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反腐前沿

国企能人的欲望变奏

国企能人的欲望变奏

文/毛其东

 

一个国企干部,以“工贸结合”为名为公司拿下了一笔笔业务大单,看似尽职尽责;一个国有企业,对业务人员授权不当,监控不力终养虎为患;一封举报信牵出贪污大案,检察官抽丝剥茧终揪出吃里扒外、损公肥私的国企蛀虫。

 

急功近利寻求“亲密合作”

竺珂俊出生于一个不太富裕的上海工人家庭,2002年竺珂俊大学本科毕业后经过层层选拔进入上海某国有贸易公司工作(以下简称国贸),该公司经营范围是进出口代理,主要业务包括帮助客户做报关报检、外汇核销、出口退税等各项中间环节的服务,并从中收取一定的代理服务费。刚踏入社会不久的竺珂俊十分珍惜自己的第一份工作,励志磨胆,为实现自己能过上好日子的愿景而不懈拼搏。

作为一家资质优良的大型国有贸易企业,每一笔订单少则几百万元,多则上千万元。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竺珂俊借助国贸这个大平台再加上自己的努力,业绩越做越大,短短5年就成为公司里的业务骨干,并被提拔为业务部副主任。事业顺风顺水的竺珂俊在一片赞扬声中变得自满和迷失,工作中出现的一些小插曲也改变了他的人生态度。

进出口贸易中往往涉及货物的运输,但进出口物流不属于国贸经营范围,其也没有专门的物流,因此需要委托别的专业物流公司进行货物进出口运输。作为国贸公司的领导,竺珂俊的手上有向委托出口单位及贸易公司推荐承运人的权力。在与多家物流公司合作洽谈中,对方公司业务员为促成双方货物运输,往往会向竺珂俊送上“好处费”以示诚意,收受金钱后的竺珂俊自然也在物流业务上多加“关照”对方。经查明,竺珂俊利用职务之便累计受贿34万元。

在一次饭局上,竺珂俊结识了做木材加工的源平木业老板平某。起初平某只是与竺珂俊有小额的业务合作,一段时间后,平某提出一直想将自己的木业生意做大,却苦于缺乏资金。此时,小有成就的竺珂俊正想在事业上有所突破,两人一拍即合,计划商量以“工贸结合”为名开展项目合作,具体内容为由源平木业将国外订单交予竺珂俊所在公司,公司按协议上的金额汇给源平木业,由源平木业采供加工,公司为其出口代理。该项目既能使竺珂俊大幅扩大自己承接的贸易订单业务量、为公司产生更大的效益,又能使自己拥有一个稳定可靠的“合作伙伴”。在竺珂俊的极力游说下,国贸领导最终同意开展该项目。

 

放纵私欲日益堕落

作为这个资金流动量大、利润十分可观的项目直接负责人, 面对金钱诱惑的竺珂俊没有控制住自己的物质欲望。他的思想一开始有过挣扎,对法律也曾有过敬畏,但他这样安慰自己:自己对公司的贡献很大,但得到的却不多,付出与回报明显不成正比,搞点外快也是应该的。心里有了这个“借口”,竺珂俊从被动收受他人“好处费”到主动开始在这块“肥肉”项目中非法敛财。

在开展“工贸结合”项目合作中,双方每一笔业务都有着正规的合同、货物进出单、原始单据等等,看似从项目中贪污而不被财务查觉并不容易,但精通业务的竺珂俊心里却另有算盘。我国鼓励用于出口机电产品申请退税,符合条件的出口企业可凭增值税发票抵扣联向税务局申请退税,竺珂俊把他的“黑手”伸向了这出口退税款。

一般的贪污手法是单位内部职工通过伪造票据和发票来报销费用套取单位资金,但这种犯罪手法往往因财务审计或因票据与公司实际发生的业务不符而极易被发现。精明的竺珂俊偏偏就从会计账目上下手,利用财务漏洞达到“瞒天过海”的目的。

竺珂俊所在公司在收到出口退税款后,竺珂俊作为“工贸结合”项目的负责人,“好意”提醒会计,根据项目的规定,需将“工贸结合”项目产生的利润包括出口退税款应做在应付账款的贷方。之后竺珂俊以虚构支付货款、运费等各种名义领取支票后,再让公司会计都按其要求将开具的支票金额做在了会计账目应付账款的借方,这就使应付账款的借方的数额不断增加直至与应付账款的贷方相等,最后在会计账目实现借贷平衡,出口退税款便“顺理成章”进了竺珂俊自己的口袋。

在公司工作期间,除了与源平木业平老板合作捞钱,竺珂俊还把贪污的“橄榄枝”抛向了与自己有业务合作的销售员董某(另案处理)。两人暗箱操作,先以高出董某所属公司生产产品的标准销售价向外国客户出售产品,两人暗地里提价产生的差额利润由竺珂俊经手,通过虚构支付服务费、运费、咨询费等费用,从公司账户先后多次领取支票分别转入董某安排的多家企业套取现金予以侵吞。合作仅一年,两人就贪污近百万元。

贪欲无限终受法律严惩

作为竺珂俊“亲密伙伴”的源平木业老板平某,为感谢其促成“工贸结合”项目,当时决定将公司部分股权无偿赠送给竺珂俊作为回报。作为源平木业大股东之一的竺珂俊也一直“苦心经营”着源平木业,在其“闪转腾挪”下,源平木业从一家普通的木材加工企业,仅仅两年就摇身一变成为资产近亿的大公司。

2008年次贷危机来临,源平木业大量木材货物积压无法售出,致使源平木业资金运作十分紧张。屋漏偏逢连夜雨。2010年,竺珂俊所在公司的上级单位决定关闭公司,并要求公司逐渐清退包括工贸结合项目的遗留业务。源平木业没有了这个重要合作伙伴,生意更是难做。此时的竺珂俊心急如焚,不甘心自己苦心搭建的“财路”轻易断掉。他准备“移花接木”,瞒着领导以国贸的名头向外借钱维持源平木业的资金运转。

为国贸带来大量的订单和巨额利润的竺珂俊深受领导器重和信任,他常以办理重大业务为由而将公章多次带出公司,这为后来竺珂俊的挪用公款提供了便利。

通过朋友介绍,竺珂俊结识了某投资公司老板姜某,竺珂俊带着姜某参观了源平木业的仓库,并宣称有个“龙凤檀”项目利润可观,希望姜某能借钱给源平木业开发项目,姜某起初有所犹豫,提出如果借钱开发项目需由作为国企的国贸担保。为了顺利借到钱款,有机会接触公章的竺珂俊偷偷制作了盖有公司公章的担保借款协议,使姜某相信该笔借款有国贸作为担保并最终答应借钱给源平木业。截至2010年年底,姜某累计借给源平木业高达2300余万元,但最终源平木业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姜某上门讨债时才得知自己入了竺珂俊的骗局。此外竺珂俊为套取资金,安排他人分别以不同贸易公司名义虚开增值税发票600余份,价税合计970余万元,涉及税款141万余元。

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竺珂俊身为国有公司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在受国有公司委托管理经营国有财产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单独或与他人结伙套取国有资产予以侵吞共计500余万元;又先后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34万元,为他人谋取利益;又挪用国有资金共计770余万供他人进行营利活动,情节严重;又让他人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数额巨大,致使国家税款被骗取140余万元,分别构成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虚开增值税发票罪,依法予以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21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编辑:薛华  icexue0321@163.com

 

案后思

总结竺珂俊的十年工作历程,可谓是欲望变化的“三部曲”,功名欲望使他奋斗成才,物质欲望使他意乱神迷,欲望膨胀使他堕入犯罪深渊。

十年的时间里,竺珂俊利用自己在公司内部的工作便利犯下受贿、贪污、挪用公款以及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等罪。我们在谴责竺珂俊犯罪行为的同时,看到我们的国有企业在运营过程中存在着很多的问题,让那些有贪念的人有了可乘之机。案例中,竺珂俊受贿的行为就说明了这一问题。

他利用向委托出口单位及公司推荐承运人的职务之便,先后多次收受了别的公司的好处费,在这个过程中,公司对即将要合作的物流公司没有进行仔细的评估、筛选,导致竺珂俊每一次的如意算盘都能打响。竺珂俊在贪污公司退税款及挪用公款过程中,利用其作为“工贸结合”项目负责人以及精通业务的影响力,蒙骗公司财务,虚构各种名义侵吞公司利润,并利用私带公章的机会伪造担保借款合同。公司在这个过程中,对其个人的权力没有很好的约束,对业务流程没有做到全程监督,公司财务也没有核实好各项业务发生的真实性,致使国有资金被侵吞截留、国有资产损失。

竺珂俊从一名普通国企员工成长为一个国企能人,最后触及法律底线致使身陷囹圄,深刻警醒我们,信任不能代替监督,再值得信任的良马,也要被套上制度的缰绳,不能任其天马行空。头上有了监督的“探头”,做人做事便会有了约束,不至于脱轨越界。

 


作者: 来源:2017-11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命案牵出贪腐国税局长[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