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刑案起底

是谁窃取了新生儿的个人信息

是谁窃取了新生儿的个人信息

文/刘赟

 

新妈妈张琳萱刚刚在一家妇产科医院诞下了自己的宝宝,正沉浸在荣升新妈妈的喜悦中。可是,还没等她出月子,一个接着一个的骚扰电话打乱了她和宝宝的安静生活,让他们颇受困扰。到底是谁偷了她的手机号码?到底是谁泄露了宝宝的生日?到底是谁侵犯了她的个人信息?

 

其实,受到困扰的并不止张琳萱一人,和她一个医院生宝宝的产妇们都接到了不少骚扰电话。这些骚扰电话全都是一些和新生儿有关的产品和服务,看来是非常有针对性的推销。可是这些产品连个品牌都没有,品质就更不敢保证了。如果新妈妈和宝宝用了这些产品和服务后,出了任何问题,连投诉的渠道都没有。对此,上海警方就群众举报的这一情况进行了深入侦查,最终破获一起涉及8名被告人、偷取20余万条新生婴儿和新产妇信息的案件。

 

“内鬼”监守自盗

今年刚过不惑之年的韩洪明就职于某疾病预防部门,负责生命统计等技术工作,主要是监测并统计全市死亡人员情况。因为工作关系,韩洪明结识了下属疾病预防部门生命统计科的张峰劲。平时除了工作接触之外,私底下韩洪明和张峰劲也走动频繁,可以说两人的关系是非常之要好。说起这个张峰劲,他的社会关系可谓非常复杂,他平时经常去辖区内大大小小的医院走访,并和一些电子商务公司、婴幼儿产品公司、保健品公司的老板都非常熟。

2014年的春节前,张峰劲约韩洪明出来吃年夜饭。在饭桌上,张峰劲悄悄地向韩洪明打听能不能搞到全市新生儿的数据信息,说如果能搞到这个数据信息则好处多多。韩洪明虽然平时不负责新生儿的信息工作,但听到有利可图,就默默地开始关注这件事情。但是,只负责死亡人员统计的韩洪明并没有权限登陆出生登记系统。于是,韩洪明就以工作需要的名义,向同事小钱要了新生儿出生登记系统的密钥。随后,韩洪明通过小钱的用户名、密码登录了全市新出生婴儿的系统,并查询到了当月全市各医院的新生儿信息资料,其中包括婴儿的姓名、性别、出生日期及父母姓名、电话等信息,并下载到自己的私人U盘中。

拿到这第一手的数据资料后,韩洪明第一时间打了张峰劲的手机,并通过自己的电子邮箱发送给了张峰劲。由于系统中的新生儿出生信息每半个月更新一次,有了第一次成功窃取之后,韩洪明自认为神不知鬼不觉,接着韩洪明便每半个月将数据下载打包后直接发给张峰劲。每次韩洪明都向张峰劲提供7000至8000条的新生儿信息,并从张峰劲那里拿到3000元到3500元人民币的“劳务费”。

 

层层转卖新生儿信息“被公开”

别小看了这每半个月更新的全市新生儿出生数据信息,拿到数据的张峰劲可谓如获至宝。因为对他来讲,这些数据就意味着“财富”将滚滚而来。张峰劲转手就将这些新生儿及其父母的个人信息卖给了销售保健品的范利华。范利华看了这些新生儿的信息后,发现这些信息很不错,对她销售保健品非常有帮助,于是便要求张峰劲给她长期提供这些信息。

对于范利华而言,从事保健品推销最关键的就是要掌握客户的信息,而且是越多越好,可以说他们这个行业,谁手上的客户信息越多,收入也就越高。正因为此,她和张峰劲建立了固定的新生儿出生信息供需关系。

由于数据太多,张峰劲想直接让韩洪明和范利华进行交易,可是这两个人就是不愿意,一定要让他做中间人。范利华每个月15号和30号准时前来“收货”,一手交钱、一手拿数据。范利华和张峰劲两人“心照不宣”,从买卖新生儿个人信息直至案发,每次交易都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张峰劲经常对范利华敲敲木鱼,希望范利华找的下家可靠、稳定、不被人知晓,范利华同样也做到了这一点。用张峰劲自己的话来讲,“坦白讲,这些年来,我们从来没有出过问题。”

生意人总是想把利益最大化,范利华又将手上的新生儿信息转手卖给了一家民营医疗公司的李梅雪。有着大学文化程度的李梅雪,从事婴幼儿奶粉等产品销售已多年,她深知范利华手上这些新生儿信息的价值。于是,当范利华把这一信息告诉她时,她二话不说便花重金买下了这些信息。李梅雪的朋友圈里不乏从事婴幼儿产品的老板,其中黄燕燕和王力仁便是其中颇为相熟的两位。他们从事婴幼儿产品的销售已经10多年了,是这个行业内的“老资格”了。因此,他们深谙李梅雪手上这些新生儿信息的重要性。可以说,这就是他们经营制胜的秘密武器。他们花了20多万元买下了李梅雪手上的新生儿信息,并要求李长期给予提供。

近年来,新生宝宝人数每年都有递增,因此也形成了围绕新生宝宝的一个巨大产业。看着自己的老板王力仁生意兴隆,就连他的司机陈伟雄也悄悄地在外开了一家婴幼儿健康管理公司,主要就是用电话来推销母婴产品。所以,当陈伟雄得知老板拿到最新的新生儿个人信息后,他悄悄地用私人U盘拷贝了一批新生儿的个人信息,每个月两次,每次拷贝3000到4000条左右。

 

防不胜防的公民个人信息泄露

大概过了1年多,也许是因为陈伟雄在一次偶然的机会听见新闻里宣传说窃取公民个人信息是违法的行为,也许是因为他自己的公司经营每况愈下、入不敷出,2016年6月陈伟雄停止了非法窃取新生儿个人信息的行为,同时也关闭了自己的公司,不再向新生儿的父母拨打骚扰电话。

这陈伟雄真是一个“有良心”的人。在一次醉酒之后,他在QQ群里面看到有人叫卖新生儿信息,贩卖的这个人叫郑立波。于是,陈伟雄用QQ联系了对方,并从郑立波手上购买了8000条左右的新生儿信息。接着,陈伟雄自己整理了3000多条有电话号码的信息,并通过短信群发的方式发送了一批短信,内容是告诫这些新生儿的爸爸妈妈不要上当,以此来弥补之前的过失。

但是,仅以陈伟雄一人的弥补行为,并不能改变公民个人信息被肆意泄露的事实。就拿郑立波来讲,他从日本打工回来后就在学前教育机构工作,负责派单的工作。在派单的工作中,郑立波遇到许多咨询的人,于是他就把这些人的信息记录了下来。2015年3月,郑立波跳槽到了上海岑瑞商务信息咨询有限公司工作,主要负责电话邀约的工作,也就是打电话给小孩的家长,询问他们是否要来我们的学前教育机构试听、免费体验。在工作中,郑立波在QQ上加入了几个群,这些群都是关于市场信息交流或者是数据交流的群,在这些群里他就将他之前工作中保存的客人信息与其他人进行交换,从而获得了许多学前儿童的信息。然后,郑立波将这些信息交给同事,再由同事给这些儿童的家长打电话。

除此之外,郑立波并不满足于此前自己收集的个人信息,他还将触手伸到了互联网。他上网搜索加入了那些类似“上海新生儿数据交流”的QQ群,并与他人交换、购买学前儿童的个人信息,其中包括学前儿童的姓名、年龄、家长的联系电话、居住的区域,有时候也包括一些新生儿的姓名、性别、出生年月、出生医院、家长姓名以及家长的联系电话,每次可以拿到4000多条信息。

 

公民个人信息神圣不可侵犯

由此,从韩洪明违法窃取了新生儿信息之后,这些信息经过张峰劲、范利华、李梅雪等人的层层转卖,到了母婴产品的经营商黄燕燕、王力仁和陈伟雄等人的手上,走上了一条对外销售利用的道路,也由此开始给新生儿的父母带来了骚扰之噩梦。

经法院最后认定,从2014年年初至2016年7月期间,韩洪明利用工作便利,进入他人账号窃取每月更新的全市新生婴儿信息,并出售给张峰劲,张峰劲再转卖给范利华。到案发时,三人共非法获取新生婴儿信息共计20余万条。2015年年初至2016年7月期间,范利华向李梅雪出售上海新生婴儿信息共计25万余条,李梅雪将上述信息提供给黄燕燕和王力仁,并从中获利。2015年六七月,陈伟雄从王力仁经营管理的公司内窃取7万余条上海新生婴儿信息。2015年5月至2016年7月期间,郑立波通过微信、QQ等联系方式,向陈伟雄出售新生婴儿信息8000余条,另外还向案外人出售新生儿信息共计7000余条。

据此,法院依法对本案予以判决,被告人韩洪明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五千元。被告人张峰劲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罚金人民币四千元。被告人范利华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罚金人民币四千元。被告人李梅雪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九个月,罚金人民币三千元。被告人王力仁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罚金人民币三千元。被告人黄燕燕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罚金人民币二千元。被告人陈伟雄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个月,罚金人民币二千元。被告人郑立波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七个月,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作者: 来源:2017-113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家暴之殇:“我的爸爸是个妖”[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