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名案回眸

为捞情妇自投罗网的千万巨贪

 

文/顾亦

 

1995年4月,原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处长王建业,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他的重婚妻子史燕青犯投机倒把罪、贪污罪被判处死缓。1995年12月28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召开宣判执行大会,在深圳体育馆六千人的大会场上,众目睽睽之下,史燕青脸色苍白,两眼泛红,从始至终都注视着王建业,他站左边她就扭头向左,站右边她就看向右边。王建业在听对自己的最后宣判,一直到被押离会场去刑场,他始终没有回应史燕青的注视。生离死别之际,他们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也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

 

双轨制的必然结果

1993年6月,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收到一张字条,短短27个字,没有署名没有日期。但是,敬业的检察官们没有疏忽大意,反而从这过于简单的字里行间拆解出重要玄机:它指出了嫌疑单位——蛇口石化公司,指出了嫌疑人姓名——史燕青,指出了涉嫌事件——“勾结计划局的人利用审批外汇额度从中受贿”。

检察院正副检察长一致决定,立刻组织人员对市计划局财贸处进行摸底。

底细很快摸清。当年国家对外汇实行双轨制,每年要给深圳市相当数量的国家牌价外汇额度。1992年国家牌价美元1元与市场调剂价的差价为人民币1元,1993年涨到3元左右,黑市上差价高到5元。每年国家还要批给深圳许多免税进口物资,汽车、钢材、汽油、柴油、水泥、化肥等等,1993年一吨钢材的免税指标能赚到差价人民币200元左右。深圳市政府规定,这部分外汇额度指标和免税进口物资,要用于扶持高新科技项目、重点工程、国有大中型企业。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专门掌管审批这些外汇额度、免税进口物资指标,审批、更新免税汽车,分配走私罚没车。总之,这些额度、指标去市场上一倒手,就能赚黑钱赚大钱。

办案人员还查到重要线索:蛇口石化公司综合业务部副经理史燕青,从市计划局财贸处弄到外汇额度300万美元,为此向石化公司索要差价452万元人民币,该款已经转入一家城市信用社,被史燕青全部提现。

案情严重,检察院决定马上立案,秘密传唤史燕青。

很快查清史燕青的住所和住宅电话。试探到她在家之后,1993年7月2日凌晨,办案人员随同地段民警来到史家。民警告诉史燕清要查户口,史燕青正打电话,跟对方说了一句:“查户口的来了,过一会儿再给你打。”

办案人员进到房间,随即出示检察院的传唤证和搜查证,从卧室、卫生间、柜橱搜出不少避孕套、男人衣物,最后搜查到两个密码箱。让史燕青打开第一个密码箱,里面有成捆的人民币30多万元;另一个她不肯打开,申辩说箱子是空的,里面没东西。办案人员说你必须打开,你要不打开我们有权力强行打开,密码箱子的锁就要搞坏。

箱子打开,果然空无一物。可是,办案人员却从箱盖上摸出夹层,从中掏出两本洪都拉斯护照。一本是史燕青的照片,名字却叫余芬;另一本上的照片办案人员秘密调查时早已了然于心,护照上的名字叫做李亚平。此外还搜出5本银行存折、4张外币信用卡、20多万元港币的信用卡消费账单。

 

自投罗网,又趁机逃脱

搜查临近结束,房门突然响起撞击声。办案人员打开门,发现门外的男人一手拿着电警棍,一手拿着链条锁,一副准备大打出手的样子。

史燕青望着男人大喊大叫:“找谁呀你?你走错门了!”办案人员立刻认出,门外的男人就是护照上的男人,史燕青的喊叫也证实了这点:不请自来的正是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处长王建业。他刚要转身离去,办案人员马上拦住他:没错没错,我们要找的就是你!

事后查明,搜查进门时史燕青正给弟弟打电话,告诉他过一会儿再给他打。后来,史燕青的弟弟几次回拨史燕青电话都没人接,怀疑姐姐遭打劫,只好请求王建业出手相救。王建业很快找到一个亲信,开车赶到史家,亲信告诉他楼上很可能是检察院的人,劝他不要上楼,他哪里听得进去?自投了罗网。

办案人员分头对王建业、史燕青讯问两天。王建业只是拼命抽烟,死不开口。史燕青倒是有话:“你看我的无名指,跟别人不一样,别人三节,我四节,小时候算命先生说我活不过30岁,今年我正好30岁。我不怕死,坦白告诉你们,我现在就想死,我已经吞过金,我不怕死……”

7月4日清早,熬夜的看守人员睡着了,王建业乘机开溜,从此销声匿迹。

广东省检察院接报后,派出副检察长赶赴深圳检察院,商讨抓捕王建业的方案。深圳市检察院派出三路人马,秘密赶赴沈阳、长春、大连等地,查找王建业的可能落脚点,因为王建业毕业于吉林省财贸学院,原在吉林省财政厅工作,通过考试被招聘来深圳。最高检察院向全国检察系统下达协查通报。公安部向国内发布通缉令,并请求国际刑警组织向各国发布红色通缉令。

一个多月过去,王建业就像人间蒸发了,毫无踪影。

 

“挂”起案件守株待兔

办案人员改变策略,缕清一批涉嫌行贿王建业的人员,排出重点调查对象。分头调查的结果全是一样:所有涉嫌人员,都在王建业出逃之后消失踪迹。根据调查,这些失踪人员,大都向所在单位承包了任务基数,缴纳固定利润、利税,已经赚下巨额财富,有汽车有房产有固定生意。既然如此,这些人只能一时逃离深圳,最后还都得回来。

可是,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谁也不知道。

看来案件已经彻底断头,深圳市检察院宣布挂起该案,解散办案组,抽调的办案人员回归原单位,主办检察官接手新案件,史燕青转押外地看守所,不再被审讯。其实,这只是反贪部门设下的“守株待兔”之局。检察院不断对外放出风声:既然王建业抓不到,这个案件就暂时“挂”起来,人员抽调去办别的案件。实际上,内紧外松张网以待,等着王建业的出现。

消息沸沸扬扬传得很广,没过多长时间,社会上都知道王建业的案子泡汤了,不再查了。

这时,不断有人来检察院打探王案的消息,甚至有个人再三找到主办案件的金勇检察官,执意请他出去吃顿便饭。

酒席桌上,这位掮客说来说去,就是一再打探王建业的案子怎么着了。金勇不禁问他,案子都挂起来了,你还问它干什么?

掮客立马兴奋起来,小声说道:“我这是不是受朋友之托嘛。”

金勇问:“王建业早就跑了,你什么朋友还来问这事?”

掮客正色说道,当然不是一般的朋友啦。掮客又凑近检察官:“既然案子都挂起来啦,有人愿意出大价钱啦,你能不能想办法,放出史燕青?”

金勇瞪起眼睛来:“搞这种事,弄不好要掉脑袋的,你还是别说了!”

金勇知道,这名掮客背后的人一定是王建业。既然王建业已经上钩,办案人员决定咬住这条线,顺藤摸瓜找出王建业的下落。

之后的一段时间,掮客不断找到金勇,想要说服检察官,用钱买出史燕青。金勇与之周旋,多次接触之后,终于弄清王建业已逃到泰国曼谷,继而拿到了王在曼谷的电话号码。有了号码一查就知道,王建业现在藏身在泰国曼谷高档社区里。

1993年9月20日清晨,睡梦中的王建业突然接到金勇的电话,说是释放史燕青的事大有进展,只是有些细节还要商量,免得前功尽弃。王建业情绪大振,一再说,能不能八月十五之前就放出史燕青?还说我会派人回广东接她,真希望能跟史燕青在八月十五团圆。

王建业正跟检察官说得兴奋不已,高级公寓的房门突然被撞开,也不知道有多少名全副武装的泰国警察,一拥而入冲进公寓,把王建业和另外两名案犯捉拿归案。

到了这时,王建业终于明白,他非但买不到检察官为他效力,反而再一次自投罗网。

9月29日,泰国法院以非法入境罪,判罚王建业3000泰铢,遣送出境。次日,王建业被中国检察官押解回国。

 

贪心又精明的财贸处长

王建业被抓捕归案震动很大,逃跑的行贿承包人,纷纷从国内外赶到深圳市检察院投案自首,交代行贿王建业的犯罪事实,行贿所涉及的巨额赃款被检察院全数追回。这无疑是查办王建业案件最成功的亮点。

办案组很快查明,1986年2月,王建业从吉林调入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1987年出任财贸处副处长,1990年出任处长,每年深圳市外汇额度和进口物资免税指标的审批大权,都由他一手掌管,使他成为贪欲者的追逐对象。求他办事的人趋之若鹜,纷纷使出浑身解数,不惜一切代价地试图接近王建业。在王建业的身后,每天约请他去吃饭的各路“公关小组”不计其数。

1991年底,史燕青成为王建业的情妇之后,王建业推荐她承包一家物资公司的业务部,史燕青用公司的名义,通过王建业搞到外汇额度450万美元、胶合板5700立方、进口钢材6500吨的免税指标,转手倒卖,获利人民币361万多元。

王建业找人到广东惠东县,以李亚平和余芬的化名,给自己和史燕青办理了结婚证;通过宝安县物资公司经理李某,花2.5万美元在香港办理了两人的洪都拉斯护照,再以李亚平和余芬的护照在香港多家银行开设私人账户,各办了两张全世界通用的信用卡。从此后,王建业和史燕青经常周末去香港寻欢作乐,不时持假护照去美国、荷兰、瑞士、洪都拉斯和泰国旅游挥霍。

经过两年多的精心策划苦心安排,直到1992年12月,王建业开始出手索贿。

为了保险,王建业要求贿款尽量使用美元,且必须伪造假合同,然后一律汇往境外,最后再转到香港李亚平的账户上。所有行贿人都不知道李亚平是什么人。

后来在审讯中或者法庭上辩论,王建业始终不承认自己受贿,一口咬定那个收钱的李亚平不是他。可是,李亚平的护照上却贴着他王建业的照片。

王建业索贿只选择私人承包公司,他只要批给他们外汇额度或者进口免税物资指标,转手他们就能赚到大钱,当然不会出卖他,更不会把贿赂他的赃款反映在账面上,天衣无缝,无据可查。

1992年1月,某建材公司经理黄某申请2万吨免税钢材进口指标,然后黄某请王建业到高档酒店用餐。王建业问道,批给你指标,你能给我提成利润吗?黄某坚决承诺:我一定会给的!8月初黄某拿到进口钢材指标,8月13日就给王建业存进40万元人民币。

同年12月2日,王建业批给黄某外汇额度200万美元,提出要40万美元。听说要美元,黄某马上问,我买美元的人民币怎么解决啦?王建业回答,你自己想办法。黄某只好花掉230多万元人民币,从黑市上买下40万美元,汇到王建业指定的境外账户上。

1993年4月,黄某急需美元支付货款,请求王建业帮忙,王建业随即提出,要黄某用他手里的106万元人民币,兑换50万美元,汇到他指定的境外账户上。黄某明白,王建业就是跟他要的这个近200万人民币的差价。

某集团公司刘经理,靠王建业关照,先后到手免税的7吨石油、2万吨进口钢材、9000立方胶合板。1993年3月4日,刘某请王建业洗桑拿,王建业说我急需一笔钱,刘某问要多少?王建业说至少也得300万。一周过去,刘某把312万元人民币汇到王建业指定的境外账户上。

1993年6月,外汇市场调剂价猛涨,某建材公司急需外汇,经理郑某求助王建业,王建业答应给他安排150万美元的额度,但要返回60万美元的额度。郑某同意。随后王建业批150万美元额度给了郑某的公司,同时汇款339万元人民币给郑某公司,要求他尽快购买60万美元。郑某随后用440万人民币购买58.8万美元,汇到王建业指定的境外账户上。王建业利用这种隐晦手段向郑某索贿100多万元人民币。

1989年8月,史燕青被借聘到国有蛇口石化公司工作。1993年1月升任综合业务部副经理后不久,石化公司急需外汇支付货款,当时深圳外汇市场价格居高不下,已经涨得有价无市,领导拜托史燕青出马请求王处长帮忙。王建业忌讳与国有企业打交道,一是油水太少,二是容易被查处。后来想出高招,让史燕青向公司领导表示,自己可以从北京的朋友手里搞到300万美元额度,但只有150万美元额度能够按国家牌价使用,另外150万美元额度必须用深圳市场的调剂价购买,公司只好同意。随后,王建业批给石化公司300万美元额度,公司把452万人民币汇到史燕青指定的账户上,史燕青又把其中150万元汇到王建业指定的账户上。这也是本文开头说过的深圳市检察院最初调查到的线索。

王建业在深圳成为贪欲者追捧的权势名人,已经到了前呼后拥的程度。据亲近他的人说,有一次,王处长在名贵酒楼宴请家乡来的老同学,餐后结账时,酒店服务小姐给他一张名片,说是这人已经代为结账。可是,王建业左看右看那张名片,根本想不起来代他结账的是什么人。

从1992年8月至1993年6月,10个月时间,王建业就索贿受贿1000多万元人民币,平均每月索贿受贿百万元。1993年广东省国有单位职工人均全年工资5422元,而全国职工年度平均工资不过3236元。当时万元户还算是富翁呢。王建业创造了国内从没有过的最高受贿纪录,成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索贿受贿犯。

 

贪欲必然撞开地狱门

1994年6月29日,深圳市检察院就王建业一案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1995年1月5日,深圳市中院公开审理王建业一案。4月7日,法院一审判决王建业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王建业不服,当庭表示上诉,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受理后,终审维持原判。

1995年12月28日上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深圳体育馆召开宣判执行大会。全市副处级以上干部6000多人参加大会,法院宣判:王建业在担任深圳市计划局财贸处处长期间,利用审批外汇分配额度和进口物资指标的职务之便,收受他人贿赂美元、人民币共计949万余元;伙同史燕青共同贪污人民币452万元,分得150万元,所得赃款全部汇入其在香港银行开设的私人账户上。1992年6月,王建业和史燕青分别化名李亚平和余芬,采取弄虚作假的欺骗方法,办理结婚登记手续,并以夫妻名义申办到赴泰国探亲的中国护照。其行为构成受贿罪、偷越国境罪、重婚罪,依法判处王建业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宣判后,随即将王建业押赴刑场,验明正身,执行枪决。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审判长唐荣达法官说:“王建业的案子印证了一个公理,一个当官的,只要沾上了一个贪字,无论是贪财,还是贪色,就一定会身败名裂,古往今来都是如此。”


作者: 来源:2017-5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8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麦崇楷:广东法官第一案[ 03-08 ]下一篇:“京城第一贪”毕玉玺[ 03-14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