信。自己独自带着13岁的苗苗一起生活,既当爹又当妈,非常辛苦。可最让赵杰痛心的是,以前活泼开朗的苗苗离开妈妈后打击特别大,不仅学习成绩一落千丈,性格也变得特别内向孤僻,孩子见到外人总是低着头贴着墙边走,也不跟人打招呼,特别可怜。

想着想着,赵杰迷迷糊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他惊醒了,他拿起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赵杰以为是骚扰电话,随手挂掉了。过了一会,电话铃声再次响起,赵杰接通了电话。原来,张清曌思女心切,她冒着会暴露的风险,忍不住在一个公用电话亭里给丈夫打了个电话。正是这个短短的通话,暴露了付耀波、张清曌的行踪。锁定目标后,在中央追逃办统一部署下,在外交部、公安部及我国驻巴巴多斯、格林纳达等使馆的大力协助下,辽宁省追逃办组织协调检察、公安等部门,组成追逃小组,立即奔赴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

追逃小组根据当地华人的分布情况,划出区域确定了当地几个大的超市,调取所有的录像。经过排查,最终获取了两人的藏匿地点。在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警方支持配合下,历经51天艰苦奋战,工作组在圣格首都金斯敦郊区的大山里将两人成功抓获。

2016年2月1日(中国的传统节日小年)中午时分,付耀波、张清曌听到外面急促的敲门声,开门后一群黑人警察向两个人出示了搜查令,说他们涉嫌非法居留,需进行搜查。随后,两名中国警察走到付耀波身边说:“你应该明白怎么回事吧?”此时,付耀波的心一下子由紧张变得反倒踏实了。外逃的16个月里,他每天都在恐惧、病痛、想家的日子里煎熬着,自己也时常想这样的日子还不如回国坐牢,付耀波当即表示愿意回国接受调查。

在随后被押解回国的途中,办案人员给予付耀波、张清曌人道主义关怀,并耐心细致做他们的思想工作,使付耀波、张清曌更加坚定了自己的选择,两个人放下了思想包袱,主动交代情况。一路上,办案人员无微不至地关心、照顾付耀波,知道他有糖尿病,办案人员专门买来药品,让他按时服药。付耀波睡觉时,怕他感冒,把大衣披在他身上,付耀波感动地说:“我是戴罪之人,不值得你们对我这样好。”

付耀波、张清曌到案后,此案于2016年4月26日侦查终结,5月10日移送起诉。2016年8月29日,本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付耀波、张清曌案,付耀波、张清曌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最终,法院以贪污罪判处付耀波、张清曌无期徒刑,二人均表示服判,不上诉。


作者: 来源:2017-6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