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刑案起底

奇葩“畏婚男”的牢狱之旅

奇葩“畏婚男”的牢狱之旅

文/魏斌

 

跟不爱的人一起生活有多难熬?在苦求解脱而不得的情形下,耸人听闻且令人匪夷所思的是,30岁的河南小伙徐志松,竟然选择坐牢来逃避……

 

2015年10月11日凌晨3点,距离浙江义乌不远的金华市磐安县城发生一起盗窃案——一家足浴店遭窃!老板朱良均丢了现金1000多元和一辆电动自行车。朱良均气极决定查出盗贼,报警后,朱良均和当地派出所民警一道,通过查询监控录像将一名正在停车场停车的小伙儿实施了控制。

经讯问,偷车者名叫徐志松,他对偷盗行为供认不讳。民警通过互联网调查,发现徐志松还是一个“惯犯”——从2005年起,他已先后因偷盗被抓入狱四次!让朱良均和民警倍感新鲜和大跌眼镜的是,徐志松交代了自己作案的真实动机——他实施偷盗实乃故意为之,目的是为了不想回家和自己的妻子在一起!2016年8月,犯盗窃罪的徐志松被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

 

为了逃离不爱

今年31岁的徐志松,河南周口人。2004年他从河南道路交通职业学院毕业后,因为身体状况也不错就被顺利招进郑州一家海洋运输公司,月入过万,但经常要出海。徐父徐宗祥打听到一个事实——因工作性质特殊,徐志松所在单位光棍成群。为让儿子早早成家,从徐志松上班那天起,父母就开始操心起他的婚事起来。2005年春天,经热心人牵线,徐宗祥在周口城区给儿子物色了一个叫胡萍萍的姑娘。胡萍萍比徐志松小两岁,家里条件不错,家中没有儿子只有三姐妹。胡家的条件是,徐家儿子多,让徐志松来当上门女婿。徐宗祥夫妇当即答应。可当他们电话通知儿子回老家认亲时,徐志松厌恶地说:“不去,即使你们看中,我也不会看中的,到时候不要害了人家!”徐宗祥当即对儿子破口大骂:“你别不识好歹!你这是存心让我和你妈到时死不瞑目!”

最终,徐志松屈服于父母。见面后,徐志松对胡萍萍基本没什么感觉,相反的是,倒是胡萍萍对徐志松表示很满意。徐志松后来发了短信告诉胡萍萍“郎无意”的事实,结果这事传到了徐宗祥耳里,他大为光火,骂得儿子狗血喷头,同时以死相逼,硬要儿子一定得答应这桩亲事。

迫于压力,徐志松只能服从,他无奈地在QQ签名中这样写道:“如果不是真爱,我情愿去坐牢!”谁都没有想到,徐志松竟然玩真的。

2005年5月的一天中午,休息在家的徐志松,逛荡着无事可做,来到周口市川汇区淮河路上的一家饭店里,他借着用餐之机,趁老板娘不注意,把老板娘放在前台桌面的5000多元钱装进了自己的口袋,结果被老板娘发现并报警。他被随后赶来的民警控制住后,换作他人必将斯文扫地,头也抬不起来了,而他像是没事人一样竟然显得还有些“开心”的样子,回答警察的讯问也是一副侃侃而谈的神情。让其“开心”的是,这次,他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10个月。徐宗祥夫妇来探监时,对他的情况痛心不已,而徐志松的心里却窃喜——他再也不用面对那个胡萍萍了!也不用被父母催着一次次地去相亲了。

 

兜了一圈还是回到了原点

2008年夏天,徐志松被提前半年多获释。这时他已失业,出来后只得四处去打工。他于2009年2月初来到江苏徐州一家印刷公司工作。此时,他想轻轻松松地过个几年自由自在的单身生活。哪知,因坐过牢,徐宗祥夫妇更是担心儿子将来找不到媳妇。他们仍在一场接一场的安排着儿子与女孩见面。那他厌烦到什么地步呢?徐志松有时一接到父母的电话,他的两只手就会惊恐得要发抖。同时,他还知道父亲血压高,母亲患有心脏病,他真的很怕出现意外,他丝毫不敢顶撞,在不胜其烦之下,他只好“故伎重演”——伸手去偷了同事的一个钱包。虽说在案发后,那位善良的男同事一再地表示对他进行谅解,说当时报案是因为真的以为是小偷偷走了钱包,但后来发现是同事徐志松“不小心”拿走了,也没什么损失,是不是请公安同志算了,不要追究徐志松了。但此次涉案金额是4000多元钱,还因为徐志松有前科,受害人的原谅并不能对他的罪责进行减轻,这一次他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8个月。

2012年春,徐志松再度出狱。出了监狱大门,他在心里做了一百个默默祈祷:希望父母从此就饶了他这个“可怜的罪人”吧。可哪知,父母在他出狱的第二天就联系上了他:“我在算着你的出来时间呢,小子你快回来吧。”父母亲称,不仅还要管他的婚事,且拐弯抹角的,他们还打听到了一个让徐家人都为之震惊的消息——此前父母亲心里十分中意的胡萍萍,她居然还没嫁人!且胡萍萍对自家的儿子还在念念不忘!这回,徐宗祥对儿子进行了耐心而又细致的循循善诱,说:“儿啊,你自己有前科在身,还坐过几次牢,换做谁,无论哪个姑娘都不会情愿再看上你的,难得人家萍萍还在中意着你,你看这是不是你的福气啊,你就同意了吧!”看到父母亲为自己愁得满头华发,徐志松心一软,含泪答应。

2012年秋,徐志松终究是当了上门女婿。不过,从结婚那一刻起,他又感觉到自己还是无法和胡萍萍碰出感情火花来,并且人在胡家,他从前到后都感到自己是个无法融入进这个家的“局外人”。迫于双方老人的压力,他不敢发出任何的微词,实在憋闷不过。2012年底,他选择来到江苏徐州和镇江的几个城市去打工。中间,遵从双方老人的意愿,胡萍萍还怀上了孩子,2013年初胡萍萍生下了儿子小辰。不过,儿子按当地风俗是要姓胡的,这让徐志松觉得深受其辱。为了对妻儿进行照应,在岳父的要求下,徐志松只得辞职回家。但从此他感觉在家中每天都是煎熬。有一天深夜,他喝醉酒不回家,一个人躺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呼呼大睡。睡着前他竟发了个信息给胡萍萍:“萍萍,我喝醉了,在找小姐被警察抓了……”他发这样的信息是为了让胡萍萍对他产生厌恶,好放他生路。萍萍家人急了,赶紧上派出所找,没见人,几个派出所转下来,大半夜了,根本没他这样一个被抓进派出所的人。最终家人在街心花园的长椅上找到了,他还在大睡着,全然不知家人都急得炸了锅。他的子虚乌有的“找小姐”一说,让全家人气愤之极,几个亲戚都想当场揍他一顿解恨,到还是萍萍为他解了围,他逃过一劫。

然而,2013年4月,徐志松再度“故伎重演”——他去偷了一家小旅店里一位客人的手机。因他前面有两次入狱前科,他再一次被判有期徒刑1年。不过,面对又一次到来的牢狱之灾,他竟很“愉快”地去接受了坐牢。

 

用坐牢求解放

2014年4月出狱后,徐志松回到家,儿子都会叫他爸爸了。这时,考虑到双方老人年事已高,他也想收拾一下心情改变改变自己。哪知几次入狱的经历,让他在胡家的地位一落千丈,而且儿子在胡家人的教育下,对他也不亲不热。一次他妻子出门,他看到儿子睡着,便在一旁打量着儿子,想着等会等着一岁多的儿子醒来,好好与他玩一玩。谁知儿子醒来后看到徐志松时,竟在嘴里喊着“你是个坏爸爸,爷爷(外公)说的,好孩子不能和坏人说话……”徐志松听到儿子小小年纪便说出如此让他伤心的话,顿觉受到了极大伤害。思来想去,徐志松就动了想要离婚的念头,可岳父母一听都表示强烈反对,并怀疑他是想分了胡家的财产,说他不安好心。徐宗祥夫妇更是不愿意儿子一家妻离子散,自然也表示了他们激烈反对。

无奈之下,2015年10月1日,徐志松一气之下又去偷了一家商店里的东西被抓。不过这次偷窃数额不大,情节轻微,只被公安局处以治安拘留10天惩罚。令人发笑的是,这天出拘留所,还是妻子抱着儿子来接他的,儿子第一次主动要他抱抱。他抱着儿子的瞬间也想重新做个好人,只是瞬间,很快便被心底里升起的罪恶感和极不愿再与妻子共处一室的情绪给点燃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是“罪恶打败了正义”。

想到这次被关时间如此之短,徐志松极不甘心,心中有了更猛烈的计划——2015年10月10日,他刚从拘留所释放,想到又要回到那个不愿回去的家,他内心抵触得不行,最终,他辗转来到距离浙江义乌不远的金华市磐安县,于是,出现了10月11日凌晨3点他再度偷窃的一幕,目的是让妻子一家对自己死心。审讯时,徐志松竭力恳求派出所办案民警说:“我不想回那个家,所以又一次次地偷东西。我希望妻子能主动对我提出离婚,我也就解脱了!”

2015年11月中旬,徐志松被金华市磐安县检察机关宣布执行逮捕,因是累犯,等待他的将会是新的不短刑期。令人慨叹的是,身陷囹圄的徐志松,担心的倒不是自己再度失去自由,而是他的未来。因为,直到他被抓多日,他都没有收到妻子任何关于离婚的信息,他顿感悲哀与无奈。

很显然,老天爷并不认同这个奇葩男的奇葩思路,也不打算让他好过。2015年11月中旬,他被检察机关宣布执行逮捕时,他对办案警察说,他要向妻子胡萍萍提出离婚,真的不想再过下去了,不到2岁的儿子小辰,判给谁都行。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双方父母仍然不同意!胡萍萍还对办案民警说,“我要等着他回家!我不离婚!”

浙江省知名作家任峻先生对此评点说,2013年中国人婚恋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近六成受访者曾被父母“逼婚”,超四成的父母选择不断地言语催促;近两成的父母喜欢“发动群众”,用亲朋群体施压;还有的父母直接赶鸭子上架,强行安排相亲约会。这个问题已成社会十分突出的严峻问题,可怜天下父母心,如果真正促成一桩和谐美满的婚姻,倒也无可厚非,但如果硬是来一篇“急就章”,则势必给新人们的婚姻带来诸多隐患,毕竟,婚姻最终要交给婚姻主体双方来抉择和实践,切不可勉为其难。而对年轻人来说,一方面要体谅父母的如焚之心,另一方面也得保有底线,可以为了自由而争,但万不可别出心裁,最终毁了自己,得不偿失。

(因涉及隐私,文中人名系化名,地名真实)


作者: 来源:2017-5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6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诡异的交通肇事案[ 03-06 ]下一篇:公安局上了失信“黑名单”[ 03-14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