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反腐前沿

副市长身败国企红颜

 

时任陕西省宝鸡市国资委主任、副市长袁军晓,不但爱喝酒,他还与国企西凤酒公司的红颜知己高波、高管张锁祥打得火热,二人分别向其行贿90万元和10万元。在袁的帮助下,二人升至西凤酒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贪贿600多万元的高波,受贿300多万元的张锁祥落马后,调任渭南副市长不到一年的袁也步其后尘。继受贿200多万元的袁军晓于2016年10月27日被判刑七年之后,高、张也分别于2016年12月21日、23日获刑十二年和十年零一个月。

 

副市长身败国企红颜

文/武军磊

 

渭南副市长调任九个月被查

陕西省纪委2015年11月10日的一则消息坐实了此前关于袁军晓被“双规”的种种传言。

公开资料显示,时年51岁的袁军晓,出生于陕西眉县。1980年,16岁的袁军晓考入西安交通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宝鸡秦川机床厂磨研所担任设计员,在这个单位一干就是17年。据秦川机床厂老职工回忆,20多岁的袁军晓能说会道,年轻有为,酒量大,人缘较好。袁军晓充分利用自己酒量大这一优势,有意找领导喝酒。酒桌之上,称兄道弟。与磨研所领导交好几年后,袁军晓迎来升迁机会,在26岁时担任主任设计师。

1992年10月,作为老国企的秦川机床厂提出干部年轻化,袁军晓顺势进入青年梯队考察名单。袁军晓29岁时升任秦川机床厂副总工程师。两年后,秦川机床厂改制为股份制公司,袁军晓荣升公司董事,并担任公司副总经理和常务副总经理;2001年年底,袁军晓开始步入仕途,先后担任宝鸡市经贸委常务副主任、主任等职。2005年以后,袁军晓改任宝鸡市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党委书记等职。

在担任宝鸡市国资委主任期间,袁军晓主持负责陕西西凤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凤酒公司”)的二次改制。从2007年到2010年,西凤酒公司股权构成先后变动6次。

产于陕西省凤翔县柳林镇的西凤酒,是我国四大名酒之一,1915年荣获巴拿马赛会金质奖。1956年10月,在周恩来总理的亲切关怀下成立陕西省西凤酒厂。1999年以西凤酒厂经营性净资产为核心,联合其他社会法人,组建成立了西凤酒公司。如今的西凤酒公司总资产35亿元,占地1400余亩,员工4000余人,是西北地区规模最大的白酒生产企业,西凤酒品牌价值达到了140多亿元。

2009年3月,袁军晓出任宝鸡市副市长,负责经济贸易和县区工业园区建设工作,分管市商务局、市国资委等单位。据媒体报道,“喝酒就喝西凤酒!”这是袁军晓当年在酒桌上定下的规矩。袁军晓出任宝鸡市副市长期间,曾多次前往西凤酒公司调研。

2012年,西凤酒公司决定“复兴四大名酒地位,打造百亿西凤,重回中国名酒第一阵营”。按照“百亿西凤”战略规划,企业启动了总投资22.6亿元的西凤酒扩建技改项目。西凤酒公司还投入3.4亿元巨资夺得2013年度央视全年《新闻联播》黄金时段广告。但是,据新华社2012年的公开报道显示,2011年12月28日,西凤酒公司召开董事会,公布利安达会计师事务所对上一年度的财务审计。经审计,公司2010年实现营业收入15.64亿元,但企业累计亏损超过4.2亿元。作为陕西产销量最大,最知名的白酒生产企业,西凤酒亏损4.2亿元的消息一出,引发公众和舆论广泛关注。

袁军晓担任宝鸡市副市长期间,曾被举报贪污受贿,导致西凤酒公司巨亏。尽管不断遭到西凤酒公司员工举报,但袁军晓的仕途却没有受到什么影响。担任宝鸡市副市长6年后的2015年2月,袁军晓调任渭南市副市长,负责土地、规划、城建、文明城市创建等方面的工作。然而他在渭南任职不足一年便黯然谢幕。

 

公司两高管靠行贿获升迁

西凤酒公司员工都知道,公司高管高波和袁军晓的关系之铁。1970年出生的高波,18岁时来到西凤酒公司,先后在西凤酒厂成装车间、西凤酒厂西安办事处工作。2001年,高波被任命为西凤酒销售公司西安分公司经理。随着袁军晓仕途升迁,高波也一路升至西凤酒公司副总经理兼营销公司总经理。2011年2月,高波还被评为“2010宝鸡十大杰出人物”。

高波不但气质优雅,也会来事。据媒体报道,2002年,时任宝鸡市经贸委常务副主任的袁军晓到西安开会。高波听闻家乡的官员到来,便照例为其接风。酒过三巡,二人表现亲昵。之后,“袁、高二人关系日渐升温,渐以兄妹相称。”袁军晓担任宝鸡市副市长后,他每次到西安开会,就提前联系高波,高波安排隆重的欢迎仪式。

虽然,高波是众人心中袁军晓的红颜知己,但高波为了仕途,仍送给袁军晓80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和50克金条一块的巨额贿赂。2009年年初,在袁军晓办公室,袁问西凤酒公司董事长喻某公司增加班子职数的事,让其按宝鸡市国资委意见办。这年3月,在袁军晓的帮助下,高波如愿当上了西凤酒公司副总经理,两个月后她又兼任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此后,高波对袁军晓各方面是有求必应。高波证言证实:自己被提拔后,经济上也宽裕了。为了感谢袁军晓,就想给他送点钱。2010年春节期间,高波以到袁军晓家拜年为名,送给袁军晓10万元现金。

2010年3月的一天,袁军晓以处理费用为由,让高波为其准备30万元钱,高波在西安某酒店把30万元现金交给了袁军晓;2010年5月的一天,高波为感谢袁军晓对其职务晋升的帮助,以及进一步拉近两人关系,送给袁军晓1万美元;2011年春节期间,高波为感谢袁军晓在自己职务晋升中的帮助和继续得到袁军晓的关照,在宝鸡市袁军晓家中,送给他人民币10万元。

2011年1月,西凤酒公司新聘总经理徐某到任后,对公司人事进行了大范围调整。高波感觉徐某会对其职权进行调整,决定给袁军晓再送点钱,让他给相关领导打招呼,不要调整其在西凤酒营销公司的职权。

徐某证言证实,他上任后,觉得高波工作不太务实,不跑市场,特别是2010年1至8月销售额急剧下滑,当时就有调整高波工作的想法。2011年年初,他到袁军晓办公室汇报工作时,袁军晓让他相信高波的工作能力。有了袁军晓的特殊关照,高波的职务分工得以保持现状。为了感谢袁军晓,这年3月的一天晚上,高波给住在西安市某宾馆的袁军晓送去了一份厚礼,那就是30万元现金和一块重50克的金条。

在西凤酒公司老职工看来,高波的上司张锁祥与袁军晓的关系也非同一般。张锁祥,1956年生,陕西凤翔人,2004年6月以来任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西凤酒公司副总经理、常务副总经理,2008年2月任红西凤公司董事长,2012年3月任陕西西凤酒厂有限公司总经理。

西凤酒公司原董事长喻某证言证实,时任宝鸡市国资委主任的袁军晓几次对他说,张锁祥工作业绩很突出,应该放到重要岗位提拔使用,可以考虑当个公司副总啥的。因为国资委是公司的直接上级,班子成员都是宝鸡市国资委考察任免的,袁军晓的话他哪敢不听,2005年12月张锁祥被任命为西凤酒公司副总经理。2006年年底,西凤酒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的职位空缺,袁军晓说,让张锁祥干。2006年12月30日,西凤酒公司董事会决议,同意由张锁祥出任公司常务副总经理。

袁军晓受贿罪一案刑事判决书披露,张锁祥被任命为西凤酒公司副总经理一个月后的一天,袁军晓给他打电话说中午要在一起吃饭。张锁祥就把5万元现金放在一个黑色塑料袋中,在宝鸡市西凤大酒店吃饭时送给了袁军晓;2006年12月,张锁祥被西凤酒公司董事会任命为常务副总经理。2007年中秋节期间,张锁祥在宝鸡市袁军晓家楼下送给他5万元现金。

落马副市长受贿200万元获刑七年

2006年至2012年,袁军晓在担任宝鸡市国资委主任、副市长期间,借助西凤酒公司敛财忙。

此间,袁军晓为西凤酒基酒供应商陈某办了三件事:一是在2006年春节,给西凤酒公司领导打招呼增加陈某基酒供应量,陈某公司的基酒供应量从2006年的1300多吨增加为2007年的5100多吨;二是2008年中秋节期间,给西凤酒公司领导打招呼,让给付陈某公司的基酒款及时一些,使陈某公司的基酒回款从2008年的2400余万元增加为2009年的4600余万元;三是2011年徐某担任西凤酒公司总经理后,陈某请袁军晓帮忙引荐,并希望其公司的经营业务得到徐某关照。袁军晓后给徐某打招呼,徐某予以办理。

陈某知道,自己一次次得到袁军晓的帮助,不是袁军晓出于公心,而是他另有所图。为了回报袁军晓,陈某借拜年过节为名,分别在2006年至2012年春节和中秋节期间11次送给他现金41万元、美元2万元。其中,2009年春节前,陈某听说袁军晓要升任宝鸡市副市长,马上给他送了10万元表示贺喜;2011年春节前,陈某听说袁军晓要出国考察,又送去2万美元的“购物费”。

成立于1999年的陕西某商贸公司,专营西凤系列白酒,曾先后获得西凤酒公司“最佳销售单位”“销售状元”和“明星经销商”等称号,公司总经理郝某是袁军晓的另一个行贿人。

2010年3月前后,西凤酒公司进行企业改制,郝某通过袁军晓帮忙拿到了240万股份。为表示感谢,2010年12月一天,高波打电话让郝和袁军晓一起吃饭,郝某让公司出纳车某准备了32万元现金,郝某从中拿出20万元钱用手提袋装着给了袁军晓。

高波证言证实,2009年郝某让其找袁军晓帮忙,给他认购些西凤酒股权。2010年4月,她把郝某想认购西凤酒股权的事给袁军晓说了,袁军晓答应帮忙。2010年11月,郝某说股权拿到了,比较满意,想感谢袁军晓。问给袁军晓20万元咋样,她同意,并让他把钱准备好,找机会给袁军晓。2010年12月一天,袁军晓来西安一起吃饭时,她见郝某把一个手提袋给袁军晓,袁军晓推让了一下接过了手提袋。

2011年,袁军晓利用担任宝鸡市副市长的职务便利,在西凤酒公司股权认购过程中,为西凤酒经销商丁某购买股权提供帮助,收受丁某价值9.11万元的欧米茄手表一块和人民币20万元。

2015年9月,张锁祥、高波因涉嫌违纪被陕西省纪委调查。两个月后,在渭南副市长任上的袁军晓亦被调查。2016年1月底,陕西省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高波和张锁祥立案侦查并采取刑拘措施。一周后,袁军晓亦因涉贿被逮捕。

2016年8月25日,陕西省铜川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袁军晓受贿一案。

2016年10月27日,铜川市中院以受贿罪判处袁军晓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50万元;受贿所得,依法追缴。

 

女强人贪贿600万元获刑12年

作为西凤酒公司的高管,高波和张锁祥是一边行贿,一边受贿,在袁军晓的帮助下一路升迁。贪贿600多万元的高波,与袁军晓相比,其敛财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

2010年3月,高波因时任宝鸡市副市长袁军晓向其提出有30万元费用要处理,她就让郝某准备30万元现金,并承诺该款以后在西凤酒营销公司处理。同年11月,高波在与郝某公司、北京某广告公司签订“西凤酒机场电视广告发布合同”洽谈中,北京某广告公司赠送西凤酒营销公司90秒专题片宣传广告。高波为处理在郝某处拿的30万元,让郝某提供相关手续,套取广告费在西凤酒营销公司予以报销。于是,郝某提供了合同金额74.11万元的虚假合同。2011年7月,高波在西凤酒营销公司签字报销。其中,30万元用于归还郝某,剩余的44.11万元放在郝某公司。

除了贪污外,高波在受贿上也有一套。作为西凤酒公司高管的高波,自然成为一些商人拉拢腐蚀的对象。对此,高波早已见怪不怪,对大小行贿者是来者不拒。

法院认定,高波在担任西凤酒公司副总经理兼营销公司总经理期间,先后六次收受郝某人民币34万元及价值人民币30万元的西凤酒股份5万股。

2009年4月,郝某以支持高波竞聘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为由,送给高波10万元;2010年春节,郝某到高波办公室拜年,送给高波2万元;2010年经高波同意,郝某公司更换了产品包装,又代理了北京航空机场广告,为感谢高波的关照,2011年春节,郝某到宝鸡高波家拜年,送给高波10万元;2011年6月左右,郝某借高波出国旅游之机,送给高波10万元;2012年春节,郝某到西安给高波拜节时,送给她2万元;2012年10月,郝某为感谢高波多年来对其公司业务上的关照,以送给高波女儿的名义与高波签订定向委托合同,将其持有的价值30万元的西凤酒股份5万股送给高波。

有人行贿,高波感觉非常受用,极度贪婪的她有时还伸手索贿。2010年11月,陕西省渭南市临渭区某副食经营者王某从高波处得知其2011年度销售任务,便以任务过高无法完成为由与高波协商,希望降低销售任务。高波以借款名义向王某索要30万元后,他2011年度的销售任务由5000万元降低为1300万元。

高波因涉嫌受贿罪,于2016年2月16日被逮捕,同年9月12日被铜川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这年11月11日,铜川市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2016年12月21日,铜川市中院一审判决:高波犯贪污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5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3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80万元。

 

董事长借股权转让敛财250万元

陕西某商贸公司总经理郝某,是袁军晓、高波、张锁祥他们三人的公共行贿人。

张锁祥受贿、行贿一案一审刑事判决书认定,2004年6月左右,郝某提议给张锁祥在西安买房,张同意。同年7月,郝某以张锁祥之弟张丙名义,出资54.5618万元给张锁祥在西安市某小区购房一套。后该房一直由张锁祥之子张丁及其亲属使用。2015年上半年,张丁提出想将该套房产出售,张锁祥表示同意。2015年6月10日,张丙以100万元的价格将该套房产出售,其中90万售房款转入张丁账户,10万元现金由张丙使用。郝某给张锁祥买房后,张锁祥对郝某公司在办理承兑汇票、产品开发微调、广告宣传等方面提供了帮助。

西凤酒公司会议纪要证实,西凤酒公司于2005年10月27日和11月8日审定通过了酒精度为45度、50度的“西凤金窖酒”“西凤银窖酒”的包装设计,于2016年11月20日通过了郝某公司“西凤窖酒”的包装微调,同时同意瓶装“西凤窖酒”的包装设计。

张锁祥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6年1月31日被铜川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2月16日被逮捕。铜川市人民检察院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锁祥犯受贿罪、行贿罪,于2016年8月10日向铜川市中院提起公诉。

公诉机关指控:2004年6月,张锁祥收受郝某赠送价值54.56万元的房产一套。2010年收受丁某250万元;2005年春节后和2007年中秋节前,张锁祥为职务晋升分两次向时任宝鸡市国资委主任袁军晓行贿10万元。应以受贿罪和行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铜川市中院审理认定,被告人张锁祥利用西凤酒公司副总经理及西凤酒营销公司总经理等职务便利,为他人在西凤酒产品开发、广告宣传、入股红西凤公司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受贿罪;张锁祥为谋取职务晋升,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财物,其行为构成行贿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张锁祥如实交代办案机关已经掌握的受贿、行贿罪行和办案机关尚未掌握的受贿罪行,并积极退缴全部赃款,可依法从轻处罚。

2016年12月23日,铜川市中院一审判决:张锁祥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50万元;犯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零一个月,并处罚金50万元;受贿所得,上缴国库。


作者: 来源:2017-12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国企能人的欲望变奏[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