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品质生活>> 鉴赏家

好看莫如孩儿面

婴戏图,即描绘儿童游戏时的画作,又称“戏婴图”,是中国人物画的一种。因为以小孩为主要绘画对象,以表现童真为审美追求,所以画面丰富,形态有趣。

 

好看莫如孩儿面

文·图/唐羽

 

沈嘉荣(1948.7) 浙江人。擅长连环画。1968年轻工部上海轻专美术专业毕业。连环画《入队》《友爱》《外国成语故事》等入选第六、七、八届全国美展。

1968至1974年,轻工部青岛晶华玻璃厂宣传科美术干事;

1974至1978年,青岛市一轻局宣传科美术干事;

1978年至今,青岛轻工研究所高级工艺美术师,青岛教师进修学院美术专业客座教师。

 

在中国诗词的宝库里,有着太多太多的反映儿童嬉戏的内容,这是农耕社会最富温暖色彩的一笔。在近代化后建立起来的市民社会,类似逗鸟、钓鱼、跳绳、斗鸡、滚铁圈、捉蜻蜓、扑蝴蝶、抓青蛙、放风筝、打陀螺、扯响铃、踢毽子、斗蟋蟀、舞龙灯、放炮仗、捉强盗、飞香烟牌子、放孔明灯等游戏,也有数十年甚至数百年的历史,一路玩到今天,构成了风土人情和集体记忆。

去年年初,沈嘉荣在青岛三生缘美术馆,举办了一场“婴戏——沈嘉荣小品绘画展”,今年春节期间,“婴戏——沈嘉荣小品绘画展”在青岛崂山丽达广场的半乡客银行美术馆举行,40幅婴戏图以斗方形式又让观众眼睛一亮。今年的4月8日至12日,沈嘉荣携数十件近作回到上海的故乡,在上海朵云轩六楼朵云沙龙,他与六弟、作家沈嘉禄联袂举办了一个题为“我们小时候——沈嘉荣、沈嘉禄兄弟水墨画展”。兄弟联手办画展,在上海艺坛也算一段佳话,所以开幕当天就吸引了许多书画爱好者,几乎一半作品就被贴上红签条,“名花有主”了。

作为本次画展策展人的上海著名美术评论家江宏先生向我们介绍:“兄弟联展在上海不多见,兄弟俩传达儿时的况味也是首例。把半个世纪前的城乡和谐生态及儿童嬉戏场景栩栩如生地展现在我们的眼前,怎么不让人思绪联翩、心潮起伏!”朵云轩画展刚刚结束,在大隐书局重庆路分店开始了巡展,书店以文化力量和充满童真的作品风格,邀请沈嘉荣趁热打铁,在书店的“书香里”再办一场,于是就有了5月20日至6月4日的个人画展“童趣之趣沈嘉荣艺术展”。

  婴戏图,即描绘儿童游戏时的画作,又称“戏婴图”,是中国人物画的一种。因为以小孩为主要绘画对象,以表现童真为审美追求,所以画面丰富,形态有趣。中国很早就形成了描绘婴孩的传统,到唐宋时期技巧渐趋成熟,宋代更是婴戏图创作的黄金时期,使之成为中国绘画中极受欢迎的类别。中国婴戏图的可贵之处还在于:当西洋古典绘画中出现儿童时,大多都以天使的形象为宗教画锦上添花,直到印象派绘画登场后,儿童的配角地位才有所改变。而中国的婴戏图一开始就以儿童为表现主体,在民间绘画中,更少主流意识形态的羁绊。

沈嘉荣对少儿题材的创作情有独钟,他从中国历代婴戏图和西洋美术的儿童画中汲取滋养,以质朴有力的线条,纯真透明的色彩,虚实相间的构图,生动活泼的态势,抓住儿童嬉戏的戏剧性瞬间,将孩子的性格、友谊、感情以及与大自然的亲密关系表达得淋漓尽致,同时也真实地体现了孩子身处环境的风土人情与时代风尚,最受美术界同行和艺术爱好者的赞赏。

他说:“婴戏图不好画。有的画家水平很高,一画孩儿,就像小大人。看来什么都对,但就是无趣。故孩儿虽小,空间却大。我画婴戏,觉得孩子干净,眼睛中透露出善良、天真、自然的精神,希望用这种童真之美来安抚这个世界中骚动的灵魂。”

沈嘉荣在日常生活中喜爱孩子,观察孩子,着意体验孩子的感情。有一次他从六楼的家中下来,一脚跨出大门,突然下起雨来,几点冰冷的雨滴打在他的脸上,他急忙把携带的图书掖到怀里。邻居小店铺内有一个年仅四五岁的孩子,正打开一把红伞在玩耍,看到他的尴尬情形,怔了一下,急忙高举着伞踮着脚来为他挡雨。这可能是出于一种本能,但让沈嘉荣掂量出一份沉甸甸的善良。他急忙跑到画室画了一幅荷花童子图以作纪念,后来他又凭借这份持久的感动创作了一个荷花婴戏系列,被四个展览馆邀请去作展览。

儿童游戏一直是儿童画中极富乡村气息与都市情调的题目,沈嘉荣在描绘童年游戏时,细细地将童年记忆打捞出水,并加载了一份长辈的关爱与欣赏。这份记忆是鲜活的,带着温度和响声,“静心想来,比大人的生活还要有道理,比如‘过家家’,孩子就比大人要认真。”他说。

沈嘉荣的婴戏图着眼于当下,是现代人的写照,但有时也让孩子身着古代的装束。他认为婴戏图既然在中国有着上千年的传统,那么在今天的信息时代进行传承,也应该符合中国的古典精神,体现它特有的诗性。

沈嘉荣的婴戏图多以扇画、斗方小品为表现形式,三五童子围作一团,红衣绿衫,热气腾腾的一个小世界,他们无忧无虑,健康乐观,充满着对生活的热爱与向往。他希望通过这些不同立意的婴戏图,表达率真朴实的艺术情趣和人文情怀,并让观者能够藉以儿童的视角看待世界,以孩子的道理解读现实。

在中国波澜壮阔的文化长河中,婴戏图与儿童诗并行不悖,比邻呼应,它们的文化价值说到底就是借儿童的形象与情趣,寄托成人社会的理想与情怀。沈嘉荣又说:“走进一些美术大展,儿童体裁的绘画还是相当的少,少到几乎没有。我感到孩子们精神上的饥饿,所以我会画下去,并享受它带来的快乐。”

草长莺飞二月天,忙趁东风放纸鸢。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蓬头稚子学垂纶,侧卧莓苔草映身。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

在呼唤传统回归的时代要求下,我们从沈嘉荣的婴戏图中看到了温馨的童年,也看到了锦绣的未来。

 


作者: 来源:2017-14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好音[ 02-07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