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环球法治>> 环球风云

肯尼亚监狱改革

文/李忠东

 

在首都内罗毕市的兰加塔女子监狱,一名身着红装的犯人模特为女犯人作时装表演,引来热烈的欢呼声和掌声。肯尼亚目前正在进行监狱制度的改革,将这个惩罚犯罪者的地方改变成为再教育的场所。

 

肯尼亚一半以上的人口处于贫困线以下,这是造成犯罪率始终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据肯尼亚监狱管理局提供的数字,全国现有108个监狱,女子和男性监狱分别为18个和87个,另外还有3个少年监狱。目前囚犯约为55800名,而监狱只能容纳18600人。总共有18400名监狱工作人员,其中女性4812人。

 

学习法律课程

在内罗毕市兰加塔女子监狱,犯人们开始学习法律课程,以便帮助自己上诉并在法庭上捍卫自己的权利。该项目由名叫“非洲监狱项目”的非营利组织设立,犯人学成后可以获得伦敦大学法学专业的两年学位证书。教育官员杰奎琳·奥延戈表示:“大部分人之所以会破坏社会安宁,完全是在于无知。学法懂法可以帮助人们守法,远离监狱。实践证明,知识水平更高的社会更易于管理。”

兰加塔女子监狱关押的犯人大约600名,刑罚从几天到终身监禁不等。有的在候审中,另外一些上诉失败。犯人们通过学习法律课程之后,对事物有了新的认识。简·欧曼由于袭击丈夫的情妇被判14年监禁,在法庭上她的律师没有露面,而是派出一名实习的学生律师,因此没有得到适当的辩护。欧曼说:“我现在懂法了,以后如果为自己辩护,会比当时分配给我的律师做得更好。”

囚犯罗斯·穆依奇把课堂上学到的知识付诸实践,成功的帮助另一名狱友就绑架的判决提出上诉,理由是这名犯人当时是被迫认罪的。“我小时候的梦想就是做法律工作,但因为家境困难等原因不能如愿。”她高兴地说,“对我来说,学习这些课程是一次难得的机会。”

在难以获得好的法律建议时,监狱中的专业人员就会介入。山姆·比亚尔是这个项目的顾问。“他们的水平当然比不上律师,所以我们随时待命准备提供帮助。”他说,“学习法律课程影响巨大,让囚犯出庭辩护比花钱聘请律师更有意义。”

不过,可以接受监狱教育培训的犯人只有一小部分。大部分人在车间干活,制作手工制品再卖到监狱福利办公室。或者在厨房工作,为其他狱友和工作人员做饭。教官说,教犯人学习这些技能可以使她们在出狱后有事做。

 

参加中等教育考试

在肯尼亚监狱,接受教育意味着有机会获得自由。表现良好的囚犯能够减刑,可能会提前被释放去读大学或找工作。在奈瓦沙监狱的3000名囚犯中,有超过一半的人参加学校项目。他们自己选择学习的科目和内容,个人经验是课堂讨论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其他的人可能会学习如制衣和木工等技能,项目的供应保障来源于捐助者和支持者,以及销售学生的生产产品所得。

在这所监狱里,有18名犯人参加了中等教育考试(KCSE)。他们和正常的考生一起进入考场,使用一样的书写工具和数学考试中用到的三角板和圆规等,只不过是穿着囚服。如果他们考试成绩好,就可能会离开监狱。“对于参加KCSE得到高分的囚犯,奈瓦沙监狱与高等法院会视情况从宽处理。自2008年以来有9名囚犯因其学历和考试成绩而被释放。”奈瓦沙监狱行政领导帕特里克·姆温达指出,“到目前为止只释放了轻刑犯人,对于那些面临终身监禁和那些已经用完了法律请求的人只有另一种自由的可能性,2011年官方建立的肯尼亚慈善力量委员会建议赦免囚犯。我认为获得赦免是困难的,不过监狱可以敦促重刑学生培养自身技能,帮助他们向委员会提供良好的记录。”

 

练瑜伽释放压力

在肯尼亚,瑜伽仅限于一些富人圈中,普通人很少练习,但是一位名叫艾琳·欧玛的瑜伽修行者改变了这一境况。自2010年以来,肯尼亚监狱管理局实施“监狱和平”项目,其中的一项内容是由艾琳·欧玛教囚犯做瑜伽。她今年29岁,在美国西雅图学习了如何教犯人练习瑜伽,后来成为肯尼亚一名全职的瑜伽教师。

在内罗毕兰格塔女子监狱,大约30名囚犯每星期有两次和欧玛一起练习瑜伽的机会。“每个人的人生都需要被给予第二次机会,在监狱里教犯人练习瑜伽,能让他们内心平静下来,远离监狱内的压力。”欧玛表示,“犯人们很喜欢瑜伽,总是问我什么时候再来。”监狱负责人比松·马德格瓦强调道,“这项活动教会犯人反思自己和他们不好的过去,将有利于他们重新步入社会。”

“经常面对耻辱的囚犯释放后很难重新融入社会,发挥作用。我们希望他们通过学习额外的技能,为社会贡献力量。瑜伽能帮助她们服刑期间成为模范囚犯,出狱后释放外加压力,减少负能量。”负责监狱瑜伽项目的苏珊·玛丽塔指出,“有许多囚犯出狱后还留恋牢房的生活,因为她们在外面的社会中需要面对生理的和心理的冲击,掌握生存技能。”

 

接受预防艾滋病培训   

联合国艾滋病防治协会发布报告称,在过去10年中,全球艾滋病感染率翻了一番,非洲地区高达60%。每年有近100万患者死亡,占全球30%。而肯尼亚成人感染率却已降至7%,成为发展中国家控制艾滋病传播的典范。肯尼亚艾滋病感染率下降的主要原因是从源头上把关,有效控制城镇孕妇感染率,特别是在纳库鲁和梅鲁等地的感染率由1999年28%下降到现在的9%。此外,人民自我保护意识提高、女性更加注意使用安全套、更多的人选择单一性伴侣、群众自愿接受检查以及死亡人数高于新感染者等均是艾滋病感染率下降的原因。

这份报告同时指出,肯尼亚目前艾滋病防治形势仍然不容乐观,政府需继续加大力度,采取有效措施并确保落实到位。艾滋病已成为肯尼亚10~24岁青少年最主要的致死原因,其中2013 年10~14岁人群中有2398人死于艾滋病,在15~19岁人群中这一数字为2531人,20~24岁人群中有1791人。在10~19岁青少年中,有超过43.5万名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另有近12万名尚未最终确诊的艾滋病病毒携带者。过早的性行为是青少年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主要原因,15~24岁青少年中约20%的人在15岁前就有性行为。不仅青少年感染艾滋病病毒形势严峻,患者的治疗状况也面临挑战。有超过19.5万名青少年在接受抗病毒治疗,还有3.15万名青少年迫切需要这一治疗。

肯尼亚政府正在监狱中展开预防艾滋病培训计划,从去年起,已经有50名犯人和10名看守接受了培训。据报道,这项计划由一个家庭治疗援助机构资助,通过肯尼亚卫生部和监狱局在试点监狱进行。如果成功,还将在其他监狱实施。肯尼亚基苏木县艾滋病家庭治疗协调员柯林斯·欧韦克说:“为了扩大受教育面,完成培训计划的合格犯人再培训同牢房的其他人。”

 

出狱后追求新生

在肯尼亚,一些囚犯觉得监狱内的生活比高墙外的更好而不愿出狱。在每年刑满释放的人员当中,约30%的人因为再次犯罪而回到监狱,造成许多牢房人满为患。肯尼亚西部纳库鲁地区的法官玛莎·库梅分析认为,在一些囚犯看来,狱中可以获得免费教育和技能培训,而一旦出狱,要想获得这些服务就必须付费,因此他们对监狱生活十分“留恋”。

在肯尼亚找工作很难,有犯罪记录的人找事情做更难。囚犯通常在狱中受到培训,获得类似水暖工、电工或者木工等执照,肯尼亚议会用的家具就是由囚犯们生产的。虽然他们有手艺,可是几乎不可能有就业的机会,因为他们很难摆脱有前科的耻辱。

不过在内罗毕市的玛萨瑞社区,一群曾经入过狱的人悔过自新,决心脱胎换骨,从过去祸害社会转变成现在服务社会。在反省年轻时犯的错误之后,他们想一定要有更好的生活方式。为了证明改邪归正的人也有前途,这些人创建了“悔过自新组织”。他们每天上街收拾垃圾,并且做其他杂活,为这个几乎没有公共服务的社区服务。该组织成立1年多来,已经发展了200多个会员。他们努力筹集资金,扩大运作,提供零碎工作,证明自己能够回馈社会。

“悔过自新组织”的发起人名叫菲斯图斯·因迪穆利,曾因暴力抢劫而被判刑。“在狱中获得的证书或者成绩对他们来说没有用,因为当他到公司求职出示证书时,上面还写着‘卡米迪最高监狱’。”他指出,“当你为这些人创造了就业机会后,就没有人再想去犯罪了,因为他们口袋里有钱了,从早到晚有地方去了。可是在一无所有、无所事事的时候,就会想去犯罪。我们试图用这种方法制止这里的犯罪活动。”在玛萨瑞社区,大多数人都很赞同“悔过自新组织”的做法,认为此举为那些被社会拒之门外的人们提供了大力的支持和帮助。 


作者: 来源:2017-9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31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地价门”:安倍会是下一个朴槿惠吗[ 05-31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