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反腐前沿

“清纯”书记不清纯

“清纯”书记不清纯

文/余战纪

 

“在反省后我还心存一种感恩之情,感恩组织对我及时有效的查处,我认为早查处比晚查处好,现在查处比今后查处好,否则,我的贪欲会越来越大。一次次的交代问题,一次次的心灵哭泣、流血和洗涤,我感到教训极其深刻,我的教训是用心血和泪水书写的……”

 

2017年2月 20日,湖南省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庭审现场,审判长对原株洲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清纯进行宣判:谢清纯犯受贿罪,收受他人财物合计人民币约926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没收财产200万元,和他有“特定关系”的女子胡欣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10万元。

谢清纯在最后陈述时,宣读了自己长达1500多字的,题为《我在对权欲的追求中丧失党性》的忏悔录,边读边泪流满面。

 

39岁的县长从此不再清纯

谢清纯出生在湖南攸县的一个普通家庭,给儿子取名“清纯”,父母是希望他一辈子做人清清白白,纯洁如水。谢清纯为官初期,的确也做人办事公正,“清纯”始终伴随左右。但39岁那年,身为攸县人的谢清纯,在本县当上了县委副书记、县长,他觉得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谢清纯开始“质变”。

作为一名党员,谢清纯却十分迷信,在结识醴陵市仙岳山圣德禅寺的住持释净尘后,他几乎只看佛书,每年必到四大佛教名山拜一遍,甚至每天出行都要算一卦,看看往什么方向走“吉利”!他一周至少去寺庙看望一次释净尘,一待就是半天;有时实在走不开,中午吃饭,也要让人把释净尘接过来,共进午餐,顺便“请教”。

有一年,在释净尘的陪同下,谢清纯来到浙江舟山普陀山,望着耸入云霄的阶梯,很多人劝说他别爬上去了,身体吃不消。但身宽体胖的谢清纯说什么也要徒步爬上去,结果,苦了一批随同人员,爬到山顶,谢清纯已什么话也说不出,心跳加快,血压上升,但他还是坚持烧香拜佛,一个人闭目,双手合十,念念有词。

释净尘看出谢清纯急于升官的心理,事事掐准谢清纯的脉门。谢清纯对他的话深信不疑,处处按他的话行事,完全没了一名共产党员的样子。释净尘介绍谢清纯结识了一个叫王宽的北京人,称王宽人脉多,路子广,能够为谢清纯的仕途升迁提供帮助。王宽在北京从事IT行业,其家庭颇有背景,自称认识某高级领导秘书。

谢清纯有意与王宽结交,不断给他好处,巴结他。谢清纯曾多次到北京拜访王宽的家人,带去湖南土特产,数量以车计算。有一次,王宽的母亲去井冈山游玩,当时已当上醴陵市(县级市)市委书记的谢清纯得知后,安排交警部门的车辆跨省,将王宽的母亲从井冈山接到湖南醴陵,陪其参观寺庙。

2011年5月,王宽说,在北京找关系走门路需要花费,向谢清纯提出想在醴陵搞工程赚钱,谢清纯答应安排合适的项目给王宽。一个月之后,醴陵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召开联席会议,决定成立醴陵市仙岳山文化景区开发建设有限公司,重新规划仙岳山景区建设,并规划先期启动仙岳山道路建设项目和仙岳山市民文化广场项目。仙岳山景区公司成立后,谢清纯先后介绍王宽来洽谈投资仙岳山道路建设项目中的桎马线道路项目和市民广场项目,但王宽在当地没什么基础,一时间很难谈成。2011年7月中旬,仙岳山景区公司董事长向谢清纯汇报,有一个叫周至杰的董事长有意承建市民广场项目,谢清纯觉得时机来了,当即表示同意。

随后,谢清纯安排醴陵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邓定贤(他之前是谢清纯的秘书),代表谢清纯促成周至杰与王宽的合作,承接市民广场项目,并明确表示要让王宽从中得到好处。之后,谢清纯也在和周至杰的饭局中,表示他王宽是自己进一步升官的重要关系人,可以帮他“跑官”。谢清纯暗示周至杰给王宽好处,也就是帮了自己。

邓定贤随后和周至杰、王宽、释净尘一起商谈,王宽提出由周至杰公司支付500万元给自己,他不投资也不参与经营管理。周至杰为了讨好谢清纯,顺利承接市民广场项目,同意支付给王宽500万元。对于这些操作,谢清纯了然于心。

这期间,周至杰以春节、端午节、中秋节等看望谢清纯之名,先后19次向谢清纯行贿钱物,合计73万元。其中有一次是在2011年初,周至杰在谢清纯家楼下,从车子后备箱提出一个装有50万元现金的LV拉杆箱。谢清纯看到后,有些慌,他觉得青天白日,太明目张胆,推让了一下。周至杰拍拍谢清纯的肩膀:“不就是一个拉杆箱嘛,书记大人慌什么。”谢清纯才予以收受。后来,谢清纯有意去查了一下,这个LV拉杆箱价值2万元左右,更加大吃一惊。

 

与茶馆老板娘的那些事

胡欣比谢清纯小10岁,是醴陵人,她身材高挑苗条,长相姣好,在当地经营一家茶馆,为人左右逢源。谢清纯和一些董事长、老板进行不法交易,大多会来这家茶馆,也由此认识了风情万种的胡欣。对于谢清纯做的事,胡欣不点自通,还给谢清纯打了不少掩护,总是在茶馆里留最隐蔽的雅座给他们。一来二去,两人成了情人关系。当地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的苏老板,通过胡欣出面,在谢清纯的关照下获得醴陵大道广告位的经营权。

苏老板承接到该广告业务后,向胡欣表示,愿意将利润的一半送给她,不需要胡欣投资。2011年春节和2012年春节,苏老板通过胡欣,送给谢清纯两张面值5000元的购物卡。胡欣将两张购物卡交到谢清纯手中,谢清纯想也没想,就给了胡欣:“你拿着,过年买点东西,我的就是你的。”2015年2月10日,苏老板以发放年终奖的名义,在胡欣的茶馆内,以醴陵大道广告位分红的名义送给她13.6万元。收到钱后胡欣将此事告知谢清纯,谢清纯要胡欣把钱收好。胡欣内心很感激,她觉得生命中遇到谢清纯真好,这辈子一定要好好对他,有机会报答他。

2015年2月12日,胡欣将该13.6万元存入银行账户。其实,胡欣也知道谢清纯做的事不合法,她有所防备,这个银行账户,是她用假身份证在中国农业银行办理的。

此案中,胡欣作为谢清纯的“特殊关系人”,也接受了法律的审判。庭审时法官问胡欣:“谢清纯给过你多少钱?”胡欣愣了10多秒,低声说:“记不清了。”不过,胡欣的辩护律师倒是帮她介绍,案发后,胡欣曾帮谢清纯退还不少赃款。胡欣看了律师一眼,觉得律师完全不必在庭上,将自己对谢清纯的一份“爱意”讲出来,她知道谢清纯判刑了,她也会被判,她退赃款只是希望谢清纯能被判得轻一点。 

谢清纯除了和胡欣一起受贿,还和妻子一起收过不少财物。2006年8月,醴陵当地一家公司的谭老板,将一辆价值23万余元的黑色本田越野车,送给谢清纯的妻子姚梅花。对于这辆越野车,在庭审时,谢清纯有着自己的解释,他说这辆车是他向谭老板的公司借的,属于“借车”,只不过这一“借”就是九年。

 

一个高考状元到贪官的沉浮

很多人不知道,如今沦为阶下囚的谢清纯,其实也有励志的一面。谢清纯幼时曾患过小儿麻痹症,这种脊髓灰质炎病毒引起的急性传染病,导致他的左手残疾。也是因为这样,谢清纯当官后,每逢大场面讲话,会用右手打手势,讲完后,还会两手交叉于腹前。他觉得只有这样,自己的左手看起来会自然些,尽管如此,因为残疾,他的左肩膀仍明显地往上耸,看上去很不自然。

身残志坚的他,从小勤奋好学,天资聪颖。1979年夏天,谢清纯参加高考,成为那一届攸县里的文科状元。可因为身体原因,他没被大学录取。之后,谢清纯参加招工考试,又同样因身体残疾被拒之门外,这虽然给他带来很大的打击,但他并不气馁。

上世纪80年代初,一次偶然的机会,谢清纯被介绍进攸县的县委组织部当干事。谢清纯格外珍惜这个难得的机遇。很长一段时间,他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办公室,将整层楼打扫干净,给办公室的热水瓶都灌满热水,下班后也是最后一个离开,关灯,关门,都不需要同事们操心。

凭着自己的才干和努力,再加上同事们的好口碑,谢清纯的仕途发展比较顺利。之后,他当上了攸县县委组织部副部长,后来又先后担任攸县县委办主任、常务副县长。2002年,谢清纯成为攸县县委副书记、县长。在当县长的4年里,县里的干部职工对谢清纯印象极深的一点是,他在会上讲话基本不用讲稿,口才好,滔滔不绝,一讲就是大半天,很有水平。

2006年6月,谢清纯调到醴陵任市委书记,这是他仕途上至关重要的一步。作为县级市,醴陵盛产陶瓷和花炮,是湘东经济重镇。在主政醴陵的五年期间,谢清纯推进陶瓷、花炮这两大传统产业走高新化、高端化发展的路子,以创建省级园林、卫生和文明城市为目标,大力推进城市建设。

2011年底,谢清纯当上株洲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后,他每次开会时都会强调,要对各类违法犯罪行为实施“零容忍”,力主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在城区新装1万个视频监控探头,实现临街门面、学校、居民小区电子监控系统全覆盖。种种措施的实行,使得株洲市社会管理综合治理民意调查和工作考评,一度排名全省第一。

那些年,对城市治安犯罪“零容忍”要求的谢清纯,对自己的受贿犯罪却“全包容”,各种形式的行贿照单全收。每当节假日前夕,哪怕是休息天,谢清纯仍“坚守”岗位,到了晚上,办公室也往往亮着灯。他假装在市委大院的办公室里看文件,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眼睛和耳朵的注意力都在门那边,在等待办公室的门被敲响,各路老板送来钱财。短短数年,谢清纯收到这类“节假日慰问金”,已高达数百万元。

在案发后,曾有办案人员问他:“为什么要在办公室里受贿?就不怕被领导和同事撞见吗?”谢清纯的回答很“霸气”:“我一直来不是县长就是市委书记,哪怕后来当政法委书记,都是一人办公室,比较集权,我认为办公室里接待老板来访,是最安全的。”

这个身为副厅级的高官,自认为在最安全的地方受贿,天衣无缝。殊不知,经年累月,“温水煮青蛙”的效应,在他身上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

(文中谢清纯为实名,其余人物为化名)


作者: 来源:2017-14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湖南报业贪腐窝案[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