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名案回眸

银行家的另一面

 

文/顾亦

 

“从不穿聚酯衣服、白色短袜,喜欢法国餐馆、卡拉OK,还有波尔多葡萄酒”,这是《时代周刊》亚洲版对原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党委书记王雪冰的描述。他少年得志,25岁进入中行,先后在总行、伦敦分行、纽约分行工作,历任副经理、经理、副总经理等职。他创下了42岁当上四大国有银行总行行长的纪录,一度被西方媒体认为是最出色的中国金融家。最后却因在纽约中行担任行长期间,涉嫌违规贷款、违规拆借而东窗事发,最终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

 

银行业的“技术官僚”

王雪冰1952年生人,因为父亲是北京外贸学院副院长,作为外贸系统子弟被招入外贸学院英语系,可能受父亲影响,他的英语学习成绩优异。

1975年,中国开展“乒乓外交”,国家体委要从外贸学院选择学生,随同中国乒乓球队访问非洲。王雪冰当时正在上大三,英语出色的他理所当然被选任国家体委驻塞拉利昂教练组翻译。此行不但大大提高了英语口语水平,还向乒乓国手学习打球,以至于做了银行领导之后,还经常向下属展示自己的球技。

1976年,24岁的王雪冰大学毕业,被分配至中国银行财会部工作。第二年即被派往伦敦分行学习,成为交易员。因为交易业绩显著,王雪冰作为业务骨干被选派美国纽约筹建分行,担任首席交易员,主要任务是负责外汇交易,利用香港、伦敦、纽约的时差,做到每日24小时交易不断。

陈绍金当时是纽约分行开创时的副总经理,他对王雪冰的评价是“很能够赚钱”,“他一走进交易室,打开电脑,在他脑子里就能形成概念,凭自己的市场感觉,而不是靠一些研究者提供理论方面的走势”。国内金融界有人评价王雪冰:“他做黄金交易,是一个世界范围内都排得上名的交易员。”还有人说,他一年能赚到的钱,相当于中国银行伦敦分行全年的利润。美国授予王雪冰1994年度国际“黄金交易杰出领导人”大奖,他是亚洲地区的第一位获奖者。

1993年4月,年仅41岁的王雪冰出任中国光大集团总公司副总经理、常务董事,光大银行副董事长兼光大财务公司总经理。短短八个月后的1993年12月,王雪冰又重返中国银行,出任行长、党组副书记、副董事长(后任党组书记、董事长),1997年9月当选为中共中央候补委员,2000年1月起任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2000年2月,改任中国建设银行党组书记、行长。

《远东经济评论》认为,“王雪冰在中国银行做了7年行长,在这期间完成了把中国银行从一个政策性银行变成一个商业银行的初期艰巨工作,同时在这7年期间,把中国银行变成最赚钱的国有银行。”所以,相当多的境外媒体概括王雪冰,比较一致的判断是:技术官僚。

 

“优雅的银行家”陨落

1989年底,王雪冰被任命为中国银行纽约分行总经理,买下邻近联合国总部的小洋楼。

此时的王雪冰完全一副国际银行家的派头:发式永远打理有型,西服永远名牌考究,领结袖扣永远精致讲究。衣着作派不但不输给外国银行家,还经常举办周末Party、家庭宴会,纽约银行、花旗银行、汇丰银行等一些大银行家都是他家里的熟客,王雪冰陪着他们高谈阔论,陪着他们饮红酒、品雪茄,俨然他们中优秀的一员。《时代周刊》亚洲版评价他:爱抽烟斗,打高尔夫,是一位“优雅的银行家”。

王雪冰初任纽约分行时工资每月只有380美元,后来也不过几千美元,他自己就经常说“我比部门老总还拿得少”,所以只靠工资显然搞不起周末Party,何况还要饮红酒品雪茄。

王雪冰被查,始于美国财政部货币监理署对中行纽约分行严重骗贷案的查处。这一事件引起中纪委对王雪冰的注意。调查发现王雪冰的经济问题始于纽约,彻底揭开了王雪冰所谓大银行家的另一面。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当局先是查了一家公司,由这家公司追溯出中国银行的问题。这家公司的老板叫周强,总共开了27家公司。有趣的是,27家公司只有一间办公室,而给这家公司开立信用证明做担保的正是中国银行纽约分行。

周强原为江苏五矿公司员工,1989年被派往五矿在洛杉矶的金美公司工作,因为抓住美国当年掀起反华浪潮的时机,宣布脱离中国,拿到了美国绿卡。

周强的个人公司向中行纽约分行申请贷款。王雪冰时任中行纽约分行总经理,公然驳回属下风险管理部门的反对意见,多次批示予以办理。

周强从1991年11月至1996年6月,多次获取巨额授信额度,一再延长使用期限。周强利用授信额度,从事信用证和贷款欺诈活动,谋取巨额利益,导致周强欠纽约分行的贷款3400万美元本息无法追回。

1996年,中行纽约分行又向周强担任总裁的NBM公司发放1500万美元的一年期贷款,周强每年都提出延期偿还,一律得到纽约分行同意,到1999年还没偿还。

周强曾经以自家300万美元的住宅抵押给中行纽约分行申请贷款,然后又将这座豪宅抵押给另一公司骗取贷款200万美元。除了用这种将抵押物两次或多次抵押的方法之外,周强夫妇还伙同他们的父母兄弟姐妹,开办数十家空头公司,伪造这些公司之间的贸易合同作为贷款的抵押物。通过各种诈骗手段,周强从1991年至2000年,先后向中行纽约分行贷款8000多万美元。

中行在事后的调查中发现,周强从贷款之初就没有进行过任何贸易活动,向中行纽约分行提供的全部交易凭证都是假单据。

纽约不少华人都知道,虽然他们无法向中行纽约分行贷款,周强却无所不能;别人贷款到期中行会马上催收,周强的贷款却能年年延期。

周强在证词中说,他很少和中行低层管理者打交道,他和高级管理层有着“私人的、直接的联系”,他的私人朋友就包括王雪冰。周强还说,他经常邀请中行纽约分行高层经理人员到家中聚会、派对、烧烤。

到2002年1月,王雪冰在中国银行纽约分行总经理位上,已经违规操作金额27亿元,致使美国财政部货币监理署与中国人民银行联合作出决定:各自分别对中国银行纽约分行、中国银行总行予以1000万美元的罚款。这是美国货币监理署和中国人民银行有史以来所做出的最为严厉的惩罚。

由于这次违规事件,中国银行处理了纽约分行11名管理人员。

“喜欢名表,不喜欢名车”

王雪冰在交代中说:“我喜欢收藏名表,不喜欢名车。”有了爱表的“雅号”,自然引得众人抢着给他送。请求他贷款的人、感谢他的人,纷纷对王雪冰送上名表。

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董事长仰融,是擅长利用潜规则从事金融游戏而迅速暴发的民营企业家。

1993年,仰融请求当时中行纽约分行总经理王雪冰,提供2950万美元的贷款、再给华晨控股的沈阳金杯客车公司提供2000万美元的贷款,总计4950万美元(合计人民币四亿多元),贷款顺利到手。当年九十月间,王雪冰去香港参加国际金融会议,仰融拜访他时奉送价值21万元港币的百达翡丽名表一块。

由这笔大额贷款起始,仰融极力与王雪冰建立更深的情谊,并请王雪冰代为推荐金融领域的高管人才进入他的公司,王雪冰遂推荐亲信吴小安。吴小安离开纽约分行加入华晨公司,王雪冰从自己管理的公司账上,汇给吴小安私人账号10万美元,作为所谓工作调动的安置费。1997年,王雪冰到香港出差,已任华晨公司副董事长的吴小安,专程赶到王雪冰住宿的酒店,送上一块价值25万元的宝矶名表。

1996年,担任中行行长的王雪冰,批准向南方某公司发放7800万美元贷款。贷款到期后对方无力偿还本息,反而请求扩大贷款使用范围,还要延长还款期限,获得王雪冰审批同意。更奇怪的是,王雪冰居然让这家拖欠贷款的公司播放中国银行的广告片,并将巨额广告费付给该公司。此后,该公司负责人先后在北京奉送王雪冰劳力士、名士、伯爵、时计、富兰克·穆勒等名表各一块,价格昂贵的积家牌台钟一尊。

1998年,王雪冰批示纽约分行,给南方某航空公司贷款4720万美元,支持该公司由国外进口客机,从此双方建立特殊情谊,以至于三年之后,王雪冰已调任中国建设银行行长,仍然坚持给这家航空公司提供8600多万美元贷款,还坚持给对方提供三亿四千万美元的担保。

此事引起建行风险管理部门的注意,初步调查即发现存在较大风险,遂决定撤回为该公司提供的备付信用证。对方公司董事长和副董事长慌忙拜会王雪冰,陈述撤回信用担保将严重影响他们的公司信誉,并由此引起外商拒绝向他们出售客机。王雪冰则认为,下属部门如此行径显然是蔑视他新任建行行长的权威,随即在行长办公会上做出严厉批评,并责成副行长组建工作组彻查此事。

副行长率领工作组很快查清,南方某航空公司由于盲目扩张,缺少资金,缺少偿还能力,贷款存在较大风险。副行长将调查结果汇报王雪冰,王却指示他“按程序办理”担保。副行长无力抗衡,只好退一步,将为该公司原担保额3.4亿美元减为1.95亿美元签出。对方董事长携同副董事长专程赶赴北京,当面奉送王行长10万元的伯爵名表、20万元的百达翡丽名表各一块。

2001年上半年,福建实达电脑公司参加建设银行网络设备的项目竞标活动,董事长景某找到王雪冰,请求给予关照,招标结果该公司排名第一,事后景某在北京贵宾楼饭店送王雪冰一块15万元的卡地亚手表。

王雪冰一再违规操作,1996年指使中国银行海南分行为海南某公司提供贷款担保,该公司无力偿还贷款,中国银行海南分行被迫履行担保责任,垫付全部贷款本息2426万美元。1998年9月至1999年12月,王雪冰批示中国银行北京分行违规向中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发放巨额贷款,该公司所欠共计7.09亿元贷款和信用证垫款至今难以收回。

王雪冰违规发放贷款的同时,大量收藏价值十万元以上的世界名表,劳力士、名士、伯爵、卡地亚、时计、宝玑、爱彼、穆勒、富兰克、百达翡丽,应有尽有。1995年至1997年,王雪冰在受委托负责国有某公司期间,指使下属用公款购买价值86.39万元的10块名表,据为己有。

在“两规”期间,王曾主动将存在中国民生银行保险箱中的几十块名表上缴。

王雪冰受贿案还与妻子宗某和好友王彦军有关。宗某与王彦军共同创办再东方广告公司,专门承揽中国银行的大量广告制作业务。1997年初,王彦军搞到一盘英国某公司为中国银行新加坡分行拍摄的广告样片,王雪冰决定将该片作为中国银行的形象广告在大陆播放,为此,中国银行支付再东方广告公司代理费用205万元。1998年,王彦军提出还要承揽中行的广告业务,王雪冰即将制作中行新广告的业务交给再东方广告公司,制作费为76万元。

可能是王雪冰认为他与王彦军是从小就认识的朋友,两人关系亲密,收了钱也最多算是礼金,再说也不太容易招供。于是,王雪冰非常破例地收受了王彦军的钱,而不再是钟表。从1998年到2001年,王彦军借王雪冰购买家具和搬家的机会,先后在北京、上海分送给王雪冰价值人民币十万余元的“RVEOX”组合音响一套以及人民币现金40万元。1998年下半年,王彦军还找到了一个送钱的机会,那就是王雪冰女儿生病在上海住院,他以看病开支大为由,在上海送给王雪冰现金3万元。

 

腐化堕落的生活

中纪委通报称:第十五届中央委员会候补委员、原中国建设银行行长、党委书记王雪冰,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受贿,收受礼品;生活腐化,道德败坏;工作严重失职,给国家和企业造成巨大损失和恶劣影响,其行为严重违反党的纪律。

所谓“生活腐化,道德败坏”,与王雪冰的对“风雅”的追求和“嗜色”有关。

王雪冰自小喜欢文艺,手风琴拉得潇洒精彩。从纽约回国后,经常在北京家里举办酒会,邀请文艺界名人、明星赴宴,广泛结交文艺界朋友。有一次,司机到他家里送一个急件,结果看到王雪冰正坐在云集的文艺界大牌人士中间,喝得满脸通红。

王雪冰也“贪色”,其中让人印象最深的是他“情迷年轻女明星”。1998年秋季,有部电视剧里的女明星引起王雪冰的兴趣,电话询问他熟悉的导演之后,得知这位女明星特别喜欢某法国餐厅的牛排、鸭舌、玫瑰饼,便邀请她共进晚餐。王雪冰亲自驾车将某某接到这家餐厅,陪她尽情享受美味。从此后,王雪冰经常邀请这位女星共进西餐、共打高尔夫。

年末某一天女星的生日,王雪冰出现在她家楼下,送上一辆价值300万元的轿车,和一块几十万的名表。于是此后就发生了不用再说的陈旧套路。让王雪冰没有想到的是,1993年春天,女星提出要嫁给他。王雪冰经过考虑,决定与妻子宗某离婚。

王雪冰又一个没想到,谈离婚惹得妻子火冒三丈。王雪冰在供述中称:“为了与女星在一起,我选择与老婆离婚,但在老婆的要挟下,没有离成。”这个要挟就是如果王雪冰不把中行的广告宣传片交给再东方广告公司运作,就要追究张扬他的婚外恋。于是才发生了前文所说的,王雪冰明知再东方广告公司欠着纽约分行的贷款不还,还是答应再东方广告公司代理中行所有国内外的形象广告,中行先后向其支付代理费用281万元。

离婚不成,王雪冰只好筹集100万给女明星某某购买独体别墅,“从此我便有家不回,与她夜夜笙歌”。

熟悉王雪冰的人说他“喜欢讲色情笑话”,其实,喜欢讲是因为他有的讲。1991年夏,时任纽约分行总经理的王雪冰在香港夜总会认识陈某,之后经常与陈某同宿,先后送给陈某财物23万多元。港商刘某通过上海某夜总会,以一天万元的价格,安排妓女陪王雪冰过夜,后来甚至安排艺人、电视女主持人陪王雪冰享乐。1997年至2001年,王雪冰与上海、成都、厦门等地夜总会的三陪女姜某、刘某、李某等嫖宿,给付对方财物14万多元。

2003年12月10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查明:1993年至2001年期间,王雪冰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给予的款、物,共计价值人民币一百一十五万余元。案发后赃款、赃物已全部追缴。以受贿罪判处王雪冰有期徒刑12年,并处没收个人部分财产。

王雪冰不服,提起上诉。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一审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于2004年1月14日裁定驳回王雪冰的上诉,维持原判。


作者: 来源:2017-2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8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跌倒的人生[ 03-08 ]下一篇:从青年楷模到广西首贪[ 03-08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