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案件聚焦>> 刑案起底

隔代家暴之祸

隔代家暴之祸

文/欧阳峰

 

 

自2016年3月我国首部《反家庭暴力法》落地,一年来,经社会各方共同努力,家庭暴力现象有所遏制。特别是针对夫妻之间或父母对子女的家暴行为,社会干预和预防措施日臻完善。而在甘肃省兰州市,却发生了一起孙子虐待祖母致死的人伦惨剧。此案敲响了隔代家暴的警钟。

 

 

隔代教育埋祸根

家暴孙子李军,在事发前,租住于甘肃省兰州市某区的一处民宅,奶奶赵乾珍(殁年82岁)随他一起生活。

赵乾珍早年丧偶,含辛茹苦拉扯大了一儿两女,各自成家后,她和儿子李庆宝共同生活。1983年元宵夜,孙子李军呱呱落地,此时,家里正穷得近乎揭不开锅,再添一张嘴,孩子的父亲愁眉紧锁,奶奶赵乾珍却喜极而泣,她面朝丈夫的遗像念叨着:“老头子,李家有后了,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好我们的孙儿”。还叮嘱儿子李庆宝,日子再苦、再穷,也要咬着牙撑下去。为了让媳妇有足够的奶水,赵乾珍求张家告孙家,讨来营养品给媳妇补身子。之后,又一把屎一把尿,一口饭一口水,亲手照料孙儿。

李军五岁左右时,其母亲因不堪家贫而出走,紧接着,父亲李庆宝远赴广东打工,除了按月寄少量的生活费,长年不归,至多春节时回来露个面。因此,他自幼便跟着奶奶赵乾珍生活,除了两个姑姑,赵乾珍是唯一的亲人,“奶奶,我长大了,会挣很多很多的钱,让你住大洋房,天天吃大鱼大肉。”每次孙子这样说,赵乾珍都高兴得合不拢嘴:“乖孙儿,奶奶没有白疼你,就是累死也值了。”因为长期隔代抚养,李军自小就没有父母这个概念。

赵乾珍在村里出了名的“护头”,只要有谁骂了孙子一句,或者孙子跟别的孩子打了架,她不分青红皂白,一定上门与对方家人大吵一场,村邻们避之唯恐不及,纷纷嘱咐自家的孩子躲着李军。久而久之,他的性格越来越乖张,特别是上了初中后,一言不合就与同学动手,校方几次要开除他,因顾忌其奶奶纠缠,往往息事宁人,仅作警告等处理作罢。

2000年初中毕业时,李军因成绩太差,其本身也无心升学,便只身出去闯世界。先后到广东、福建等地,在KTV做了几年服务生。2006年,李军与打工时结识的女友,结伴回到家乡,在一家KTV打工,同年底结了婚,与奶奶一起生活。2007年10月,李军的女儿媛媛降生。

时隔不久,身患疾病的父亲李庆宝打算回家养老,遭到其断然拒绝。在他的心里,一直对父母怀有怨恨,认为他们在年幼时就狠心抛弃了自己。“你是谁呀,凭什么住在这个家里?”“这么多年你对我不管不顾,你以为给了一点点钱就算尽到责任了吗?滚远点!”李军攥紧了拳头,眼睛里喷射出愤怒的火焰。赵乾珍赶紧挡在中间,生怕父子俩打起来。李庆宝见与儿子无法沟通,便悻悻离开,之后,费尽周折,申请了一块宅基地,用仅剩的微薄积蓄,盖了两间房落了脚。

2012年,村里的土地被征用。除了按照人口计算的人头费、土地青苗费等补偿款外,赵乾珍另外获得了20多万元房屋拆迁补偿款。对这笔钱,李军要求奶奶全部给他,赵乾珍拿不定主张。她趁着孙子不在,偷偷找来儿子李庆宝、二女儿李珍珍以及大女儿商量。他们劝说,最好给自己买套房子,与李军分开生活。不曾想,曾孙女媛媛在场听到后,告诉了李军。结果李军当着父亲李庆宝及大姑和二姑的面,破口大骂,“以后不准再到我家里来。”他厉声喝道。三姐弟及赵乾珍面面相觑,敢怒不敢言。

在孙子的连哄带骗下,赵乾珍尽管心不甘情不愿,最终还是将大部分房屋补偿款交给了孙子。钱到手的当天,李军信誓旦旦:“奶奶,你就尽管跟着我享福吧!”之后,他在镇上,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把赵乾珍带着一起生活。

 

屡施家暴酿惨剧

因为对拆迁补偿款如何处置的冲突,李军对父亲更加恨之入骨,曾经对他有过帮助的姑姑,从此也视同陌路。姐弟三个想与老母亲见上一面,还得利用李军上班不在家的时间。

手里有了钱,李军的胆子壮了起来,他承包了一家KTV,昼夜忙碌。料理家务,照顾曾孙女等,基本由赵乾珍一人承担。不仅如此,稍有不周,李军就大发雷霆,甚至拳脚相加。2013年中秋节的前一天晚上,二姑李珍珍偷偷去看望母亲,见母亲躺在床上,头上裹着毛巾,她感到很奇怪:“这么暖和的天,你裹着毛巾做啥子?”赵乾珍顿时泪水涟涟,摆摆手低声说:“小军打的,上个月在医院做了开颅手术。”接着,赵乾珍将李军历次对其施暴的恶行,一股脑儿向女儿诉说。“让你自己单过,偏偏不听”,李珍珍义愤填膺。她抱怨母亲一阵后,准备向居住地的社区反映,被赵乾珍拦住:“家丑不可外扬,他已经知错了。”李珍珍见母亲如此态度,再加上自己也忌惮侄子,只好作罢。

2016年2月11日,这天是正月初四,李庆宝得知儿子上午就到了KTV上班,就去给母亲拜年。赵乾珍有段日子没见到儿子了,高兴得很,聊了很久。到了午饭时间,李庆宝怕儿子回来撞见,执意要离开。被赵乾珍拦住:“我们母子好长时间没在一起吃饭了,今天趁着小军上班,吃完饭再走不迟。”“爷爷,吃了饭再走嘛。”李庆宝见孙女也拉着自己不肯放手,实在于心不忍,于是吃了午饭后才离开。赵乾珍送走儿子后,上床休息。下午三点多钟,李军提前下班回到家,已经喝高了的他,准备继续喝点酒,当他坐到饭桌前时,发现菜少了一些,再一瞧,春节前买的一瓶好酒也下去不少,不禁火冒三丈。拿起桌子上的半瓶醋,冲到房间浇到正在休息的赵乾珍头上,厉声责问:“是不是那个老东西来吃白食了?”老人见孙子发这么大的火,吓得直哆嗦:“没,没人来过。”边说着边准备穿衣服下床跑,“你还嘴犟!”李军更加生气,顺手拿起床边柜子上的暖瓶,拨出瓶塞,把开水倒在她的腿上,接着“嘭”的一声,暖瓶也被他砸碎了。赵乾珍鞋子都顾不得穿,急忙跑出家门,李军又抄起电水壶追了出去,到了院子时,老人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李军跟着又把电水壶里的开水倒在她腿上,“哎哟,哎哟,我错了,不要再打我了”,赵乾珍连声告饶。天气寒冷,已经82岁的她只穿着线衣线裤,下肢一阵火辣辣的感觉。媛媛也追到院子,张开细小的胳膊,拦住她父亲,“不准再打太奶奶”。此时,李军仍不解气,把电水壶砸在老人身上,紧接着用脚在她下身一阵乱踢。

趁着孙子转身回家的工夫,赵乾珍赶紧爬起身往院子外跑,李军发现之后,从水龙头接了半壶凉水,再次追了出去。此时,正好遇见一辆私家车路过,老人拦住他的车喊救命,车主立即停车,进行劝阻。李军大吼:“这是我家务事,你休要多嘴。”边说边将凉水往老人身上浇,接着又踢了老人两脚,车主气愤不过,当场拿出手机打了报警电话,片刻,民警赶来,目睹老太的惨状,立即要将李军带到附近派出所。可悲的是,赵乾珍却拼命拦住,“不怪我孙子,是我不好,你们不许带走他”。见此情状,民警当场严厉对李军进行批评教育,并责令他即刻带老人上医院,并告知其法律后果。

迫于民警的压力,李军只得带赵乾珍上了医院。经门诊检查,老人腿部伤情目不忍睹,腿上的皮全都掉了。此时,李军的父亲、姑姑也闻讯赶到医院,他们就医疗问题进行了商议。门诊病历记载:左下肢及右膝关节可见大片皮肤烫伤报病危,经专科会诊后建议住院手术治疗,但患者年龄大,基础条件差,可能不能耐受,家属经商议后要求暂不手术,门诊随诊。

2月12日下午,李珍珍专门托了朋友上门看望其母亲,只见赵乾珍的双腿被烫后,已经露出了红色的肉,伤处贴有卫生纸。于是,她立即打电话告知李珍珍,李珍珍再也顾不了许多,赶到李军的住处,坚持要把母亲带到医院。赵乾珍因为舍不得花钱,没有同意。李珍珍只好留在身边照顾。但就在赵乾珍被烫伤后,李军却在忙KTV的生意,没有回家看望奶奶一眼。2月15日凌晨1时许,赵乾珍母亲忽然呼吸困难,李珍珍连连拨打李军手机,一直无法接通。于是,她打电话给附近派出所,说老太太不行了。就在刚刚放下给派出所的电话时,李军回了手机,说他正在赶回家的路上。

李军到家时,赵乾珍已停止了呼吸。派出所民警正在现场,见到李军,当即给他上了手铐,将其带走。

法医鉴定结果很快出来了,被害人赵乾珍未有致死性疾病,存在大面积烫伤及体表多发性外伤,因弥散性血管内凝血及脑水肿而死亡,弥散性血管内凝血是大面积重度烫伤的严重并发症与病理生理过程。警方于当天对李军予以刑事拘留。

2016年2月底,兰州市检察机关经过审查,认为李军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作出批准逮捕的决定。

2017年1月,甘肃省兰州市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这起隔代家暴案。

同年2月9日,该案合议庭审判长陈建宣读判决书。法院认为,李军酒后因家庭琐事,无端对年迈的被害人赵乾珍辱骂后,又用开水浇泼并对其拳打脚踢,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鉴于其到案后能够如实供述所犯罪行,具有坦白情节,可酌情从轻处罚。为惩罚犯罪,保障公民人身权利不受侵犯,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五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被告人犯故意伤害罪,依法判处李军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决后,李军没有提出上诉。

在看守所关押期间,李军给所有的亲戚写了信表达忏悔之意,“奶奶把我养大成人,我没有尽到自己的孝道,反而恩将仇报,真正是禽兽不如。”到了法庭上,他更是痛哭流涕,表示不管法院作出什么样的判决结果,都愿意承受。“自己的行为造成的后果,就应该去承担。”


作者: 来源:2017-13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是谁窃取了新生儿的个人信息[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