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品质生活>> 鉴赏家

陆康与西洋老家具

 

文、图   沈嘉禄

海上书法篆刻名家陆康先生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小就拥有一个良好的读书学艺环境,祖父乃中国近代国学大家、南社巨子陆澹安先生。在祖父的亲授下,他六岁始学古文辞,八岁即执笔临池,弱冠之年即以书法有鸣于世。他字如其人,豪迈洒脱,刚柔相济,既远眺大江东去,又俯察小桥流水,眨眼间又风云突变,银瓶乍破,以真名士气质为上海书坛争得一席之地。看他现场作书真是过瘾,丈二匹的榜书,如黄河之水自天而来,一路上跌宕起伏,惊涛拍岸,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气势怎么也挡不住。瓷瓶或紫砂壶上的蝇头小字也如针尖上的跳舞,一支长锋紫毫在手,手腕则暗暗用劲,转眼间便是满天星斗、满架紫藤。

海上书法篆刻名家陆康先生出身于书香门第,自小就拥有一个良好的读书学艺环境,祖父乃中国近代国学大家、南社巨子陆澹安先生。在祖父的亲授下,他六岁始学古文辞,八岁即执笔临池,弱冠之年即以书法有鸣于世。他字如其人,豪迈洒脱,刚柔相济,既远眺大江东去,又俯察小桥流水,眨眼间又风云突变,银瓶乍破,以真名士气质为上海书坛争得一席之地。看他现场作书真是过瘾,丈二匹的榜书,如黄河之水自天而来,一路上跌宕起伏,惊涛拍岸,横扫千军如卷席的气势怎么也挡不住。瓷瓶或紫砂壶上的蝇头小字也如针尖上的跳舞,一支长锋紫毫在手,手腕则暗暗用劲,转眼间便是满天星斗、满架紫藤。

近年来陆康还积极拓展书法的新空间:以传统书法的线条来表现现代水墨的意韵,以古老的甲骨象形文字来展现当代艺术的构图趣味,以线条的造型和黑白两色构成的韵味给人审美启示,充分体现了他将西方视觉艺术和东方的笔墨工夫糅合于一体的智慧。

陆康16岁起师从陈巨来先生治印,陈先生的印章以雍容华贵、精严工整的风格独步印坛,有“天下元朱第一人”之誉。陆康从《十钟山房印举》入手,临摹了300余方秦汉古印,青灯黄卷,衣带渐宽,锤炼了硬扎的“童子功”。

但是作为一个艺术家,要想确立的自己的江湖地位和个人风格,必须走出老师的巨大影子。陆康对此有清醒的意识,所谓“师其意不师其迹”,所以后来他稳中求变,一改陈巨来先生那种规矩整饬的元朱文风格,代之以跌宕奔放、洒脱不羁的印风,章法上求疏阔,刀法上求生辣,在传统中求变化,运匠心、出新意。程十发先生曾这样评价他的印章:“独辟蹊径”,陈巨来对陆康也是非常认可的,后来干脆跟前来求印的人说:“我已老矣,今后就叫我学生陆康刻章吧!”

纵观当今印坛上,陆康的个人风格非常鲜明,远远一望便能识得。他的元朱文如梅派唱腔,满台富贵气怎么也压不住;确良满白文如裘派唱腔,苍劲有力,韵味绵长;鸟虫篆则酷似程派,婀娜多姿,余音绕梁。而最让我啧啧赞叹的是大刀阔斧的秦汉缪篆,金钩铁划,屋脊春雷,并于密不透风中慷慨留出一段疏可走马的空间,从而使有限的印面获得了广阔的回旋余地,纵使想象力策马驰骋——好不痛快!

与许多书画家一样,陆康历年来也积有一些字画收藏,但都是书画界老前辈们赠予他的,有的是对他刻印的回报,有的是答谢他持赠的书法作品。陆康特别珍惜谢之光先生留给他的一些绘画作品。谢之光是一位颇有造诣的艺术大家,在旧上海以月份牌、电影广告、舞台布景等立身扬名。建国后谢之光成为中国画院专职画师,他能与时俱进,创作了许多反映新时代精神风貌的中国画。十年动乱期间,陆康与落难的谢之光先生多有交往,感受到老艺术家通脱豪放、自由无羁的性格与人格魅力。陆康常与友朋在茶席便宴上话说玄宗,一旦提及谢之光先生的奇闻轶事与艺术功绩,便情不自禁,热泪纵横。

在遍访欧美的同时,陆康也很注意搜集各国古董或小玩意,在英国伦敦、意大利罗马、法国巴黎、澳大利亚悉尼等大型跳蚤市场,他看到了许多老器物,比如西洋瓷器、錾花烟盒、胡桃木烟斗等,品相之好,就像新的一样。“青铜雕塑、大理石胸像、手工陶器、刻花玻璃,卖得真便宜!在伦敦我还看到几百支司迪克堆在那里,都有一两百年历史了,说不定是狄更斯或福楼拜用过的呢。”但陆康是一站一站的巡游,只能求其小而舍弃大。

陆康还喜欢收藏古陶器、文房四宝、景泰蓝、名人信札,还有与他本行有关的各类印石。对了,还有一项大宗:古典家具。年轻时他与父母同住在虹口溧阳路,十年祸起,家中被抄,一堂红木家具也被扔上卡车运走。后来陆康只身闯荡澳门,功成名就后,心底的红木家具情结发作。但兜遍澳门也很难买到正宗的老红木家具,后来他发现在烂鬼楼一带的古董店里倒是堆放着不少白木古旧家具,那种诚实质朴的式样和风格倒可以抚慰陆康的乡愁。重返沪滨后,他在虹桥置业安身,就用老家具将居室布置一番,那种浓郁的中国传统风格总令登门求书的老外或澳门同胞啧啧称羡。

二十年前,虹桥地区多有老家具商店,陆康得了闲就往那里钻,十多年来老鼠搬家似的累积,倒也蔚为大观:客厅里放置着十几件流行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滩的西式家具。窗下一对专供客人小坐的硬靠背围栏式皮面沙发椅,坐下感觉很舒适。面窗一对布面软包扶手椅,中间夹一具美南风格的绿漆底绘彩小柜,兼作茶几之用。窗的右面是一件顶天立地的黑漆底橡木雕花吧台,饰有欧洲古典主义风格的雕柱,这是当时西洋建筑在家具上的精巧移植。所谓吧台,是现在老家具行内的不规范称呼,其实它是一种既可放置在酒吧,又可放置在家里客厅或餐厅里的一种大型家具。窗的左面是一张牌桌,这是欧洲人常用的小型家具,可供四个人打牌,也可放在卧室里进早餐时用。

客厅深处,还有两具银器柜被他用来存放印石和古董,一具五屉柜被用来存放上好的宣纸和印章石。而一张看宝台被他用来向朋友展示他所收藏的书画。

在吧台对面的墙前,搁着一对纤巧的柚木雕花餐椅,上面挂一副老楠木对联。我凑近一看,好家伙!由清晚期书法家王文治所书,内容又是从《兰亭序》里提炼出来的:林荫清和兰言曲觞,流水今日修竹古诗。整件藏品没有一丝火气,幽幽地泛出如羊脂玉般的包浆,品相极好,感觉古雅得很呐。

陆康笑嘻嘻地告诉我,有一次他陪朋友到吴中路一家老家具商店淘宝,朋友看中一件中式的朱金木雕大柜,正在讨价还价时,他却发现仓库的一角斜搁着一对老对联,蒙上了厚厚一层尘埃,估计老板也不当它回事。陆康随手翻过来一看,依稀看到一行典雅的王(王羲之)字,心想肯定是一副书房老对联了,抹去灰尘细察,落款露出“王文治”三个字,心里一阵狂喜。

陆康跟老板谈价钿,希望将两块木板卖给他做书柜的搁板。老板不懂这副对联的价值,开出的价钿出乎意料的低。陆康继续跟他周旋,最后以很便宜的价格买下来。但要求整修一下,并且是整旧如旧,连阴刻的字里面油漆斑驳的效果也不能破坏,完了再配了一对旧的铜挂钩。“现在你看看,修旧如旧,清水蜡克,收拾得天衣无缝,放在我这里多么妥帖。”他的欣喜心情溢言表。

陆康收藏中西老家具不为投资回报,纯粹出于爱好,一切看缘分,也不奢求成对成套,材质也不怎么讲究,关键是式样要大气,积有时代风云和城市气息。他还买到了七十年前日本侨民遗留至今的和式老家具。现在,有不少老家具商店的老板找到陆康,希望他将前几年买走的吧台和餐椅再卖回给他,价格翻倍。陆康说:老家具都成了我的老朋友,他们在这里很高兴,不肯离开啊!

也因为老家具买得兴起,原有的二室一厅日显局促,陆康干脆在同幢楼的二楼再买下一套房子。于是,新一轮的淘宝行动开始了……


作者: 来源:2016-20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0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上海中国画院诞生记[ 11-10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