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权益纷争

情人借条的是与非

 

文/子木

 

她把他视为男神,她为他人间蒸发,可结果只换来一纸假结婚证。河北邢台市的王女士和她的“丈夫”郝先生共同生活四年后爱情过了保质期而分道扬镳。情缘尽,纠纷起,那么王女士手中的借款凭证究竟是正常借款,还是郝先生对她的感情补偿费?王美凤虽然赢了官司,但颜面尽失,还伤透了心:“从开始我认识他,他就没有跟我说实话……弄了假结婚证骗我,所有的亲戚朋友都知道我和他结婚了……结果我成了‘小三’。”呜呜的哭泣声,凄凉而悲痛……

 

两情相悦,女白领爱上已婚男

2008年12月某日晚,几个年轻人正在银喜鹊歌厅的包间唱歌。一个身材高大、阳光帅气的男子走到王美凤面前诚邀她一起演唱《我与你》。美凤受宠若惊,但她还是大方地与这位刚结识的男子站到了台上。曲终人散,两人互留了手机号码。煲了两天电话粥,王凤美对在市政府工作、市中心有房的郝洪刚爱慕、崇拜之情油然而生。几天后,小郝约美凤去爬山。两人陶醉在大自然的美景中,畅谈理想,她激动地献出了自己的初吻。

1985年11月出生在邢台市区的王美凤,父母都是国企职工,她是家中的独生女。大学毕业后,王美凤在一家外企上班,月收入3000多元。从那时起,郝洪刚无微不至地照顾着美凤的生活,两人的感情迅速升温……

同居后,美凤如痴如醉地爱着小郝,她似乎把生活里所有的欢乐、哀愁以及人生走向全部都放到了小郝身上。2010年年底,王美凤想领证结婚,可小郝却总回避这个话题,有时还故意躲避她,这些反常举动引起了王美凤的怀疑。据美凤回忆说:“一次我出门偷偷跟踪,结果发现他走进银河小区的一户人家。我敲开这家人的门,‘爸爸,来客人了!’一声稚嫩的‘爸爸’,让我明白眼前这个自己深爱的男人居然是有妇之夫……我的头都大了,瞬间泪奔。”

这件事对王美凤打击至深,她似乎看破红尘看破爱,消失了好长一段时间。小郝打爆了她的手机也联系不上。一个月后,王美凤带着余痛回到邢台,下班途中偶遇小郝。小郝跟在她身后追着发誓:自己爱的是美凤,一生一世对她好,保证跟妻子离婚给她名分。郝洪刚的一番甜言蜜语让王美凤决意分手的心动摇了,她不由自主地上了小郝的车,两人又和好如初。

 

感情受骗,领假证共同生活

据王美凤回忆:“2011年3月,小郝拿给我一份他与妻子的离婚判决书。我信以为真,高兴了好些日子。两个月后,我和小郝一起来到桥西区民政局。当时办理结婚证的情侣很多,我俩照好合影相后,郝洪刚让我去他车里取包。等我回来时,他说已找关系办好了结婚证。我扫了一眼红本本,顺手放进了包里。”

两人商量好不举行婚礼,只是旅行结婚。仅有的几个至亲好友来家祝贺,算是婚礼仪式了。双方父母也没有见面,王美凤甚至连公婆的面都没有见过,她有些失落,但转念一想未来日子还长着呢,日后再见也不迟。于是,她很快释然了。

婚后,小郝同以前一样买各种流行服装和首饰给美凤,也给她一些零用钱。但是,王美凤不久发现“老公”并不在市政府上班,也不是公务员,自己竟然一直蒙在鼓里。可如今木已成舟她只得无奈地把委屈埋在心底。

小郝虽然不是公务员,可三年来他做生意赚了不少钱,对自己也很好,过得也算幸福。可她总觉得丈夫有很多秘密,最让她想不通的是:这么多年自己竟然从没见过公婆。每逢春节,她提出要去看看公婆时,小郝总是找各种借口推辞,他们还为此吵过数次。

2015年8月,两人再次发生矛盾。原来,小郝曾给美凤写下两张收款凭证:一张凭证上写着:“借本金5万元于2015年3月1日前归还。”另一张写着:“借本金10万元于2016年12月31日前归还。”这张5万元借条小郝已拖延了5个多月,美凤讨要数次无果。有次,两人为这笔借款吵得很凶,还厮打在一起。小郝报警后,两人都被“请”进派出所。美凤称:“当时小郝做生意资金周转不开,先后从我这里拿走15万。因为他总骗我,我不相信他,所以拿这笔钱的时候,我让他给打下两张借条。”郝洪刚却说:“我没借她钱何来还钱之谈。当时,我要分手,她不分手,还总是到我单位闹……这两张借条是我念在过去三年的感情给她的补偿费,可她现在有其他男人了,我不想再给她这笔钱了!”

因为是民事纠纷,民警只做了笔录便让两人离开了派出所。两个月之后,两人的感情降到了冰点,已无法挽回。美凤去民政局申请离婚,这才发现结婚证竟是假的。她向公安机关报了案。然而,这张“假结婚证”到底是怎么来的?两人各有说辞,谁也拿不出相应证据。这样一来,两人四年的“夫妻”生活变成了非法同居,也就不必再履行离婚手续了。

 

终审判决,借款有别感情补偿

2015年10月,美凤把郝洪刚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令被告偿还本金15万元及利息。邢台市桥西区法院依法受理该案后,鉴于案情并不复杂,决定采取独任制审理此案。庭审当天,王美凤没有到庭,只有她的代理律师坐在原告席,而被告席上坐着郝洪刚与其代理人。

美凤手中的这两张收款凭证是怎么来的?原告律师指出:“2014年11月13日,被告郝洪刚称开公司需要资金向原告借钱。当时,原告从自己父母那里拿来一部分加上自己的积蓄凑够了15万给了被告,是现金交易。在这两张凭证上还有被告的亲笔签名和红手印。”随后,原告律师还向法庭出示了“结婚证”及被告离婚判决书的复印件。

郝洪刚承认这两张凭证是自己所写,但辩称:“我没有与原告办理过结婚证,更不知道结婚证情况。王美凤认识我的时候,就知道我是有家庭的,也明白我与她是同居关系。我提出分手后,原告多次找到我单位吵闹,在原告的要挟下,我才打下这两张补偿费借条,可当时的日期是2014年10月3日。原告现在这两张借款的日期都是2014年11月13日,当时我在外地培训,不可能打借条,也不可能收到15万元借款。我被迫离婚后,发现原告与其他男人保持不正当关系,我也是受害者,现在我不想给她这笔补偿费了。”

庭审中,双方辩论异常激烈。郝洪刚向法庭递交了二人吵架时,当地派出所出具的出警记录证明。他辩称,此证据既能证实自己与王美凤是同居关系,又能证明王美凤曾到公司抢走他的公章。

对此,原告的律师认为该出警记录与借款是两码事。到底谁说的是事实?情感补偿费能转化为债务吗?经过三个多小时法庭审理,法官结合其他证据,分析两张收款凭证内容后一致认为:原告的两张凭证符合自然人借贷收款后出具的收款凭证习惯,对其内容真实性予以确认;《合同法》第211条规定“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合同对支付利息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视为不支付利息”。所以,原告要求给付借款利息的诉求不应支持。随后,桥西区法院作出判决:被告郝洪刚偿还原告王美凤本金5万元,驳回原告的其他诉求。

郝洪刚不服判决,以一审法官无视双方同居关系,错误以民间借贷纠纷审理明显存在错误为由提起上诉。在此期间,小郝托好友调解但最终无果而终。

邢台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后,对郝洪刚又提供的电话录音等三份新证据没有采纳,最终认为:同居关系不同于婚姻关系,同居期间可以产生债权债务关系;书面借款凭条是双方因借贷关系形成的债权凭证,上诉人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当知道出具借条的法律后果。郝洪刚主张王美凤未履行出借义务,与其出借条的行为相矛盾。在上诉人没有提供相反证据下,应认定借款是真实意思表示。遂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2016年12月,邢台市中级法院驳回郝洪刚的再审申请。

法槌落下,但留下的教训深刻:爱情和婚姻是严肃的,爱要遵循规则,因冲动而轻易同居是对彼此的不负责任。

(本文当事人系化名)


作者: 来源:2017-5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6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非诚勿扰》商标权案[ 03-06 ]下一篇:柳树惹祸谁买单[ 05-02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