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品质生活>> 鉴赏家

独行客

在颠覆与模糊的秩序里,我们开始跳脱现实生活中的缰绳,进入一个任意想象的空间,每一个观者成为一个绝对自主的个体,思绪开始驰骋、奔跑,向纵深的无极限的世界中走去。

 

 

文、吴秋发

早在2014年《检察风云》杂志第24期品质生活鉴赏家栏目刊登了关于朱振洪的文章《瓷板画的世界》。居住于景德镇的自由艺术家朱振洪,一直致力于在瓷板画艺术领域进行创新。与传统瓷板画艺术偏向具象题材不同,朱振洪更愿意将抽象艺术在平面瓷板上展现。大自然中星辰旷野、山川河流、花草树木以及传统文学中的人物等经过高度提炼,转换成浓郁绚烂的色彩、波云诡谲的心境及没有五官、朦胧轮廓却有丰富内涵的仕女。其作品呈现出变幻丰富的视觉效果,不拘一格又引人入胜。景德镇陶瓷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发展,各种技法都用尽了,在景德镇创新难度很高。朱振洪无知者无畏,突破了原来的技法,反而有创新。他有着布道者的执着,对艺术充满炽热之情,痴迷、孜孜不倦,勤研不辍。

任何艺术作品都有创作者个人鲜明的烙印。朱振洪丰富、饱满的人生阅历,丝毫不受拘束的见解、思想及对人事万象的深刻领悟,使得他对尘世物质有了一种看淡的从容,因此得到了自身的轻盈,从而在艺术的道路上,轻装上阵使他走上一条任意自然的艺术道路,在创作的画面中彰显无限度的松弛、放任。有什么样的心态就有什么样的成果,当一个作品出现的时候,它就涵盖了作者的人生经历。此前朱振洪创作的《云山》《天路》《戏曲人物》《层林尽染》《生生不息》《心境》系列作品中可以找到与之契合的痕迹。

周国桢2013年曾经为《朱振洪釉画艺术》一书写序时说:“振洪的釉画,气势雄浑,色彩浓烈奔放,艳而不俗,挥洒率性,天真烂漫。观其釉画,可以体味创作过程的内心冲动、情绪变化,其注重自我个性、风格的表现,手法之自由无束缚,乃当今陶瓷绘画领域大部分画者所缺失的自由精神。总的来说,都源自于其不畏权威,特立独行的品格。”朱振洪依然沿革自由之精神及不畏权威、特立独行的品格创作出了更多的优秀作品。朱振洪8月中旬在北京马奈草地美术馆“匪夷所思”举办个展。“五色眩目-朱振洪高温颜色釉陶瓷艺术展” 于2016 年9月12日在上海市中山东二路565号“源泉汇理”开幕。

时隔不到两年,朱振洪的创作飞速发展,他显得从容而自信。不仅看到朱振洪的新作品在材质、颜色、造型都有了新的变化,同时感受到了朱振洪的格局与清醒。关注当下,关注人,关注社会文明中的诸多现象;其作品回归到一种当代的艺术语境中,具有鲜明的时代性。

朱振洪的诱然系列与其之前的作品相比,淡化了作者本人的意图,突出体现了釉料天然的变化。朱振洪在高温颜色釉的探索上虽然保留着材料本身的原始野性,同时能成熟的驾驭釉料。作品似乎在混沌的、尚未建立清晰秩序的世界中,见不到章法、约束,使人的意识进入一种自由的时空,仿佛回复到人乃至世界诞生的初始状态。在颠覆与模糊的秩序里,我们开始跳脱现实生活中的缰绳,进入一个任意想象的空间,每一个观者成为一个绝对自主的个体,思绪开始驰骋、奔跑,向纵深的无极限的世界中走去。颜色艳丽朦胧,色彩变幻无方,作者以三原色作为基础,色彩激烈的碰撞与交融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蕴含哲理、诗情或神韵,需要观者用心去感受、探索和领悟。

迷河系列进入眼帘的是颜色釉经过窑变后流淌的视觉效果,是自然随意的。作者似乎向来不喜欢过分干预。色彩肌理自然天成,变化出摄人心魄的神妙流画,各种微妙变化的纹理自然流布,厚重的色釉在平板上流动熔融,色彩与肌理交映成辉,宛如泼彩写意,浑然呈现出一幅幅灵气流动、精彩绝伦的图画,意境深远。这些变幻的图画,激发人们丰富的想象力而变化无穷,目及之处恰是意生之时。

朱振洪作品的抽象较之具象,更能带给人以视觉的冲击与震撼。正可以通过朱振洪作品的抽象美来感知宇宙的魅力,来探寻生命的质。

   

 

 

 

 

 

 在颠覆与模糊的秩序里,我们开始跳脱现实生活中的缰绳,进入一个任意想象的空间,每一个观者成为一个绝对自主的个体,思绪开始驰骋、奔跑,向纵深的无极限的世界中走去。

 

独行客

 

文、吴秋发

早在2014年《检察风云》杂志第24期品质生活鉴赏家栏目刊登了关于朱振洪的文章《瓷板画的世界》。居住于景德镇的自由艺术家朱振洪,一直致力于在瓷板画艺术领域进行创新。与传统瓷板画艺术偏向具象题材不同,朱振洪更愿意将抽象艺术在平面瓷板上展现。大自然中星辰旷野、山川河流、花草树木以及传统文学中的人物等经过高度提炼,转换成浓郁绚烂的色彩、波云诡谲的心境及没有五官、朦胧轮廓却有丰富内涵的仕女。其作品呈现出变幻丰富的视觉效果,不拘一格又引人入胜。景德镇陶瓷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发展,各种技法都用尽了,在景德镇创新难度很高。朱振洪无知者无畏,突破了原来的技法,反而有创新。他有着布道者的执着,对艺术充满炽热之情,痴迷、孜孜不倦,勤研不辍。

任何艺术作品都有创作者个人鲜明的烙印。朱振洪丰富、饱满的人生阅历,丝毫不受拘束的见解、思想及对人事万象的深刻领悟,使得他对尘世物质有了一种看淡的从容,因此得到了自身的轻盈,从而在艺术的道路上,轻装上阵使他走上一条任意自然的艺术道路,在创作的画面中彰显无限度的松弛、放任。有什么样的心态就有什么样的成果,当一个作品出现的时候,它就涵盖了作者的人生经历。此前朱振洪创作的《云山》《天路》《戏曲人物》《层林尽染》《生生不息》《心境》系列作品中可以找到与之契合的痕迹。

周国桢2013年曾经为《朱振洪釉画艺术》一书写序时说:“振洪的釉画,气势雄浑,色彩浓烈奔放,艳而不俗,挥洒率性,天真烂漫。观其釉画,可以体味创作过程的内心冲动、情绪变化,其注重自我个性、风格的表现,手法之自由无束缚,乃当今陶瓷绘画领域大部分画者所缺失的自由精神。总的来说,都源自于其不畏权威,特立独行的品格。”朱振洪依然沿革自由之精神及不畏权威、特立独行的品格创作出了更多的优秀作品。朱振洪8月中旬在北京马奈草地美术馆“匪夷所思”举办个展。“五色眩目-朱振洪高温颜色釉陶瓷艺术展” 于2016 年9月12日在上海市中山东二路565号“源泉汇理”开幕。

时隔不到两年,朱振洪的创作飞速发展,他显得从容而自信。不仅看到朱振洪的新作品在材质、颜色、造型都有了新的变化,同时感受到了朱振洪的格局与清醒。关注当下,关注人,关注社会文明中的诸多现象;其作品回归到一种当代的艺术语境中,具有鲜明的时代性。

朱振洪的诱然系列与其之前的作品相比,淡化了作者本人的意图,突出体现了釉料天然的变化。朱振洪在高温颜色釉的探索上虽然保留着材料本身的原始野性,同时能成熟的驾驭釉料。作品似乎在混沌的、尚未建立清晰秩序的世界中,见不到章法、约束,使人的意识进入一种自由的时空,仿佛回复到人乃至世界诞生的初始状态。在颠覆与模糊的秩序里,我们开始跳脱现实生活中的缰绳,进入一个任意想象的空间,每一个观者成为一个绝对自主的个体,思绪开始驰骋、奔跑,向纵深的无极限的世界中走去。颜色艳丽朦胧,色彩变幻无方,作者以三原色作为基础,色彩激烈的碰撞与交融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蕴含哲理、诗情或神韵,需要观者用心去感受、探索和领悟。

迷河系列进入眼帘的是颜色釉经过窑变后流淌的视觉效果,是自然随意的。作者似乎向来不喜欢过分干预。色彩肌理自然天成,变化出摄人心魄的神妙流画,各种微妙变化的纹理自然流布,厚重的色釉在平板上流动熔融,色彩与肌理交映成辉,宛如泼彩写意,浑然呈现出一幅幅灵气流动、精彩绝伦的图画,意境深远。这些变幻的图画,激发人们丰富的想象力而变化无穷,目及之处恰是意生之时。

朱振洪作品的抽象较之具象,更能带给人以视觉的冲击与震撼。正可以通过朱振洪作品的抽象美来感知宇宙的魅力,来探寻生命的质。

   

 

 

 

 

 

 


作者: 来源:2016-21 发布时间:2016年11月10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陆康与西洋老家具[ 11-10 ]下一篇:黄山松上 沧海一粟[ 11-10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