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反腐前沿

村官蚕食集体资产记

 

文/袁三亩

 

去年10月,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大型电视专题片《永远在路上》,曾引发社会高度关注。在该专题片中,特别提到了安徽省淮北市烈山村村干刘大伟,并将其定义为“小官巨腐”的一个典型。

同年11月8日,刘大伟职务犯罪一案一审宣判。这名村官因拿村集体所有房骗取拆迁补偿款317余万、挪用村集体资金4700余万、侵吞村企股权千万等,被法院以贪污罪、单位行贿罪、职务侵占罪等6个罪名判处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30万元,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0万元。刘大伟通过什么手段将集体资产装进自己腰包?为寻求庇护又向哪些官员行贿呢?透过这一案件,又有哪些农村问题值得反思呢?

 

乡企起家脱管受益

淮北市烈山乡距离淮北市主城区约有五六公里。20世纪80年代,在乡镇政府创办企业的浪潮中,烈山乡人民政府创办了建材厂、竹藤厂、商业公司等多个乡办企业。1965年1月1日出生的刘大伟,任建材厂经理。1996年,烈山镇政府决定将农机厂、竹藤厂、建材公司、商业供销公司、煤炭公司五家镇办企业合并成“淮北市正伟物资有限责任公司”。为此,烈山镇人民政府还专门召开了公司筹备会,通过了公司总章程、董事会组成人员等,其中刘大伟任董事长兼总经理,其余四人为董事。这一年,刘大伟刚刚30出头。

在当上公司总经理的第二年,刘大伟与烈山镇政府签订了租赁合同。合同载明,淮北市正伟物资有限责任公司性质为集体所有制,烈山镇政府将正伟公司租赁给刘大伟,租期5年,租金每年8万元,承租期满后正伟公司返还给烈山镇政府。为防范法律风险,烈山镇政府还专门请淮北市公证处,对租赁一事进行了公证,公证书编号为淮证(经)字第1235号。承包正伟物资有限公司第二年,刘大伟注册成立了淮北市正伟物资有限责任公司加油站,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分公司。该加油站前身为淮北市烈山煤炭公司供应站加油站,所占用土地为烈山镇人民政府划拨。承包正伟物资有限公司不久,刘大伟还用公司经营收入在供销社的地块上“大兴土木”,盖起了一幢8间3层拐角楼作为正伟家具厂展示厅。同时,还在家具厂院内建设了5间2层半楼房和5间砖瓦房。这些房屋所用土地也均属烈山镇人民政府所有。

刘大伟虽与镇政府约定每年付租金8万元,但事实上,刘大伟支付了一两年租金后,就未再交过。对此,时任烈山镇镇长的周向众回忆说:“刘大伟曾交给镇政府一两年租金,后来就不交了,但正伟公司并没有卖给刘大伟,产权仍属烈山镇集体所有。”2002年租赁期满后,刘大伟并未与镇政府续签租赁合同,但也无人要求其返还正伟公司,正伟公司便一直延续由刘大伟管理。这让刘大伟白捡一个公司。

八年后,时间来到2010年。随着城市发展步伐的加快,淮北市烈山区人民政府决定建设国购汽车城,需征收拆迁该区宿丁路旁的相关建筑物,同时决定对宿丁路烈山村路段拓宽改建。拆迁涉及正伟加油站、正伟家具厂和展示厅。按理说,正伟公司属集体所有,上述建筑所用土地归国家所有,拆迁补偿事宜应与刘大伟个人无关。但是,刘大伟反倒利用拆迁狠狠地捞了一把。刘大伟能够捞一把的重要“便利条件”是,此时的刘大伟系烈山村党委委员,既是宿丁路(烈山村段)征迁工作组成员,又任领导小组副组长。除此之外,凡涉及烈山村境内的拆迁事宜,烈山镇政府全权委托给烈山村与被拆迁户商谈、签订协议和支付补偿款等具体事项,这又为刘大伟中饱私囊提供了“便利”。

 

行贿打通人脉关系

淮北是一座因煤矿而兴的城市,运煤的火车不时穿城而过。在国家整顿关停小煤矿之前,淮北不少村里都有村办集体煤矿,烈山村就是其中之一,该村集体所有制煤矿取名为“友谊二矿”。因拥有友谊二矿,昔日的烈山村曾是淮北首屈一指的富裕村。1998年4月,经烈山村党总支、村委会研究决定,任命刘大伟为友谊二矿党支部副书记、矿长。

在管理友谊二矿过程中,刘大伟展现出了自己的管理能力,但这一过程也是刘大伟持续转移、挪用并掏空集体资产的过程。担任矿长的第二年,刘大伟通过摆平“偷采”一事,展现了自己的“能力”。1999年底,友谊二矿越界偷采杨庄煤矿的煤炭被后者发现,杨庄煤矿以越界非法开采严重威胁矿井安全分别向淮北矿业集团公司、烈山区人民政府进行报告,请求立即制止。后淮北矿业集团公司向淮北市人民政府进行报告,淮北市安全生产委员会、煤炭工业局、地质矿产局先后向烈山区人民政府发函,要求烈山区政府立即组织关闭友谊二矿进行停产整顿,并责成该矿办理证照注销手续。为避免“关门”的厄运,刘大伟向烈山区原区委书记刘亚寻求了帮助。“刘亚安排烈山区政府给淮北市安全生产委员会、淮北市煤炭局、淮北市地质矿产局打申请,我根据刘亚的指示签发了恳请暂缓关闭友谊二矿的文件,在刘亚的协调下,友谊二矿没有被关停,得以继续生产经营。”时任烈山区副区长,并分管工业、煤矿、安全生产等工作的贾化斌说。

为表示感谢,刘大伟在2002年至2013年期间的19个节日,每个节日均给刘亚父亲刘保珠送去现金2万元,计38万元。

煤炭开采涉及多个部门,因此需要摆平各方面关系。烈山区委原常委、烈山区人民政府原常务副区长董海波分管煤炭、安全生产等,为感谢董海波多年对友谊二矿安全生产方面给予的关照,2009年夏天的一天,刘大伟从淮北本田4S店购买一辆19万余元的黑色本田雅阁轿车,加上牌、入户、保险共计20余万元。该车以刘大伟侄媳妇邓永红的名义入户,后刘大伟安排人将车开到烈山区政府院内交给了董海波。

 

玩障眼法转移资产

刘大伟通过煤矿管理“上结关系网”,同时不断谋取在村里的“政治地位”。2005年6月刘大伟担任烈山村党委委员,2011年3月任烈山村党委副书记,2011年4月任烈山村党委第一书记,2012年6月任烈山社区党委书记。为在村里拥有更多“话语权”,刘大伟将自己的亲属、亲信一一安排在了核心部门。苗思侠是刘大伟小孩的舅妈,没学过财会方面的知识,对理财也丝毫不懂。即便如此,为控制村里的钱袋子,却被刘大伟安排在“理财小组”。

友谊二矿原本属于村集体管理的集体资产,刘大伟在实际控制友谊二矿,并在村里拥有政治话语权后开始一步步侵吞集体财产。而其侵吞集体财产,主要是通过投资、股权转移等手段进行,这也令村民们眼花缭乱,不明其真相。2005年底, 友谊二矿拟与台湾钧汇鑫实业有限公司、山东临沂冠宇瓷业有限公司合作生产陶瓷,在相山宾馆签订了投资合作协议,并拟注册成立淮北市惠尔普建筑陶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尔普公司)。后因在经营细节等方面与刘大伟理念不同,临沂冠宇瓷业有限公司后期并未参与惠尔普公司的注册和经营活动。2006年1月5日,淮北市惠尔普建筑陶瓷有限公司注册成立。该公司注册资本1100万元,其中友谊二矿出资490万元持股44.55%,刘大伟担任该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公司成立后因未通过环评,一直没有建厂也未实际经营。”在友谊二矿从事财务、主管会计工作的陈书良说。因此惠尔普公司实质上是一个空壳公司。

为了将集体资产转移到自己的掌控之下,刘大伟利用这个“半途而废”的公司玩起了“乾坤大挪移”。第一步,刘大伟首先将友谊二矿的集体资产不停地注入到惠尔普公司中来。2008年5月28日,在钧汇鑫公司、临沂冠宇瓷业有限公司不知情的情况下,刘大伟决定将惠尔普公司注册资本增资至2000万元,由友谊二矿增资800万元持股64.5%,友谊二矿以冠宇公司名义增资100万元持股10%,钧汇鑫公司持股变更为25.5%。第二步,刘大伟用他人名义注册成立安徽金和美陶瓷有限公司,但金和美公司实际控制人系刘大伟。第三步,2012年9月26日,刘大伟安排他人伪造了惠尔普公司股东会决议、股权转让协议等材料,将惠尔普公司中友谊二矿持有的1290万元64.5%股权、冠宇公司持有的200万元10%股权,无偿转让给其实际控制的安徽金和美陶瓷有限公司,并于同年9月29日进行了企业变更登记,从而将惠尔普公司中友谊二矿出资额为1490万元74.5%的股权侵吞。

为玩资金周转的“障眼法”,刘大伟实际控制着多个公司。对此,参与侦办案件的淮北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科科长张洪涛说:“他大概有二三十家公司,相互之间进行转账,和资金之间的交叉,公司与公司之间,公司与个人之间,包括个人与个人之间,像我们看第一感觉好乱,但实际上经过认真梳理以后发现,他自己不乱,他的会计也不乱。复杂程度和它的难度是我从事公安工作以来,见到的第一起这么难的案子。”那么,刘大伟用什么钱注册这些公司呢? 2012年8月,刘大伟指使陈书良等人挪用惠尔普公司资金800万元,用于注册淮北市大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2013年2月,刘大伟指使陈书良等人挪用惠尔普公司资金900万元,用于安徽绿意农业有限责任公司增资。像这样,刘大伟共挪用惠尔普公司资金4700万元,注册成立了六家公司。

 

见势不妙潜逃外国

渐渐地,村集体资产实际被刘大伟个人把持,集体企业经营情况如何、有多少集体资产,从不向村民公开。村民们对此并非没有疑问,但对于敢质疑他的人,刘大伟就予以蛮横打压,甚至动用黑恶势力殴打。刘大伟在村里如此横行霸道,为什么镇、区等上级部门不管不问?这是因为刘大伟与上面的关系密切,除上文提到的刘亚、董海波,烈山区原区委副书记陈振江、烈山镇党委原书记任启飞等人都与刘大伟关系密切,且存在着一定的利益输送。

2014年5月,安徽省委第五巡视组进驻淮北,烈山村数百名群众闻讯而来,举报刘大伟的贪腐问题,省委巡视组将线索移交淮北市纪委、烈山区纪委立案调查。嗅到大事不好的刘大伟迅速出逃美国。出逃前,刘大伟打电话给苗思侠让其将存放于友谊二矿财务科办公室的相关会计资料拉到安徽金和美陶瓷有限公司藏匿。后刘大伟又指示苗思侠将相关会计资料销毁。

2014年8月,刘大伟回国时在合肥新桥机场被警方抓获。刘大伟落网后村民们拉起横幅,燃放鞭炮烟花庆祝。

案件经淮北市烈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被告人刘大伟系烈山村党委委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土地征收工作,属于刑法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应以国家工作人员论,其利用负责拆迁工作职务上的便利,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取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伙同他人骗取拆迁补偿款计317万余元及面积800.73㎡的拆迁安置房中的土地补偿款部分(未遂),数额特别巨大;担任友谊二矿矿长期间,为该矿谋取不正当利益,向国家工作人员行贿计597774元,情节严重;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淮北市惠尔普建筑陶瓷有限公司中友谊二矿出资额为1490万元74.5%的股权侵吞,数额巨大;违反国家规定,使用销售点终端机具(POS机),以虚构交易的方式向信用卡持卡人支付现金计8335146.25元,情节特别严重;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淮北市惠尔普建筑陶瓷有限公司资金计4700万元进行营利活动,数额巨大;指使他人销毁依法应当保存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情节严重。被告人刘大伟的行为分别构成贪污罪、单位行贿罪、职务侵占罪、非法经营罪、挪用资金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故依法判处其有期徒刑20年,并处罚金人民币630万元,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500万元。


作者: 来源:2017-7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2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高薪养出高速“蛀虫”[ 05-02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