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环球法治>> 环球风云

埃及腐败的“天”崩“地”裂

埃及腐败的“天”崩“地”裂文/颜武

 

无农不稳,无粮不安。

同样的危险,近在眼前。塞西担子吃重,尤其是反腐任重道远,虽然其强力反腐,前不久还承诺政府不会允许任何人多拿一分不应得的钱,但是,如今,摆在他面前的仍是一道棘手的难题,即“如何打破利益集团藩篱,全方位地推进反腐败”。

 

民以食为天,国以农为本。然而,这片“天地”却在埃及“崩”了一角、“裂”了一“块”。

2016年年底,埃及小麦采购轰然曝出腐败,政府采购多达40%的国产小麦可能仅存于账面。民众质疑,这么多采购资金究竟落入了谁的“腰包”。此前,农业部的腐败早已激起民众的愤怒。

迫于舆论压力,供应部部长哈立德·哈纳菲不得不宣布辞职。司法部门则加紧调查与此案相关的侵吞公款、欺诈、牟取暴利等非法活动。

这一最新腐案的曝出,又让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政府面临尴尬。因为自2013年推翻穆尔西政权后,塞西强力反腐,结果腐败仍未显示收敛的迹象。

美国传统基金会发布的2015年“经济自由度指数”指出,腐败是埃及经济面临的严重问题。在“免于腐败”方面,100分的评分标准中,埃及仅得32分,表现为历年最差。埃及最高监督机构中央审计局称,此前埃及平均每1.5分钟便发生一起腐败案。

 

小麦存在账簿上

这场“小麦采购腐案”可谓是塞西上台以来最受关注的一桩腐案,因为关系到千家万户,关系到民生。

不久前,埃及政府宣称2016年采购了大约500万吨国产小麦。然而,一些调查显示,不少供应商可能勾结腐败官员,伪造收据、冒领政府补贴,各地粮仓里的实际小麦储备远远低于账面数字。媒体称,往年采购的国产小麦规模约为300万至350万吨。

平地一声雷。随即,多名议员发起成立了真相调查委员会,并很快查出可能有多达200万吨国产小麦仅存在于账簿而非粮仓里。这意味着,多达40%的国产小麦采购系伪造记录,相关财政支出被不法人员中饱私囊。

矛头直指哈纳菲。供应部部长负责管理着一个庞大的粮食补贴项目,并且负责粮食采购事宜。长期以来,埃及小麦补贴金额巨大,成为沉重的财政负担。尽管补贴制度屡屡遭人诟病,但是由于小麦是基础食品,价格十分敏感,改革不易推行。在此情况下,媒体曝出多达40%的小麦采购仅存在于账簿上,公众的愤怒可想而知,民众纷纷指责内中存在严重腐败。

尽管目前还无迹象显示哈纳菲在这起腐败丑闻中中饱私囊,但是对他的不满已经充斥舆论。埃及最大面粉厂之一埃及面粉公司常务董事瓦利德·迪亚卜就直言不讳地指出,哈纳菲2014年上台之初,执政表现看似不错,“但不幸的是,他用人不当。那些人在处理公务时只顾牟取私利,导致政府补贴资金大量流失。”观察人士还批评,哈纳菲在多个方面玩忽职守,例如用于发放补贴大饼的智能卡系统遭黑客侵入、补贴小麦领域数以百万计埃镑被曝浪费、上个收获季节未能及时采购大米以致全国补贴大米短缺以及米价暴涨等。

不过,还是有人曝出猛料,议员穆斯塔法·巴克里称哈纳菲挪用700万埃镑(约合578万元人民币)用于购置位于首都开罗市中心的一处豪华房产。哈纳菲对此回应称,他已经自掏腰包为这处房产埋单。这话说得十分“微妙”,什么叫“已经自掏腰包”?那么此前是谁帮“掏腰包”的?

目前,围绕小麦采购腐案,埃及检察机关已经下达多道逮捕令、旅行禁令以及资产冻结通知,涉及多个粮仓所有者和政府官员,调查仍在继续。

议会自然也高度重视。多名议员近期频繁“突访”涉嫌短少小麦的粮仓,以调查是否存在弄虚作假、侵吞小麦补贴款等犯罪行为。

作为世界最大小麦进口国,埃及通常每年进口约1000万吨小麦。政府从国际市场购置小麦后,将其中一半以享受政府高额补贴的低价大饼形式供应给民众。这种低价大饼给财政造成极大负担,大饼和燃油补贴约占财政预算的1/4。

然而,物资供应部非但没有兢兢业业、精打细算,还要从中渔利、中饱私囊。2014年原部长穆罕默德·艾布·沙迪就因被控在进口小麦的过程中贪污而落马。当时,继任的哈纳菲就称,偷运补贴面粉的非法活动每年给政府造成了巨大损失,几乎是政府此项支出的四分之一,并称政府补贴本意是帮助民众,却被贪腐侵蚀,“国家投了很多钱,受惠者却远没有得到实惠,这中间存在巨大漏洞,最终受害的将是民众”。

彼时的话说得冠冕堂皇,但实际做派却完全是另一回事。2016年,便曝出小麦采购腐案。这更让人担忧,如果号称是政府采购的多达200万吨国产小麦仅存在于账簿上而非粮仓里,那就意味着政府还需要进口相应数量的小麦才能满足国内需求。然而,埃及近年来经济形势恶化,外汇储备已由2010年的360亿美元跌至2016年7月底的155亿美元,恐怕很难再能拿出巨额外汇采购进口小麦。

 

腐败的“老方一帖”

小麦等粮食需要大量进口和采购,显然,埃及作为农业国,农业是国家稳定之根本。照理说,农业部部长应当负起重责大任,大力发展农业生产,解决粮食短缺这一掣肘国民经济和民生福祉的困扰。然而,这个位高权重的农业部部长却大肆进行权力寻租,屡屡曝出腐败丑闻。2015年才出任农业部部长的萨拉赫·希拉勒便胆大妄为,上下其手,和办公室原主任穆罕默德·赛义德一起,干起了敲诈勒索的勾当。

检方披露,希拉勒和赛义德以及另外多名官员涉嫌经由一名居间者,向商人贾米勒索取和收受贿赂,作为回报,把后者非法获得的一宗大约2559英亩国有地块合法化。总检察长阿里·奥姆兰在一份声明中说,希拉勒等人收受的贿赂包括一幢价值约100万美元的别墅、约2.8万美元的服装、约1750美元的美食以及运动俱乐部会员卡等。

令人哑然失笑的是,就在被捕前一天,希拉勒还信誓旦旦地告诉媒体“农业部没有腐败内幕”。

埃及的农业部,确实是腐败重重,而且是十几年“一贯制”。在时任总统胡斯尼·穆巴拉克时代如此,在发生推翻他的政权的“革命”后,仍是“老方一帖”。

“革命”前,农业部就发生过腐败大案,曾先后担任过部长办公室主任、次长和农业发展银行行长的尤素福·阿卜杜·拉赫曼就是胆大妄为之徒。他1981年从学校毕业后以只签半年合同的临时工到转为正式工,再到1985年以“火箭般的速度”一下子蹿升至部长办公室主任的位子,用时不过四年。此后便进入农业部核心圈子,17年间,权力和收入越来越大、越来越高,贪欲的胃口也越来越大。

拉赫曼在农业部编织了一张巨大的关系网,他与狐朋狗友沆瀣一气,利用手中职权,借国家大力推行私有化之机,强迫许多大公司掏钱购买成千上万公顷的荒地开垦,之后再以极低廉的价格收购,从中捞取巨额好处。埃及的长绒棉被称为“白色黄金”,每年各大公司都要竞争抢购。拉赫曼竟然发布农业部命令,直接在400万堪他尔(1堪他尔约等于45公斤)总数中拿出100万给他私人开办的一家农业服务公司。他先把这些棉花出口到海湾国家的合伙公司,然后再转回自己手中,最后随心所欲地加价出售到其他地方。在进口农业杀虫剂、肉制品等产品时,拉赫曼都采用类似手法敛财。最终,他成为了在国内外有上千万存款的富豪。

十多年过去了,农业部里腐败依旧。拉赫曼与希拉勒的敛财手段虽说并非一模一样,却是“似曾相识”。2016年上半年,希拉勒和赛义德两人均被判10年徒刑。

无论是农业部发生的权力寻租,还是小麦采购过程中的中饱私囊,都大量靡费了国家财政资金,加剧了国家的困难。形势严峻,财政部部长阿鲁姆·贾拉哈说,埃及在未来三年面临约210亿美元的资金缺口,需靠区域和国际贷款补缺。开罗大学经济学教授谢林·沙瓦尔比指出,“根据官方数据,埃及有27%贫困人口,还有20%人口面临饥饿威胁”。因此,为防患未然,政府通常会储备至少六个月国内需求量的进口小麦和国产小麦。但是2013年7月,就有一名前高官透露,埃及当时进口小麦的库存已难以满足两个月的需求量,食品短缺问题远比预期严重。

无农不稳,无粮不安。埃及是有前车之鉴的。2008年,穆巴拉克执政时期发生骚乱,主因就是小麦价格攀升,造成国内食品供应短缺。

同样的危险,近在眼前。塞西担子吃重,尤其是反腐任重道远,虽然其强力反腐,前不久还承诺政府不会允许任何人多拿一分不应得的钱,但是,如今,摆在他面前的仍是一道棘手的难题,即“如何打破利益集团藩篱,全方位地推进反腐败”。


作者: 来源:2017-5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8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