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品质生活>> 纸上性情

克勒门下午茶:门里说门“百乐门”

门里说门“百乐门”

文·图/克勒门文化沙龙

 

我们的克勒门第一次走进百乐门的舞台,百乐门和克勒门同样是上海的文化名片,今天“克勒门文化沙龙”来到了上海的标志“百乐门”,活动依然保持着活泼的形式、生动的见证和高雅的艺术品位,用独特的方式呈现了百乐门八十多年的兴衰,探讨了百乐门于今日上海的意义。精彩表演、欢乐的舞步带大家走进了那个传说中的“百乐门”,那个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海上旧梦。

 

 百乐门到底是谁造的

有关百乐门的诞生,在1933年11月5日的《申报》上有这样一段文字:“本埠自大华饭店停歇以后,各界仕女每感缺乏相当地点,以供交际宴会之需。兹有绅商巨子,纠集巨金,筹建百乐门大舞厅兼设饭店(PARAMOUNT BALLROOM and HOTEL)于沪西,兴建至今,已届一年。”

其实,百乐门的出现与沪西大华饭店的停业,以及海上舞潮发展到一定程度,舞客对超大豪华舞厅的需求有一定关系。 追访档案资料,有关“百乐门”的创办人通常会涉及两个人:一是浙江南浔富商顾联承,二是晚清名臣盛宣怀的七女儿、常州巨富盛爱颐。

第一种说法是南浔富商顾联承除了在沪涉足百货、珠宝等行当外,还置有不少房地产。他独具慧眼,见沪西一带相对荒僻,地皮较东部更便宜,便投资70万两白银,向静安寺购置了一片寺属地产,在其上兴建百乐门。第二种说法是盛爱颐在父母死后,按照中国传统大家庭的做法,女儿是分不到遗产的。但进入民国以后,女子地位不断提高,盛七小姐又西化很深,便诉诸法律。与几位兄弟打了几年官司后竟分得150万两现银遗产,便和丈夫拨出60万兴建了“百乐门”。

两种说法都流传甚广,不过专家近期在上海档案馆找到了几份资料颇能说明问题,这些资料包括上海商储银行对经营百乐门的大成公司的调查表,以及公司的列表等。从这些资料中可归纳出这几条:百乐门由一家叫“大成股份有限公司”的公司运营,百乐门的房主是顾联承先生,他同时又参资了大成公司,是该公司重要的股东和董事。而盛爱颐则通过丈夫庄铸九出面参资了大成公司。要知道,当年大家族之间的联姻是很多的,百乐门的诞生和运营所牵涉到的人基本都是远近亲戚,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样就有了百乐门的本钱。所以,要说百乐门到底是谁造的,最好的答案是“南浔富商和常州巨富们的集体杰作”。

 

顾家人说百乐门

南浔富商顾家,祖上是从事丝绸贸易的,被称为南浔的“四大象”之一(“大象”是指家产达到1000万两白银的人家,在南浔有四大家族)。顾家第一代顾福昌先生从南浔到了上海,成为一个非常有名的买办(据说顾先生故去的时候法国、美国和英国的领事馆都举办了相当规模的纪念活动,可见其影响力!)。由于经常和洋商打交道,所以自家的生活早已经洋派起来。顾家在南浔老家自建的洋楼内就有一座舞厅,专供交际和娱乐。

然而天有不测风雨。由于当时顾家的第二代和红顶商人胡雪岩之间有生意往来,而洋人对胡雪岩有些恨,就故意设了一个局,造声势说欧洲的生丝很紧张,胡雪岩知道消息后就囤了很多生丝,最后发现是陷阱,损失了好多钱。这场失利把顾家也牵连其中,于是顾家就把南浔的这座舞厅卖给了同为南浔“四大象”之一的张家(即张静江的家族)。

顾家的第三代领军人物就是顾家威的爷爷顾联承,顾联承是银行大股东又涉猎房产娱乐等领域,有着非常好的投资眼光。当时他看到大华饭店的关闭,娱乐场所的缺失,又看到了沪西的前景,于是就在静安寺附近建起了百乐门。顾先生说最后一次来的时候现场正在拆弹簧地板,那时候不懂,但现在回想起来他可能看到的是一层汽车的弹簧,不得不感叹中国人的建筑智慧。

时隔60多年再回“百乐门”,顾先生探访了百乐门的每一处细节。这次的改建是尽可能复原当年的样子,看着爷爷当年希望的“成为上海地标,为大上海增光添彩”的百乐门,顾先生连说“太美了”!

 

传说中的弹簧地板

百乐门的最大亮点就是二楼大舞池的弹簧地板。其弹力之柔度,屡经试验,令人有登仙之感。跳舞的人都知道,舞池的地板不可过硬,不然会疲劳,最好是略有弹性,地板由于载重会跟着舞者的节奏轻微颤动,使人感觉步伐轻盈舞姿生动。三楼的玻璃小舞池则使用玻璃地板,玻璃砖约为2寸见方,每片可载重10吨以上,下面有五色电灯千盏,跳舞时流光从下面打出,令人目眩神迷,如若仙境。

设计师杨锡镠将其特点归纳为三点:

1.地板全部面积要具有同等弹力,不能中央过甚四周不足。

2.仅仅载重部分会因跳跃而颤动,其余四周未载重的地板不受波及。也就是说一个人在地板某处跳动时,站在较远处的人不受颤动的波及。

3.地板颤动的振幅最小不得少于八分之一英寸,最大不得超过半英寸。

 

百乐门的声音

百乐门之前,上海滩的舞厅驻唱乐队都是外国人,而百乐门却诞生了中国第一支爵士乐队“吉米金乐队”。作曲家陈钢在这一部分中介绍了这支乐队的创办人吉米金先生。一段于去年离世的百乐门最后一位钢琴手俞敏昭在“克勒门”的视频录像令人感慨无限。而乐队的最后一位贝斯手、95岁的郑德仁先生的登场更是让人惊喜不已,当他拿起指挥棒指挥乐队的时候,全体观众致以最热烈的掌声。郑先生站在舞台上,当年的那个百乐门又回来了!

 


作者: 来源:2017-12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克勒门下午茶:“他的世界你能懂”[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