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刑案起底

诡异的交通肇事案

诡异的交通肇事案

文·图/王健根  詹兆园

 

2015年1月16日下午3时12分,江西省会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接到报警称,在县城湘江大道与水东延伸街交叉口处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有人被压在了轿车底下……该大队文武八中队民警迅速赶到现场。民警还没有来得及下车,一群人就围了上来,情绪激愤地向民警反映:“警察同志,快把肇事司机抓起来。太可恶了……”

 

惊讶:轿车从伤者身上辗过

从现场群众七嘴八舌的话语中,民警了解了事故的大概经过:一辆轿车从湘江大道右拐进入水东延伸街段,在县人民医院附近时将走在前面的一位老太太撞倒后停下,当时压在车底下的老人撕心裂肺哭喊着,但驾驶员并没有下车。附近的群众见状都围了过去,并拍打车窗警示其撞到人了。司机却坐在车里不动声色,既不理会,也不下车,继续拿着手机打电话……几分钟后,驾驶员放下手机,驾车就要离开,但车轮却被前面伤者的人体挡住。惊人的一幕发生了:只见司机将轿车稍稍往后倒了一点,再加大油门迅速从老太太身上辗轧过去。围观的群众愤怒了,纷纷追上前将轿车截停了。

由于被撞者伤势较重,处警民警一组迅速将伤者送往县人民医院抢救,调查相关情况,勘查现场;另一组民警则在群众的指引下,将肇事司机控制并带回调查。

肇事司机叫何健生,是会昌县金马广告公司的法人代表。当天下午3时许,何健生从家中驾车到公司去上班。事故是在他右拐进入延伸街时酿成的。但随着调查的深入,何健生的行为让处警民警感到疑惑:在接受询问中,何健生声称自己由于连续几天没有休息好,事故发生时思想开小差才导致如今的后果。对其事发后面对群众的敲窗提醒,既不开窗又不下车、反而加大油门从伤者身上辗轧过去的行为,则表示自己没有一点印象。民警对其进行酒精测试和抽血化验,排除了何健生酒后驾车或醉酒驾驶的行为。何健生也一再表明,自己也非因患疾病影响驾驶。

那么,如何解释何健生之前的行为?何健生与受害人有过节?这起离奇的车祸背后究竟有什么隐情?

 

指控:蹊跷车祸背后的真相

为了尽快查明真相,第二天,办案民警通过广播电视和微博、微信等新兴媒体发布“认人启事”,寻找老太太的亲属,以便了解老人身份,以及老人与肇事者之间是否存在矛盾纠纷。谁料,当晚老人因余热过重,抢救无效死亡。随后,交通大队遂以交通肇事逃逸罪对何健生刑事立案侦查。

值得注意的是,在一开始接受办案民警询问时,何健生因顾及到保险公司理赔等问题,矢口否认自己患有任何疾病。1月20日,当办案民警将其传唤到交警大队,准备对其实施刑事拘留时,何健生则声称自己患有癫痫病,并当即表现出了相应的症状……

1月23日,老人的儿子前来认领尸体。老人叫王三娣,今年81岁。会昌县文武坝镇文武坝村人。老人生前身体较好,独居在自家的老屋。因为紧邻县城,老人以靠种菜卖菜为生。1月16日这一天,老人一大早挑了些菜到水东菜市场去卖,中午在女儿家吃过饭后便自行回家。谁料,再见到老人时,已经与儿女们阴阳两隔了。王三娣的儿子表示,全家人与何健生素不相识,更谈不上矛盾纠纷。那么,又如何解释何健生的所作所为呢?

办案民警加大了调查取证工作。警方通过调阅周边的监控视频资料和大量的证人证言,逐渐还原了案件的真相。

这天下午3时许,何健生在家午休后,独自驾驶着一款黑色东风全新天籁轿车前往公司上班。在从湘江大道上右拐转入水东延伸街时,王三娣正缓慢行走在其前方的行车道上……何健生急于赶路,便按喇叭示意让老人让道。不知是老人耳背还是有其他原因,始终没有让出道来的意思,何健生心中顿时升起一股怒火。

在会昌县人民医院后背工地围栏板边,“车一转过弯,就撞到了路南边一位同向行走的老妇人,车推着老妇人往前走。老人开始仰躺在轿车引擎盖上,接着掉落下来倒在了车前轮前方的车底下,引擎盖上有一根扁担和一只红色塑料袋,车停下。”众多目击者证实,当时很多围观的人对司机喊叫,还有人拍驾驶室的车门,但司机未下车,也未摇下车窗,一直坐在车内打电话。“几分钟后,车向右打方向,倒了一下,又加大油门往前开,轮胎从老妇人身上辗轧过去,往206国道方向驶去。”目击者证实,肇事车之后返回,被路人拦停在水东大道绿驹电动车专卖店门口。

尸体检验鉴定意见及照片证明,被害人王三娣双侧多发性肋骨骨折,血胸,并心脏挫伤,系车辆挤压胸部致循环衰竭死亡。

2015年1月20日,何健生因涉嫌犯交通肇事罪被警方刑事拘留。同年2月4日,何健生涉嫌的罪名发生变化,被以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记者注意到,何健生案,最终在检察机关移送法院提起公诉时,变更为故意杀人罪。

 

追问:事发时司机到底在干啥

何健生,今年41岁,会昌县筠门岭镇人。据悉,何健生驾驶的这辆轿车购买了交强险和20万元保额的第三者责任险。如果撞人后,他能及时下车拨打急救和报警电话,这起交通事故只是一件普通的案件,不至于演变成故意杀人罪。

对此,何健生又是怎么说的呢?

“我开去自己公司,经过会昌县城国税局门口红绿灯后,到湘江大道歇脚亭奶茶店路口,右拐至会昌县城水东大道,右拐时车辆的右侧刚好有一个建筑工地在施工,人行道全部被蓝色的铁板隔离掉了。人行道没有了,路面上又有行人,我就摁了几下喇叭,但是这个行人根本就没有理会我。当时我的车速大约在20码至30码,想到现在的行人都这样,好像是他们更大,不是人让车,而是车让人,就有意地将轿车开上前贴靠过去,想让这个行人知道有车过来了,但是没有想到还是撞上了这个行人。”何健生向法官陈述。

“我撞上行人的那一下就明知撞上了行人,且该行人已倒地,便紧急踩刹车将小车停下。我当时内心很慌乱,整个人都懵了,不知道怎么面对撞了人这件事。因为是视线盲区,这个人具体倒在轿车下面什么位置,我不是很清楚,就坐在车上。刚好这地方有很多行人,是繁华路段,很多人围过来,有人敲打我的汽车并叫我下车,我当时懵了,不知如何是好,也没有下车,也没有摇下车窗,坐在车内发呆,很害怕。”何健生回忆称,在车上大概坐了有几分钟,因为心慌不知道怎么办,自己就没有再去考虑被他撞倒在地的那个人情况怎么样,又再次向前开动轿车,往206国道方向行驶,当时没有感觉到辗轧到了人。

2015年2月23日,江西省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为,被告人何健生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一人死亡,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何健生赔偿被害人亲属的部分物质损失,可酌情从轻处罚。依照《刑法》之规定,认定被告人何健生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焦点:是交通肇事还是故意杀人

在收到赣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死缓的判决结果后,何健生不服,向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在上诉时,何健生提出,应对他定交通肇事罪。

“我与被害人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没有故意杀人的动机和目的,被害人死亡是因为我突发癫痫病、不具有控制能力时导致。虽然江西精神病司法鉴定所鉴定我在事发时精神正常,系完全责任能力人,但该鉴定意见的依据主要是侦查机关提供的案件材料,没有审查我家属提供的案发前治疗癫痫病病历材料。”何健生除了提出自身患有癫痫病等理由外,还认为,受害人死亡的原因,是交通事故所致,还是压过去的行为所致,没有结论,所以请求二审法院改判。

江西省高院受理案件后,于2016年7月13日公开开庭审理此案。

在庭审中,江西省人民检察院检察员出庭意见认为,精神病司法鉴定意见书证实何健生案发时精神活动正常,辨认、控制能力存在,评定为完全责任能力。从客观上来看,何健生不可能在癫痫病发作时接打两个电话,辗轧被害人王三娣后,更不可能驾车从交通肇事现场沿水东大道到达206国道后又掉头返回至案发现场附近。“虽然何健生在案发前具有癫痫病症状,案发后被医院诊断为癫痫病,但何健生在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并辗轧被害人时身体状况正常。”检察机关还认为,发生交通事故时车速较慢,为每小时20余公里,只是将被害人王三娣推倒在地,目击证人证实被害人在车底下大声喊叫,车轮并未辗轧到被害人的致命部位,被害人之所以死亡,是因为何健生后来加大油门,车轮从被害人身上辗轧而过。

“何健生犯故意杀人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一审定性准确,量刑适当……”检察机关出庭的公诉意见认为。

2016年9月26日,江西省高院对此案作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何健生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致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应依法惩处。何健生犯罪手段残忍,情节恶劣,后果严重。鉴于何健生亲属赔偿了被害人亲属部分物质损失,判处何健生死刑,可不立即执行。何健生及其辩护人请求改判的上诉理由、辩护意见,均与已查明的事实、证据和相关法律规定不符,不予采纳。


作者: 来源:2017-5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6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9名黑客与1.1亿条公民信息[ 03-06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