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名案回眸

跌倒的人生

 

文/殷一果

1999年6月21日凌晨,沈阳故宫门前的国家重点文物——“下马碑”被一辆违章行驶的“奔驰”轿车撞成三截。几天后,原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因经济犯罪被中纪委查处,翻身落马。这两件事情被沈阳的市民联系在了一起:“下马碑”碎了,马向东倒了!

 

豪赌透出蛛丝马迹

马向东1953年5月31日出生于沈阳市一个普通工人家庭。他自幼家贫,父母早逝,与姐姐相依为命。早年,他从搬运工干起,靠着吃苦肯干,一步一步走上了领导岗位。1985年,担任沈阳市商业局长。1991年5月,升任沈阳市政府副秘书长、市长助理。1993年,40岁的马向东出任有600多万人口的沈阳市政府副市长。1998年,他登上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宝座,成为沈阳市最年轻的省管干部,分管财政、基建等诸多要害部门,权势炙手可热。

任职初期,马向东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他担任沈阳市商业局局长后,新建、扩建了十几座现代化大型商业设施,使国有商业经济效益逐年大幅上升。可是,事业的顺利发展,让马向东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从1986年开始,有些下属到马向东家里汇报思想、联络感情,在春节期间以给小孩“压岁钱”为名义,送给他几百元、上千元。马向东曾坚决谢绝,但后来感到情面难却,就收下几份。岂料一发不可收拾。

随着职务的升迁,讨好马向东的人更多了,他的私欲也更加膨胀。马向东不仅收下级干部的钱,也收了一些私企老板、外商的钱,一次受贿的金额高达十几万元、几十万元。

边腐边升的马向东还迷上了赌博。光怪陆离的赌场,一掷千金的豪气,瞬间输赢的刺激,深深地吸引了因为丧失信仰而精神空虚的马向东。1999年初,国家安全部门在澳门执行任务时发现,在葡京酒店、东方酒店、新世纪娱乐城等处的赌场内,频繁出现三个操北方口音的人,衣冠楚楚,出手阔绰。于是,执行任务的人员用摄像机秘密监控了这三个人的活动。有关部门反复查看录像带后确认,其中一人是沈阳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马向东,另外两人分别是沈阳市财政局局长李经芳、沈阳市建委主任宁先杰。

1999年6月,一份关于马向东等人豪赌的报告送到北京。

1999年7月2日下午,中纪委专案组人员赶到沈阳,向辽宁省委通报情况,并对马向东、李经芳、宁先杰实行“双规”。随即,三人因涉嫌私分12万美元、挪用40万美元,被移送检察机关处理。

可是,检察机关的调查工作十分艰难。马向东的妻子章亚非买通了沈阳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实等人,设置障碍,阻挠办案。章亚非多次飞往香港和东南亚,转移赃款,与有关外商订立攻守同盟。她还在沈阳游说一些“有头有脸”的人物,甚至多次花巨款到北京找人打点。同时,章亚非买通狱警,多次与马向东直接通话,报告她的活动进展情况。

章亚非的活动一度有了“效果”。有人在沈阳传出话来:马向东没什么问题,他赌博用的是朋友的钱,已有一位香港大老板出面担保。如果不放马向东,人家就不来沈阳投资。

因为里外呼应,马向东在接受审查时也避重就轻。一年多过去了,他基本没交代什么问题,案件陷入了僵局。

高层讨论案情,马向东知道得一清二楚;“杂音”也不时传来:马向东是被冤枉的……中纪委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为了排除干扰,中纪委决定对章亚非立案审查,对马向东异地关押。

2000年10月22日,章亚非被“双规”。

 

异地办案

2000年11月14日上午,江苏省纪委的电话骤然响起。中纪委急电江苏省纪委有关领导,立即赶赴沈阳接受重大任务。

第二天上午,江苏省委副书记、省纪委书记曹克明带领省纪委、省政法委的有关领导和省公安厅厅长、省高院院长、省检察院检察长等负责人一行由上海飞赴沈阳。

一下飞机,中纪委就向他们通报了此次特别任务。备受海内外关注的“沈阳大案”中,主要犯罪嫌疑人马向东、宁先杰、李经芳、刘实等人交江苏侦查、审判。

大案实行跨省异地管辖,这在新中国成立以来还是第一次。以接受任务的时间为代号,“11·15”专案就此被江苏列为第一大案。

11月21日上午9:30,办案人员与马向东进行了面对面的第一次交锋。这距马向东押解至南京不过两天多的时间。

被“11·15”专案组列为一号的犯罪嫌疑人马向东,此时依然做着“平安无事”的黄粱美梦。

“回顾从政十几年来,我是清官,不是贪官。扪心自问,我对得起党和人民,对得起生我养我的土地。”审讯一开始,马向东就为自己大唱赞歌。

“你先谈谈自己的问题。”审讯人员针锋相对。“我与犯罪无缘。”“为何去澳门赌场赌博?”“我去澳门是酝酿谈判方案,从未专门去玩。”

“你作为政府官员,为什么要在香港成立私有的‘香港定志公司’?”

“这完全是政府行为,是为H股上市做准备,为沈阳筹集更多的资金。”

“如果不让我为人民服务,这是人民的损失,而不是我个人的损失。”马向东表现得很激动。

要么拒绝回答,要么矢口否认,要么大肆炫耀,马向东耍尽花招。他表面上目空一切,实际上也在暗暗估量对手的实力。

“你的案子已审查了17个月,为什么突然转到江苏来审?这说明什么?说明你的问题很严重。你的问题一定要在江苏解决,不要抱任何幻想。”审讯人员以坚定而严厉的语气打消马向东侥幸、抗拒和依赖心态。

马向东被审讯人员的威严气势所压倒,脸红了一下,又故作镇静。面对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马向东,审讯人员又抛出一枚重磅炸弹:“你知道同你一起来江苏的还有哪些人?是宁先杰、李经芳。你们三人处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谁先交代谁主动。”

审讯人员神定气闲,不急不躁。一次次向他宣讲党中央反腐败的决心和有关政策、法律,并将法律条文印送到他手里。

通过第一天审讯,专案组已初步掌握了马向东的个性和谈话特点。他们认为,表面平静的马向东实际内心已受到强烈震动。私下里他会将法律条文与自己的行为对照起来看,不可能不对今后何去何从作出选择。

此后几天,审讯人员继续对马向东进行政策攻心,法律攻心,对其保持强大的压力。不管马的态度有多倨傲,多么狡辩,审讯人员都不慌不忙,气定神闲,这使心理压力很大的马向东更加忐忑不安。

审讯归审讯,在人格上办案人员对马向东给予了充分尊重。马向东烟瘾很大,他们就自掏腰包买烟给他抽。马向东是回民,他们就叮嘱厨师给他另做回民饭菜。马向东有糖尿病,他们就请来专家定期为他检查和治疗,很好地控制了病情。审讯之余,他们与其谈社会,聊人生,侃家庭。说起家庭,马向东不禁心有所动。他与妻子章亚非感情很深,唯一的儿子又患病。想想妻子和孩子,失去外援的马向东心理防线开始松动了。

11月24日下午,一直强硬的马向东突然变得沉默不语。这一态度的微妙变化被办案人员捕捉到了。在漫长而无声的对峙中,马向东的心理防线垮了。他开始试探性地询问自己行为的法律后果。

“就你现在的受贿数额来说,按照国家刑法,就可以判有期、无期、甚至死罪,弹性为何这么大?关键是看情节的严重性和所造成的后果。你的案子社会影响这么大,你判断一下,会怎么样?”审讯人员反问道。

已无退路的马向东终于交代了沈阳嘉阳实业集团董事长、黑社会头目刘涌向他行贿4万美元、北京一家房地产公司向他行贿2万美元的犯罪事实。

“马向东暴露出的只是冰山一角。他还存在着‘好歹讲一点,让江苏、沈阳对上面好交差’的想法。”办案人员并未就此收手。马向东后来的交代证实办案组的这一判断是正确的。他们明确下一步的审讯要点:必须向马讲清楚,他现在已不是数额大小的问题,而是如实坦白交代全部犯罪事实并争取自首立功的问题。

尽管马向东一会儿开口,一会儿封口,讲一句留半句,但他的犯罪事实还是如剥茧抽丝,一点点暴露出来。马向东利用职务之便,先后为迟若岩、刘涌等69人在职务提拔、工作调动、工程招标、减免费用等方面谋取利益,358次非法收受对方财物共计人民币340多万元、美元23万元、港币11万元、内部职工股10万股,另外还伙同宁先杰索贿50万美元,用于赌博等。如此“硕鼠巨蠹”,令人震惊。

马向东交代,他是在一次到美国引进项目时迷上赌博的。在“热心人”的安排下,他走进拉斯维加斯赌场玩了几把,手气不错,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但凡招商引资,他必定是走一路、赌一路,香港、澳门、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在那些最豪华的赌场里都留下了他一掷千金的身影。1997年就连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他也忍不住伙同其赌友宁先杰多次溜到香港、澳门进行豪赌。

“一到赌场,就控制不住自己。输就输它个精光,赢就赢它个痛快。”这是马向东向别人炫耀的赌风。每一次输赢都是十几万、几十万。然而与别人不同的是,马向东始终都是赢家。为何?马向东自己交代,由于他手中握有副市长的大权,每到赌场,早就有人为其买好筹码。输了自有人做东,赢了则一律装进自己的腰包。

 

突破章亚非

专案组突破的另一个重点是马向东的妻子章亚非。马向东案发后,正是因为章亚非四处活动,干扰办案,严重影响了案件的侦查。

时年46岁的章亚非,是辽宁省第九届人大代表,案发前任沈阳医学院副院长兼该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章亚非出生于沈阳一个条件优裕的家庭,父母都是干部。自小争强好胜的她社会阅历丰富。她头脑反应灵活,社交能力强,算得上是个“人物”。

章亚非属于“感情型”的女人。她当初不顾母亲反对,坚持嫁给了还属于小人物的马向东,对马向东关怀备至。每天,不管马回来有多晚,她都坚持等他并为其准备好吃的。冬天,再迟,也要起来给马倒盆热水让他烫脚,有时甚至用暖怀为其焐脚,夫妻感情甚笃。马向东被“双规”继而立案侦查后,她不顾一切,疯狂地与沈阳市浑河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于海洋一起四处活动,收买、拉拢上自中央有关部门、下至看守所一批党政干部和司法人员。

“只要钱送到位,人找到位,就没有什么摆不平的事儿。”章亚非坚信自己奉行的人生哲学。她的金钱攻势的确频频奏效:

沈阳市检察院检察长刘实接受于海洋的2万元贿金,将处于侦查阶段的马向东案件的管辖情况、关键证人等机密泄露给于海洋,于海洋又随即告诉了章亚非。

《人民日报》驻辽宁记者站记者冯奎先后接受了章送上的2.9万多元现金和礼品,接连写了两篇内容严重失实的内参,严重干扰了执法机关对马向东案件的查处。

吉林省看守所看守员解文秀被章2万多元打倒,在马向东羁押于此时,鞍前马后奔走效力,并接受章提供的手机,为马、章二人串供创造条件。

一年时间里,章亚非用于打通关节送出去的钱物高达100多万元。

为了“拯救”马向东,章亚非使尽浑身解数。她随身携带的黑包里,装着3只传呼机、3部手机,分属3条专线:一条联系工作,一条联系亲戚,一条联系马向东。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最终,江苏省检察院以受贿、行贿犯罪决定对其逮捕。

审讯时,章亚非认定办案人员只掌握她通过解文秀与马向东串供的一点情况,避重就轻,避实就虚,尽谈些不着边际的事情,追问得紧了,才像挤牙膏似地挤点儿出来,还不断云里雾里地瞎编故事,以此转移审讯人员的视线。如谈到186万美元赃款转移到马来西亚一事时,她信口雌黄地说这是因为马来西亚商人林法坤要与沈阳华阳物业集团联合搞一个移民计划:银发计划。

审讯人员不为她的如簧巧舌所迷惑,紧紧抓住她与马向东的串供问题不断向深层次挖掘,挖得越深,章亚非的漏洞就越大,越是不能自圆其说。审讯人员还列举了两名厅级犯罪分子的夫人,一个配合调查免予起诉,一个设障阻挠锒铛入狱的不同命运,以案说法,规劝章亚非放弃对立。

在开始的几天里,章亚非还大耍市长夫人的派头,提出牙齿不适应南京的水质,要用“高露洁”牙膏,并想喝咖啡缓解长期精神紧张引起的失眠,办案人员一一满足了她的要求。随后她又提出,今年是马向东的本命年,要办案人员给马买一条红色短内裤。大年三十,办案人员冒着雨雪连跑几家超市,终于买回包装盒上印有“本命年”字样的红裤头交到马的手上。章亚非非常想念母亲、儿子,2001年元旦,在沈阳取证的办案人员冒着大雨找到章母家,安排她和母亲通了电话,并带回了她母亲和儿子的生活照。在马、章犯事以后,他们的儿子死活不肯上学,江苏同沈阳方面联系,妥善处理了孩子的入学问题。这一切都极大地震撼了章亚非。

这一天,办案人员交给章亚非一封信,是马向东亲笔写给她的。

“最亲爱的亚非:我以无限的懊悔向你深深地悔罪。即使在你面前长跪不起也难表达万一。我出事后,没有从自身找原因,怨天尤人,不能正确审时度势,配合组织审查,反而一再要求你帮我活动、开脱,才铸成今天的大错,既害了你,害了幼小的孩子和全家,又坑害了许多亲朋好友,更重要的是损害了党和政府的形象。事已至此,只有面对现实,积极配合组织的审查,以实际行动取得组织谅解。”

章亚非知道大势已去,大哭一场,逐步地交代了其本人收受、与马向东共同收受贿赂55万余元,转移家产2000余万元的全部犯罪事实。

2001年10月10日,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贪污罪、受贿罪、挪用公款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数罪并罚,判处马向东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和追缴赃款赃物、非法所得等3150多万元。

宣判后,马向东不服,提出上诉。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1年11月12日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马向东于2001年12月19日在江苏省南京市被注射执行死刑。

从高高在上的副市长沦落到一名死囚,马向东因为金钱重重地跌倒在人生的道路上,发人深省。


作者: 来源:2017-1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8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公安局长的自我毁灭[ 11-10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