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刑案起底

家暴之殇:“我的爸爸是个妖”

家暴之殇:“我的爸爸是个妖”

文/俞佳铖

 

河南人牛继周常年对妻子章红娟实施家庭暴力,章红娟不堪忍受,于2012年独自离家,到上海市奉贤区与女儿共同生活。2016年3月,牛继周来沪寻妻,于一日中午在当地菜场猪肉摊处,将章红娟杀害。

 

2017年3月15日上午,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牛继周故意杀人案进行宣判,被告人牛继周因犯故意杀人罪,一审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限制减刑。

本刊特约记者从死者女儿牛亚芳处了解了案情背后的故事。在女儿看来,牛继周和章红娟的35年婚姻里,“爸爸就是个妖”。

 

家里何时是晴天

今年65岁的牛继周初中文化,家住河南洛阳市偃师市翟镇宁北村,1982年春节,牛继周和邻村的章红娟结婚。章红娟比牛继周小3岁,高中毕业,长相姣好,在镇上一家企业做会计。本来,章红娟是不会嫁给只有初中文化的牛继周,因为她一心想着多读点书,嫁到镇上。无奈,章红娟家中弟妹较多,作为老大的她,压力很大,即使有中意的郎君,对方也因章红娟的家境,退避三舍。牛继周和章红娟自小相识,他早已看中章红娟,经常来她家帮忙干农活,照顾弟妹们,在家人眼中,牛继周理所当然成了姐夫形象。在这种情形下,章红娟觉得与其难以嫁个镇上的人,还不如找知根知底的牛继周。牛继周虽然家里条件一般,兄弟姐妹众多,但他有力气,还有点小脑筋,开了个小饲料加工厂,再加上对章红娟一直追求,章红娟也就认了这门婚事,那年她27岁。

婚后第2年,两人有了大女儿牛亚芳。又过了两年,有了儿子牛亚军。婚后几年,牛继周对章红娟还算不错,生意风生水起,在当地也算是个小名人。然而,儿子刚牙牙学语时,牛继周的饲料加工厂生意不景气,赔了不少钱。牛继周像换了个人,脾气暴躁,抽烟喝酒,看着两个孩子也心烦,不时破口大骂。章红娟理解丈夫,主动辞去工作,安心照顾家里,体贴耐心地鼓励牛继周。

然而,章红娟的付出并没什么用,牛继周的脾气一天比一天坏。有一天,他半夜回来,酒气熏天,女儿牛亚芳被吵醒了,哇哇大哭,儿子也哭了起来,牛继周抬脚踢翻桌子,对着孩子臭骂。章红娟有些生气:“你回来就骂人,吓到孩子了。”这时,牛继周一个反手巴掌打得章红娟眼冒金星,倒在床上。这是幼小的牛亚芳,第一次看到爸爸动手打妈妈,她扑上去想抓住爸爸的手,但被爸爸甩到床角落。那晚,牛继周一直坐着继续抽烟喝酒,章红娟则哭到天亮,“你怎么能打我呢……”牛继周红着眼,恶言相向:“打你怎么了,难道把你供起来?烦死了。”

如今已34岁的牛亚芳回忆,从那以后,妈妈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了,性格懦弱的她成了爸爸的出气筒,爸爸一不开心就经常谩骂、殴打妈妈,有时候连她和弟弟也打。

小小年纪的牛亚芳,就学会“夹着尾巴做人”,小心翼翼地维护妈妈和弟弟。但让她没想到的是,1988年春天,这个原本已是动荡不堪的家,又遇到一桩天塌下来的事。

那年春天,牛继周的姐姐牛丽娜,也就是牛亚芳姐弟的大姑妈,来家里串门。3岁的牛亚军,跑来跑去,追着几只小鸡玩。牛继周和牛丽娜发生口角,突然,牛丽娜拿起菜刀,发疯一样地追着牛亚军砍了下去,5岁的牛亚芳扑过去,没能护住弟弟,脸上也被大姑妈砍了一刀,至今留着疤痕。面对突如其来的一幕,牛继周傻了。此时,刚从田里回来的章红娟,看到家中的血腥场面,一把操起镰刀,要和牛丽娜拼命,被赶来的邻居拦住。牛丽娜被送到派出所。

弟弟死了,牛亚芳抱着满身是血的弟弟,不肯放手。章红娟强撑着,在亲戚的帮助下,处理儿子的后事。牛继周出去喝酒,在外面醉生梦死,没回家。

牛亚芳再次见到爸爸回家,已是六七天以后了,爸爸头发蓬乱,衣服褴褛,眼圈发黑,深深凹陷了下去。“爸爸,你回来了,你去哪里了?”牛亚芳迎上去。怎料,牛继周一脚踢在她肚子上,“滚开!你妈呢?照顾不好儿子,要她有什么用!”牛继周径直走到里屋,对着在灶台忙活的章红娟,劈头盖脸一顿打骂,然后翻出一些剩菜剩饭,胡乱吃着,嘴里喝着酒,继续骂骂咧咧。牛亚芳把已经瘫倒在地的妈妈拖拽到房间,关起房门,她心里默默对自己说:“爸爸已经是妖怪了,他的酒气越重,打骂就越厉害,我一定要保护好妈妈……”

 

出走的妈妈还是逃不过“妖”

1990年,牛亚芳7岁了。那年生日,章红娟杀了家里的老母鸡,牛继周难得露出爸爸的样子,对女儿说:“爸爸其实心里难过,才会喝酒的。你长大了,爸爸才和你说心里话,以前打你,痛不痛?”牛亚芳摇摇头,泪水流了下来。她觉得,爸爸变好了,她和妈妈以后有好日子过了。那次生日饭,是童年时期的牛亚芳,最开心的一顿饭。

之后的一段时间,牛继周很少喝酒,会帮着章红娟干些农活。但好景不长,牛继周想再创业,被村里的人冷嘲热讽,不顺心。那晚回到家,章红娟又遭殃了,已经熟睡的她,被牛继周蒙着被子,一顿狂打。牛亚芳没力气拦住爸爸,想去喊邻居帮忙,被牛继周恐吓住:“你敢去叫人,我打死你妈。”牛亚芳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爸爸,直到妈妈没了声音,爸爸才停手。牛亚芳叫来邻居,把妈妈送到镇上医院。住院那段时间,被打的大小便失禁的妈妈,全靠牛亚芳照顾。妈妈的腿也失去了知觉,但还没完全恢复,她就要出院,家里穷,她舍不得花这钱。

出院后的那个秋天,牛亚芳一边照顾妈妈,一边读书。上学时,她把妈妈的房门反锁,以防爸爸冲进去再打人。所幸,那段时间,牛继周有些消停,可能他也怕出人命。然而,有一天,牛亚芳回家,看到妈妈的房门锁被撬坏,她心里一惊,以为爸爸又打妈妈了。结果发现妈妈不见了,爸爸居然也不知道妈妈去哪里了。

其实,不堪忍受打骂的章红娟逃走了。她跟着同镇的小姐妹们去了新疆阿克苏,摘棉花赚钱。当时,老家有不少人去了新疆,牛继周自然想到章红娟可能也去了,打听一番,就知道了她的行踪。

“你妈去了新疆,好大的胆子,看我不把她追回来,好好收拾。”这是牛继周临走前,对女儿说的话。牛亚芳看着爸爸眼底的一团怒火,仿佛要把妈妈烧了。

在新疆阿克苏,章红娟看到丈夫追来,吓了一跳,她坚持不肯回去,旁边的小姐妹们也劝说牛继周。看着这么多人,牛继周不敢动手,但他悄悄在章红娟耳边放出狠话:“你跟我回去做手术,再给我生个儿子,否则,我把女儿卖了,让你一辈子也找不到。”

原来,当年章红娟生了女儿和儿子后,响应国家号召,做了节育手术。牛继周让她回去做输卵管愈合手术,再生儿子。当时35岁的章红娟怕丈夫真的会对女儿下狠手,只好回家,并做了手术。然而,那次手术没成功,章红娟刚从手术室被推回病房,气急败坏的牛继周又对虚弱的她一顿拳脚,直至医护人员说要报警,他才收手。

牛亚芳守着奄奄一息的妈妈,哭干了泪水:“妈妈,我很盼着你回来,又不想让你回来,你现在这个样子,还不如让爸爸把我卖了。”章红娟出院后,对女儿说,她想和爸爸离婚,让女儿跟着她。牛亚芳听了,很难过,她劝妈妈,能不能不离婚,万一爸爸以后变好了。在女儿的劝说下,章红娟暂时放弃了这个念头。

之后,牛继周还是三天两头逼着她换家医院再去做手术,否则就是无尽的打骂。章红娟没办法,只能找了家医院再动手术。

手术成功,牛继周很高兴,对章红娟母女稍微好了些。但章红娟已对这段婚姻死心,有一天,她做了一桌子菜,跟牛继周说:“我们好好谈一谈。”牛继周做梦也没想到,软弱的妻子居然提出离婚,而且还要带走女儿。牛继周一杯土制白酒下肚,一脚踢翻桌子,抓住章红娟的脖子,无数个巴掌扇下去,章红娟没了方向。牛继周又朝着章红娟的肚子猛踢,邻居听闻赶来劝架,章红娟脸色发白,被送到医院。医生发现,章红娟怀孕一个多月,但被打流产了。

时间一晃,过去七八年,章红娟和女儿牛亚芳战战兢兢地过着日子。其间,章红娟再也不敢提离婚,先后产下一个女儿牛亚兰和一个儿子牛亚雷。

牛亚芳初中毕业后,在家里待了两年,章红娟劝她出去闯闯。尽管牛亚芳很不放心妈妈和弟妹们,但她想着,如果自己闯出一番天地,就可以把他们接过去。于是,牛亚芳18岁时,来到江苏打工,后来又到上海奉贤区。

2012年中秋,已结婚生子的牛亚芳,带着家人回河南老家过节,看到妈妈身上全是淤青和伤痕,旧伤未愈新伤层出,气色也越来越差,心里很难过。回到上海,和丈夫商量后,牛亚芳打电话让妈妈瞒着爸爸,到上海来,待身体好些再考虑回老家。

2012年冬天的一天上午,章红娟说要去隔壁村办喜酒的人家帮忙三四天,还能拿红包,牛继周同意了。章红娟趁此机会来到上海奉贤区四团镇的大女儿家。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减轻家里负担,早在小弟牛亚雷小学开始,牛亚芳就把他接到上海读书。章红娟到上海时,牛亚雷正读初中。牛亚芳在上海的具体地址,从未告诉过爸爸,爸爸也从未对此关心过。

章红娟走后近一个星期,牛继周开始觉得不对劲了,他到邻村寻找,根本没人家结婚,他又打电话给大女儿。牛亚芳早已对此有所准备,电话里假装很着急,说有空就赶回老家帮爸爸找妈妈。

在上海的这段时间,是章红娟这么多年,最开心的日子。身边有大女儿、女婿和外孙,还有勤奋听话的小儿子。牛亚芳放假时会带妈妈去上海市中心逛街,去过东方明珠、上海动物园、南京东路步行街等,还给妈妈买漂亮的衣服和围巾。章红娟对大女儿说:“如果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下去,该有多好啊。”

 

菜场惊魂:我没能抢下爸爸的屠刀

章红娟走后,家里只剩下牛继周和二女儿牛亚兰。牛继周感觉妻子跑了,整个村子都在议论他,很没面子,不喝酒的时候,他无数次发誓,一定要把章红娟找回来。但大多时候,他还是喝酒,浑浑噩噩地混日子,脾气更加暴躁,少不了打骂牛亚兰,牛亚兰常常躲到亲戚家去。

2015年7月,初中毕业的牛亚雷因外地户籍,无法在上海参加高考,只能回到老家河南上高中。牛亚芳送弟弟回到老家,临走前再三嘱咐,千万不能说妈妈在上海。

2016年3月,牛继周在家中无意间发现小儿子以前用过的学生证,写着“上海市奉贤区四团中学”,由此推测妻子应该就躲在上海四团镇。那年3月17日,牛继周来到上海奉贤区四团镇,入住旅馆后,开始寻找章红娟。

2016年3月20日是个星期天,上午10点多,牛继周在镇上的一个教堂附近转悠,发现了章红娟的身影。见到丈夫,章红娟的表情非常惊讶和恐慌,转身要跑。“你跟我回家,一起过日子,在村里才有面子。”牛继周拦住章红娟。章红娟不答应,他便尾随其前往集贸市场买菜。

在一家草莓摊前,章红娟挑选好草莓要付钱,牛继周上前抢着付,章红娟趁机跑到附近一家猪肉摊前。肉摊的王老板住在牛亚芳家楼上,关系不错。章红娟神色紧张,对王老板说,自己被人尾随,想进去避避风头。王老板招呼章红娟到里面坐,同时,章红娟借王老板的电话联系大女儿,让她赶快过来。牛亚芳很着急,又很害怕,她边赶来,边打电话报警,但说不清楚具体地址。

很快,牛继周也跟进了猪肉摊,坐在章红娟对面,劝说她回老家,章红娟不搭理他。“你不理我,我吃草莓。”牛继周说着要去拿章红娟手里的草莓,章红娟不肯给。“这是我掏钱买的。”牛继周有些气愤。章红娟回答:“我也能买得起!”牛继周觉得她很不讲理,扬言要砍死她。气头上的章红娟说:“那你砍吧!”顿时,牛继周操起肉摊砧板上一把大的剁肉刀,朝着章红娟的脸上狠砍数刀。这时,隔壁商铺的余先生冲过来说:“你在干什么,把刀放下!”牛继周放下了刀,但趁余先生转身打120时,他又拿起刀,对着满头鲜血的章红娟继续砍,直到她倒在血泊中,牛继周才扔掉刀,匆匆洗掉手上的鲜血,逃出菜场。

血案瞬间发生,王老板拨通牛亚芳电话,“你爸爸杀了你妈妈!”牛亚芳一阵天旋地转,飞奔冲进菜场,嘴里喊着:“妈妈,我还是赶不及啊,我没能夺下爸爸的刀,我保护不了你!”

章红娟因抢救无效死亡。经法医鉴定,章红娟被砍切面部、颈部等处,造成左颈内静脉破裂等致失血性休克而死亡。当日下午,牛继周在逃跑途中,被上海市公安局奉贤分局刑警抓获,并依法刑事拘留。2016年10月13日,这起案件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检察机关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犯罪嫌疑人牛继周提起公诉。

章红娟遇害,牛亚芳和妹妹牛亚兰痛不欲生。考虑到弟弟牛亚雷2017年要参加高考,她们只是对弟弟说,妈妈在上海突发心脏病去世。

办案的法官指出,本案源于妻子一方对于丈夫的家庭暴力一直忍受、躲藏、消极应对,丈夫一方却变本加厉。据最高院2015年数据统计,有近10%的故意杀人案件涉及家庭暴力。在一个文明和法治社会,家庭暴力不仅是对家庭秩序的破坏,对家庭成员身心健康的威胁,更是对社会文明和法治底线的突破。2016年3月1日,我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实施,这是我国首部反家暴法。家庭成员之间以殴打、捆绑、残害、限制人身自由以及经常性谩骂、恐吓等方式实施的身体、精神等侵害行为都是家暴行为,都是为法律所不能容忍的。《反家庭暴力法》规定,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可以向加害人或受害人所在单位、居民委员会、妇女联合会等单位投诉、反映或者求助,向公安机关报案或者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还可向人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因此,在家暴发生时,受害人或家属一定要保留证据,及时报警,积极采取措施,以法为盾挡住家暴的拳头,切莫任其发展,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牛亚芳说:“第一次妈妈说要和爸爸离婚,我就应该支持的。可我那时候太小,只想有一个完整的家,才导致妈妈不断受苦,爸爸更加嚣张。我文化不高,不太知道家庭暴力是什么,直到妈妈出事,我才知道,爸爸长期家庭暴力,我们早就应该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把爸爸绳之以法。我希望我们家的惨痛教训,能够警示更多仍在遭受家庭暴力的人。”

(文中除牛继周外,其余均为化名)


作者: 来源:2017-12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卢氏“兰花案”背后的法理疑云[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