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环球法治>> 环球风云

俄罗斯:向“蓝鲸”死亡游戏宣战

俄罗斯:向“蓝鲸”死亡游戏宣战

文/李忠东

 

玩家参与“蓝鲸”游戏后,每天都要将管理员派送的“任务”完成,并拍照发给对方。派送的“任务”多种多样,全都是变态、血腥并带有自残性质的。例如用刀在自己手臂上刺蓝鲸图案,在早晨4点20分这个古怪的时刻点起床,看一整天恐怖片等等。

 

2015年11月至2016年4月期间,俄罗斯境内发生130起少年自杀事件,其中至少有80起和一种名叫“蓝鲸”的死亡游戏有关。

 

自杀者接二连三

近段时间以来,俄罗斯出现多起花季少女自杀事件。2月26日,在伊尔库茨克州的乌斯季伊利姆斯克,15岁的尤利娅·康斯坦丁诺娃和她16岁的朋友维罗妮卡·沃尔科娃从一座工业园区14层楼的公寓楼顶上纵身一跃,结束了年轻的生命。在事发现场,两名录制“死亡视频”的十多岁男孩被警方逮捕。2月27日,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的15岁女孩叶卡捷琳娜从5楼跳下摔落在雪地上,所幸没有身亡,但受了重伤。

青少年自杀事件频发,引起社会高度关注,由总统直接管辖的俄罗斯联邦侦查委员会直接介入。调查人员来到乌斯季伊利姆斯克,对两名女孩的坠楼现场和她们的家进行检查,询问她们的亲朋好友,以弄清楚自杀动机。他们把重点放在调查两名少女通过社交网络与外界的接触上,发现尤利娅曾在社交媒体Vkontakte(以下简称VK)的个人页面上留下了“结束”的字样,并配上一张蓝鲸的图片。自杀前一段时间,她总会在社交媒体中发布“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越来越没用了”这样一些诡异、阴郁的语句。她的朋友维罗妮卡也在其VK个人页面上写道:“感觉陷入了迷失……终结。”还时常在网上发布“我就是一个幽灵”等消极的内容。

尤利娅和维罗妮卡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蓝鲸和悲观颓废言论,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他们了解到两人同属于一个名为“死亡小组”的网络社群,“蓝鲸”是这个游戏的代号。她们都玩过“蓝鲸”自杀游戏。游戏管理员将准备自杀的未成年人称为“蓝鲸”,经典使命是在手臂上用刀刻下蓝鲸的图腾。通过对他们生活的空虚和性格中的阴暗面进行无限放大和肆意渲染,不断灌输悲观厌世的观念。孩子们必须按要求进行数十天的历练,难度越来越高,最终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成为“自杀准备军”。在游戏结尾的第50天,管理员便会告诉他们:“这个世界不再需要你们了,以跳楼、卧轨或上吊等方式去迎接自己的死亡吧!” 

VK是俄罗斯知名在线社交网络服务网站,在俄罗斯、乌克兰、阿塞拜疆、哈萨克斯坦、摩尔多瓦、白俄罗斯和以色列等国较为活跃。它拥有70多种语言,来自俄语体系国家的用户占了大多数。VK和脸谱网(FaceBook)一样,允许用户公开或私下留言、创建社团、公共页面和活动,也可以分享和标记图像、音乐和视频、基于浏览器的游戏等功能。

在西伯利亚地区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警方近期调查了三起通过社交媒体煽动在校青少年自杀的案件,打算自杀的所有少女均被救下。当地一所学校的校长报警说曾接到过匿名电话,称一名女学生加入了一个“死亡小组”。警方迅速找到这名女孩,她交代说,在VK上加入了一个游戏后,被 “死亡组织”的管理员分派了在手上刺字和寻找较高的建筑物从上面跳下的“任务”。她拒绝接受,然而其他人似乎服从了管理员的要求。警方证实,名为“蓝鲸”的自杀游戏促使赤塔市那名14岁女孩卧轨自杀。该市还有一名女孩准备自杀,不过在最后关头改变了主意。

根据对自杀者的VK和脸谱网等社交媒体个人页面的调查,加上各地反映上来的情况,警方得出结论,有神秘组织在社交媒体上通过“蓝鲸”游戏煽动青少年自杀。这些孩子的家庭条件都不差,但生活空虚,性格较为孤僻。管理员利用他们阴郁的心理,告诉他们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是以“S”开头的,比如性、星期六、家庭、自杀,还有蓝鲸。蓝鲸这种会采取集体自杀行为的哺乳动物,便是这款游戏的标志物。

 

针对年轻人的死亡游戏

为了搞清楚“蓝鲸”自杀游戏的运作内幕,美国“自由欧洲电台”一名记者最近利用虚假资料,在VK注册了账号,以15岁女孩的身份与“死亡组织”的管理员对话。原来,玩家参与“蓝鲸”游戏后,每天都要将管理员派送的“任务”完成,并拍照发给对方。派送的“任务”多种多样,全都是变态、血腥并带有自残性质的。例如用刀在自己手臂上刺蓝鲸图案,在早晨4:20分这个古怪的时刻点起床,看一整天恐怖片等等。管理员将女的称呼为“肥婆”,男的叫着“屌丝”。使用青少年熟悉的语言和文化给孩子“洗脑”,暗示“这个世界不适合我们”。为了加强说教效果,他们有时还会展示几名青少年站在屋顶的图片,上面写有“我们是死亡一代的孩子”,千方百计地让误入歧途的青少年从心理上对自己加以否定,结果自暴自弃,以自杀来结束短暂的生命。 

记者接受管理员布置的第一个“任务”是在手臂上刺出“F58”的图案,“她”用图像处理软件(Photoshop)合成了一张图片传给对方,但没有回应。记者一周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联系上10多个现任和前任玩家以及几个管理员。另一个管理员给“她”发来信息: “这个游戏包含了分摊至50天的50个任务,我是你个人专属的‘鲸鱼’,将协助你完成整个游戏。最后一天游戏结束,如果你死了,你就赢了,倘若没死,我们就会帮助你去死。你准备好了吗?”然后管理员表示会在早上4点20分送出第一个“任务”,但到那时,他的账号已经被封了。

很多参与“蓝鲸”游戏的青少年想中途退出,管理员便会威胁说:“我有你所有的资料,他们会找上你”“你妈妈明天走不到公交站”……他们错误地以为,管理员能够通过IP地址锁定自己的地理坐标,不得不继续玩下去,走上了绝路。一些自杀事件甚至还被拍成视频,发布到VK上,令人触目惊心。

俄联邦侦查委员会的发言人斯维特兰娜·彼得连科在接受俄塔社的采访时说,“蓝鲸”游戏是在VK发现的,但难以确定究竟何时何地开始出现在网络上。据“焦点新闻外的俄罗斯”网站报道,2013年12月至2016年5月,不法分子在VK上建了8个群,宣传自杀行为,煽动未成年人轻生。俄罗斯公共互联网技术中心追踪到,仅在今年1月20日一天,就有4000多名用户在VK上使用与“蓝鲸”游戏相关的其他标签建群,如“深海鲸群”“F58”“静谧的房间”和“4点20叫醒我”等。在每个群的背后,用户多达成千上万,乃至数十万的。 

这股自杀潮通过网络从俄罗斯传播到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乌克兰、阿塞拜疆和吉尔吉斯斯坦等前苏联国家,风行于保加利亚、罗马尼亚、美国、意大利、英国、法国和比利时等数十个国家。

 

阻止“蓝鲸”

据俄罗斯《观点报》3月21日报道,俄罗斯青少年自杀人数在2011年至2015年期间每年有所递减。但2016年比2015年上升了近60%,有720名人自杀,退回到5年前的水平。其中爱的缺失、家庭问题、心理问题、酗酒和吸毒是不可忽视的因素,而网络教唆导致自杀成为酿成悲剧的主因,大多数被认为与“蓝鲸”游戏有关。广大民众特别是许多家长对这种死亡游戏深恶痛绝,群起攻之。他们表示:“死亡游戏和毒品一样,就是要彻底毁灭人类,像‘蓝鲸’这样的游戏必须坚决打击。”

从今年1月起,俄罗斯网络监管部门已收到7000多起针对“死亡组织”的投诉。虽然其中涉及发布类似信息和游戏的网站九成被关闭,但是玩家数量仍然在添加。另外,像脸谱网和推特这样的外国社交媒体,目前还无法控制。2016年11月14日,21岁的菲利普·布德金被指控组建了8个“死亡组织”的虚拟群,在莫斯科郊区被警方逮捕。当时在俄罗斯其他地方还有另外10人被捕,但他们在以“目击者”身份被讯问后,又被警方释放了。如果想成为“蓝鲸”死亡游戏的管理者,只需缴纳60欧元即可。目前看来抓捕布德金作用不大,俄罗斯青少年还在不断地完成游戏“任务”,相继赴死。

非政府组织“俄联邦社会院”2月16日举行听证会,认为“蓝鲸”死亡游戏是一场针对至少200万年轻人的攻势,必须立法对利用网络教唆自杀的行为严惩不贷。俄罗斯国家杜马副议长伊利娜·亚罗瓦娅等议员提出制定一项法案,对利用网络和游戏等方式鼓动未成年人自杀者最高可判8年徒刑。 

有俄罗斯心理问题专家分析说,很多青少年之所以会沉迷于诱导他们自杀的“蓝鲸”游戏,在于心中的空虛无法填满转而在游戏上寻觅安慰。只有大力提高校园和家庭功能,进一步加强心理辅导,才能最终使“蓝鲸”游戏没有市场。他强调,对于网上宣扬的“自杀浪漫”和“自杀不可怕”等言论,社会有责任和义务通过公益广告、文学作品和影视剧等多种形式加以批驳。

为了保护孩子,俄罗斯当局组建一个名为“阻止蓝鲸”的小组,旨在通过劝解疏导,使那些想玩或者正在玩“蓝鲸”游戏的青少年悬崖勒马。

 


作者: 来源:2017-14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由热词“本段结束”说西班牙腐败[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