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品质生活>> 鉴赏家

圣境印象:印度佛教艺术

导语自佛教经由古丝绸之路传播到东方,不但被中国吸收,并逐渐地本土化,最终形成了中国的佛教,以佛教为标志的印度文化已成为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社会不同领域与各个层次都留下了深刻烙印。而后,中国将已经中土化的佛教,再输入到朝鲜和日本。

 

 

圣境印象:印度佛教艺术

 

上海博

 

 我们对精神的始发,怀着珍视的态度,保护着考古出土的一点一滴。上海博物馆2014年末与2015年初的特别展出,衔接的办展主题皆以考古发掘遗迹为主,考古工作所发现的古文明遗迹,是为人类的发展提供着有力的见证。由上海博物馆和加尔各答印度博物馆联合举办的“圣境印象:印度佛教艺术展”的隆重开幕,也来自于印度文化部、印度驻中国大使馆和印度驻上海总领事馆的鼎力支持,使展览的91件(组)文物安全抵达上海,落户于上海博物馆特展厅,传递了佛教在印度的缘起、演化和发展,以及佛教文化在其他国家、尤其是在亚洲地区的广泛传播。

古代印度是个地域概念,泛指喜马拉雅山以南,印度洋之北,阿拉伯海以东,孟加拉湾西岸的众多邦国与地区,包括现在的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尼泊尔、不丹等国在内的南亚次大陆。公元前6世纪至前5世纪,释迦牟尼在古印度创建并传播佛教;孔雀王朝时期,阿育王奉佛教为国教,广建佛塔,刻敕令和教谕于摩崖和石柱,佛教从此遍传南亚次大陆,并向西北扩散至中亚地区,朝东南传播到南亚诸国。

 

佛陀传略

 

佛陀原名乔达摩·悉达多,他出生于释迦族的迦毗罗卫国,后被尊称为“释迦牟尼”,意为“释迦族的圣人”,其父净饭王是国王。悉达多太子出生前,其母摩耶夫人梦见一头白象进入自己体内而感身孕,后在途经蓝毗尼园时诞下太子。佛陀的诞辰尚无定论,一般认为他出生于公元前566或前563年。悉达多太子约在29岁时迎来其人生的一大转折。他在三次出游途中先后遇见了老人、病患和死者,这令他对人间疾苦和欢乐无常深有感触。太子在第四次出游时又遇见了一位神情安详的修行者,深受震撼的他因此决定出家。

剔发易服后的太子一心探求真理与解脱轮回之法。太子在优娄频罗苦修六年,却依旧一无所获。禁欲苦修无果后,太子决定受食求生。此后,太子在菩提树下入座禅修,最后终于证得无上正等正觉,觉悟成佛(觉悟圆满者)。佛陀觉悟后,对原先的五名同修宣讲了“四谛”、“八正道”(佛教史称“初转法轮”)。听闻佛法后,五名苦行者立刻皈依佛门,并由此成为“僧伽”团体的核心。

      佛陀一生教化众生,79岁时行至摩罗国国都拘尸那迦罗城的郊外,作了最后一次说法后安然入灭。佛陀圆寂后,摩罗族以高规格将其火化后,竟意外发现了许多五彩晶莹的珠子(即舍利)。各地闻讯后纷纷遣使而来求取佛陀舍利以建塔供养。此后,礼塔就成了膜拜佛陀的一种形式。

 

薪火相传

 

佛陀一生强调通过自我修行以求得解脱。佛陀要求弟子们以法为皈依、以自我为皈依。人们将佛陀由平凡的导师神化为慈悲为怀、救世济人的神明、礼佛之风也因此盛行。佛陀行迹所至之处均被奉为礼佛朝拜的圣地。与佛陀一生息息相关的四处地点均成为了信众蜂拥而至的朝圣地,它们分别是佛陀的诞生地蓝毗尼、觉悟之处菩提伽耶、初转法轮的鹿野苑以及佛陀涅槃的拘尸那迦罗城。

众所周知,孔雀王朝的阿育王在皈依佛教后对佛教的传播致力尤多。据传,他在巴连弗邑建造鸡园寺,并开取七塔舍利,于各地敕建84000座佛塔。出于对僧团的关心,阿育王还在巴连弗邑举行了第三次结集。这次结集过后,阿育王外遣使者传经布道,足迹遍及印度以外的地区。

孔雀王朝覆灭后,由于商业阶层信众的人类激增,起塔造像等佛教活动空前活跃。由此催生出印度中部的桑吉和巴尔胡特塔以及阿玛拉瓦蒂等大量的佛教纪念建筑。这些建筑上的浮雕造像主要围绕佛本生和佛传故事等主题来神化佛陀。

此后在贵霜王朝(公元1-2世纪)的积极推动下,犍陀罗艺术开始在印度次大陆的西北地区兴盛起来。犍陀罗与马图拉艺术率先创造出人形佛像人。公历纪元之初,佛教及其艺术进入了发展关键期。佛陀的形象也不断发展。他不再是符号所象征的导师或超人,而是被奉为圣人的人的形象,信众也因此乐于通过祈祷,念咒等礼佛仪式来求得圣人佛陀的护佑。

 

梵天诸神

 

印度的佛教艺术是对佛教史的忠实体现。马图拉、鹿野苑、龙树山、戈利等佛教重地在笈多时期创作了大量的佛教雕塑。在后笈多时期,佛教的中心转移到了那烂陀寺、维克拉木西拉寺、索马普拉寺、奥丹塔普利寺和迦噶达拉寺。这些佛寺均是在东印度波罗王朝统治者的扶植下兴盛起来的。

佛教神祇多达数百位。起初,礼佛在本质上并无偶像可言。当时的佛教雕塑以表现人们对佛塔、圣树、足印等佛陀象征符号的崇仰为主。但是随着大乘佛学的形成、佛教的神谱产生了巨变。当时的佛陀形象均遵循了伟人必有不凡之貌(三十二相)的思想。

除佛陀外,大乘佛学与神谱中最重要的神祇当属以慈悲为怀的菩萨。佛典述及的菩萨难以计数,但其中最负盛名的当属观音与文殊菩萨两位。人们因坚信菩萨具有拯救于天下的无边神力而对其崇仰至极。

大乘佛教的一大特点在于对女神的崇拜。这种对女神的崇拜与对秘咒和曼荼罗的信仰一起,共同赋予了大乘佛教一种全新的形式,即广为人知的密宗佛教。而在所有的女神中,度母的地位最为突出。大乘密宗佛教的众神谱系等级森严。位于谱系顶端的是本初佛,由此衍生出五位禅定佛(五方佛),即毗卢遮那佛、阿、宝生佛、阿弥陀佛和不空成就佛。

 

佛法东渐

 

    历代君王的鼎力扶植是佛教得以在印度乃至其他地区广泛传播的主要原因。据传,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曾致力于向尼泊尔、斯里兰卡和东南亚等地传教。公元12世纪时,穆斯林入侵,斯里兰卡和东南亚的佛教徒奋起护教。马来半岛、苏门答腊岛和中国信众对佛教的崇仰也促进了纳加帕蒂讷姆当地佛教的繁荣。

佛教传入中亚、南亚地区以及中国、朝鲜和日本的确切时间无法确认。据传,自公元8世纪寂护与莲花大师入藏后,当地的佛教活动便日渐兴盛。中亚地处商道交汇的重地,佛教及其艺术在经由各条通道广泛传播的同时,也在不同时期的发展中形成了各自的特色。此外,中国的信众对小乘和大乘佛教还有着自己的独到诠释。

佛教约在公元前2年传入中国。史料还记载了汉明帝于公元65年求法的故事。此后,数位印度高僧来华传教。至公元4-6世纪,大量佛经被译成汉语。此后,人们开始对阿弥陀佛进行崇拜,由此对佛教的发展也产生了重大影响。上述各地的早期佛教主要源于印度佛教。但自公元9世纪起,各地佛教艺术的地方特色日趋凸显。

 

来自鹿野苑的“佛传故事”浮雕则在一件作品上,同时表现了佛陀自降生至入灭的五大事件,分幕式构图体现出笈多艺术的睿智巧思,彰显出被誉为印度文化“古典时代”或“黄金时代”的笈多时期的艺术特色。除了风格迥异、材质有别的精美雕刻之外,展览还特别呈现了一套《般若波罗蜜多八千颂》共计十件贝叶经插页。在佛教般若经中,《般若八千颂》应该是最重要的一部。经文强调了“五力”,即信力、精进力、念力、定力与慧力。对宗教对象的敬仰是佛教仪轨的重要行为规范,艺术品在经过僧众的祈祷和念诵等仪轨后往往被奉作圣物。可见,这组公元11世纪的贝叶经不仅是珍贵的佛教文献典籍,更是难得一见的圣物。

   可以说,中印两大文明古国的文化,也是两国文化交流史上新的里程碑。作为“中印友好交流年”的系列活动之一,使得此次“圣境印象”的国际巡展第一站就放在了上海这座“魔力”的城市,之后还将去往东京、首尔、新加坡,最终回到印度的加尔各答印度博物馆。

 

知识链接:

加尔各答印度博物馆于1814年成立,至2014年已是成立200周年的博物馆,为亚洲历史最悠久的博物馆之一。馆内藏品丰富、种类繁多,云集了史前原始时代、孔雀王朝、巽伽王朝、贵霜王朝、波罗王朝、昌德拉王朝、曷萨拉王朝、朱罗王朝等各个时期的艺术精品。其中佛像、佛塔和佛画等佛教艺术品堪称该馆的馆藏特色。

(加尔各答印度博物馆网址:http://www.indianmuseumkolkata.org/


作者: 来源:2016 发布时间:2017年02月07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藏品故事:周恩来用砚[ 02-07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