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阅读欣赏>> 收藏

欲与“钟王曾李”争锋的沈从文

  大抵每一位事有所成的人,在其年轻时都难免有几句“豪言壮语”的。当然这肯定是好事。他给自己人生起始订下了远大目标,正如王静安先生所说“三境界”中的第一境: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接下来只要“衣带渐宽终不悔”,努力就是了。

  在上世纪30年代的一批文人作家中,沈从文大概可以称得上是半个书法家了。他擅长楷书、章草及行草,精于书画及文博鉴赏,还专门撰有评论古今书法的文章,对宋四家、近代文人名家的书法都发表了颇为独到的见解。

  不过和许多名家相比,沈从文只能算是个从没进过什么洋学堂的“乡下人”(他常以此自称)。在家乡湖南凤凰,他只念过几年私塾,十七岁起便当兵随土著部队流徙于湘、川、黔边境与沅水流域一带,但由于他能写一手不错的恭楷,故被留在一位颇有学问又爱好古玩书画的统领官身边,当了书记员了。这位治军与治学都非常严谨的统领官给青年的沈从文带来很大的影响。在他那里,除了抄写公文外,沈从文为了替他的一些古董编目登记,所以有机会接触了“百来轴自宋及明清的旧画,与几十件铜器及古瓷,还有十来箱书籍,一大批碑帖……”这对正处于求知欲旺盛又对此有兴趣的青年沈从文来说,可谓如鱼得水。只要略有空闲,他自己也会将那些旧画彝器一件件取出,鉴赏把玩,遇上不懂之处,就去翻看《西清古鉴》《薛氏彝器钟鼎款识》以及《四库提要》这一类的工具书,如此日积月累,学问大长。此也是建国后,他能从一名现代文学作家突然转型为历史博物专家的重要基础。

  沈从文对书法的热衷也应该始于那一段从军的日子。他在“从文自传”中曾经写道:“差弁房中墙上挂满了大枪小枪,我房间中却贴满了自写的字。每个视线所及的角隅,我还贴了些小小字条,上面这样写着:‘胜过钟王,压倒曾李’。因为那时节我知道写字出名的,死了的有锺王两人,活着却有曾农髯和李梅庵。我以为只要赶过了他们,一定就可‘独霸一世’了。”尽管沈从文在军队的薪饷是每月九元,但他却宁愿节衣缩食,而将钱投资在大批书法碑帖的购置上。即便在沅江流域和川东漂泊途中,六块钱的《云麾碑》、五块钱的褚遂良的《圣教序》、两块钱的《兰亭序》,以及五块钱的虞世南《夫子庙堂碑》等,都是他随身携带的行李,“我有时回到部中,坐在用公文纸裱糊的桌面上,发奋去写小楷字,一写就是半天……”由此可见,他于书法上的用功之勤。

  可是,后来的沈从文,并未继续在书法领域中发展,由于受五四思潮的吸引,他只身来到北京,后在郁达夫、徐志摩的鼓励下开始了小说创作,随后文名日盛,于是逐渐成为令世人瞩目的中国乡土文学代表作家。而能写一手漂亮的小楷,倒是多次给沈从文带来恩惠,不仅仅是当年在军中成了首领身边的书记员,后来还凭此追上了他的学生——名媛闺秀张兆和小姐呐。

  大约在1929年,由于徐志摩向胡适的极力推荐,没有学历文凭的沈从文来到了上海中国公学任国文教员。其时,他看中了英语系的女生张兆和,于是竟坠入情网而无法自拔,生性内向并不健谈的沈从文,只得以笔代喉,一封接一封的情书不断寄给张小姐。张小姐被缠得烦了,一气之下,将这一大包情书交给了校长胡适之,状告沈先生的不当“骚扰”。不料胡适耐心听了张小姐的陈述后,居然温和又不失玩笑似的说:“这些情书你好好留着啊,他的文笔和书法都是很优秀的。人也很好,我希望你还是答应他!”还说“我和你父亲也是朋友,要不要我和你父亲讲讲?”谁也未曾猜到,胡校长以诚恳的长者之风竟真的促成了一桩美满姻缘。这也是日后多年胡适时常挂于嘴边津津乐道的得意之事。

  我们现在欣赏沈从文的书法,尤其是他的章草和小楷,可以明显地感觉到,他是下过非常的功夫,受过一定的训练,其线条沉稳含蓄,风格俊雅温厚,可谓是一横一撇,法度自在笔墨之间也。然而,若是苛求地再作推敲的话,那么他的书法则略嫌拘谨之态,草书尤甚之,秀气有余而笔力不足。或许,这和他的个性气质也有较大的关联,沈从文虽然算是个行伍出身,笔下文字也多姿多彩,但他的外表显露却非常的斯文,细声细气且不善言辞。据说他第一次上讲台面对底下黑压压的一大片学生,大为窘迫,红着脸连话都说不出了,只能在黑板上写“我是沈从文,今天……”因此,他的书法缺少那种洒脱阳刚、笔墨酣畅、气势阔大的风格也是顺理成章的。

  众所周知,写了80多部作品、在现代文学史上有着相当成就的沈从文,由于建国初期被斥为“反动作家”和“桃红色作家”后,吓得再也不敢用手中之笔进行文艺创作了。于是,在他的一再申请下,转行至中国历史博物馆、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事历史研究工作了,在那里,他做过讲解员、保管员甚至扫厕所等杂活,那一手漂亮的小楷只能在博物馆里作余兴的发挥,为展品抄写抄写标签之类。当然,时过境迁,谁也不会再提什么与“钟王曾李”一争高下的话题了。


作者:管继平 来源: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2015年09月25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