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品质生活>> 鉴赏家

茜茜公主和匈牙利

茜茜公主和匈牙利

上海博物馆展览部

 

 

匈牙利国家博物馆是匈牙利伯爵费伦茨·塞切尼创立,至今已有215年的历史。塞切尼希望它能够成为“珍藏匈牙利历史和文化的宝库”,使他们获得跨越地域、阶层的民族认同感。现在,不远万里从匈牙利国家博物馆来到上海博物馆的149件宫廷贵族珍藏,足以让读者一饱眼福。1955年,一部奥地利电影《茜茜公主》风靡一时,让世界知道了这位来自巴伐利亚的美丽公主。今天,由上海博物馆和匈牙利国家博物馆等联合举办的“茜茜公主与匈牙利——17-19世纪的匈牙利贵族生活”在上海博物馆第一展厅展出至9月3日。上海站是中国巡展首站。结束之后,将继续在故宫博物院、云南省博物馆、陕西博物馆展出。

 

茜茜公主SISSY

茜茜公主出生于巴伐利亚王室,美丽聪慧,精通德语、奥地利语。她本名为伊丽莎白,所以加冕之后称为伊丽莎白皇后。虽然是巴伐利亚王室的后代,但她的父母并没有政治野心,对子女的教育虽然严格,但并不是宫廷贵族式的。她的父亲甚至是家庭中出了名的异类,热衷于旅行和结交市民阶层的学者、艺术家。

当伊丽莎白的姨妈:奥地利帝国的女大公索菲,迫于政治局势,为儿子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前来提亲时,这对夫妇毫无准备。本来,索菲女大公提亲的对象是伊丽莎白的姐姐,但在为两人安排的会面中,弗兰茨却对16岁的伊丽莎白一见钟情。几天后,两人就订下婚约,并在7个月后举行了婚礼。

这对新婚伉俪的浪漫姻缘在只重政治利益、不讲爱情的欧洲王室联姻中极其罕见,一时被传为美谈。诞下皇位继承人鲁道夫之后,伊丽莎白借疗养之机频繁地远行,尽可能的远离宫廷。尽管伊丽莎白皇后的婚姻生活并不如意,但她在政治上积极奔走,长期支持匈牙利的解放事业,1866年,在她的牵引下,促使奥地利和匈牙利通过多次秘密和谈,最终达成了和平协议。第二年,奥匈帝国成立,伊丽莎白皇后功不可没,她被加冕为匈牙利皇后,也获得了匈牙利人民的长期爱戴。

1867年,她完成了一生最大的政治使命,劝服丈夫改组奥地利帝国为奥匈帝国以后,伊丽莎白便长期居住在匈牙利,不得已时才回到丈夫身边履行作为皇后的义务。1889年,弗兰茨与伊丽莎白唯一的儿子鲁道夫皇太子自杀身亡,皇后陷入深沉的悲痛之中。她从此只穿黑色,并消失于公众视线中,漫无目的地游走于欧洲。1898年,伊丽莎白旅居瑞士,在日内瓦的码头上被无政府主义者刺杀。

 

哈布斯堡王朝与匈牙利

位于喀尔巴阡山盆地之中的匈牙利,可以说是一个独具特色的国度,山河秀美,建筑壮丽。自公元896年起,匈牙利先民定居于此。在此后的一千多年间,匈牙利历经朝代更迭,政权交替,在风云际会的欧洲历史舞台上几度浮沉。17-19世纪的匈牙利,著名的哈布斯堡家族几乎统治了匈牙利全境。这个靠着联姻制霸欧洲的家族与匈牙利展开了一段长达两个世纪的政治博弈,并最终渗透到了经济、文化、军事、宗教等方方面面。

在此期间,匈牙利共历经三任重要统治者: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弗兰茨一世的妻子玛丽娅·特蕾莎(女王);奥地利帝国统治者费迪南五世;以及奥匈帝国统治者、茜茜公主的丈夫,弗兰茨·约瑟夫一世。

匈牙利的贵族体系成型于896年,其建立在部落联盟的构架之上,延续近千年之久。1222年,国王安德烈二世迫于上层贵族压力,签署《金玺诏书》,使贵族享有违抗王命的权力,从而急剧加强了贵族的势力。

17世纪中叶,哈布斯堡王朝几乎统治了匈牙利全境。匈牙利贵族们为独立而战,捍卫他们的权益。然而,每一次的斗争都收效甚微,且当时的奥地利对匈牙利贵族采取招抚政策,以求得匈牙利贵族对哈布斯堡王朝的支持。慢慢地,匈牙利被同化,逐渐成为了哈布斯堡王朝的一部分。18世纪,奥地利打响皇位继承战,匈牙利的贵族们宣誓向女王玛丽娅·特蕾莎效忠,此时的他们已然成为哈布斯堡王朝的坚实后盾。18世纪至19世纪中叶,哈布斯堡王朝对匈牙利颁布了一系列压迫性的政策。此时,为了国家的独立与改革,匈牙利贵族们开始团结知识分子阶层,开展了不懈的抗争。

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历史上,比这位君主更为人熟知的是他的皇后——伊丽莎白皇后(即茜茜公主)。她的出现,成了缓解奥地利和匈牙利紧张态势的一剂良药。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在位时期(1848-1916),他所统治的疆域经历了从奥地利帝国到奥匈帝国的转变,匈牙利民族意识的觉醒和由此频频引发的匈牙利独立运动,冲击着早已锈迹斑斑的国家机器。

 

匈牙利的服饰与权利

与欧洲其他国家的贵族阶层一样,匈牙利贵族数百年来生活富足安康,并且能够接受高水平的教育,10至18世纪间形成的军阀贵族家族兴盛了几个世纪。匈牙利贵族们喜欢身着祖先的服饰,或在定制新衣时加入一些祖先服饰上的元素。匈牙利贵族热衷于穿着光鲜亮丽的服饰来彰显他们的富有。因而,匈牙利的时尚是围绕着上层贵族圈而发展的。

自16世纪以来,人们竞相效仿贵族的穿着服饰,这最终引起贵族的不满。关于限制铺张浪费的综合整治开始在匈牙利实施。17世纪时甚至出台了强制人们穿着符合自己社会阶层和社会地位的服装。这一时期,贵族们的穿着与平民相类似,但他们仍试图通过改变服饰的颜色、提升服装的材质、增加一些别致设计的方式来彰显自己的尊贵身份。在土耳其入侵后的16至17世纪,匈牙利服装的式样变得更简单,颜色也更鲜艳。

17世纪时,匈牙利兴起了华丽的巴洛克风潮,这与当时哈布斯堡所引领的反宗教改革密不可分。而与之相应的,这股巴洛克风潮也对反宗教改革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使天主教在匈牙利的地位得以强化,封建阶级的构架得以巩固。为了遏制新教势力,哈布斯堡王朝实行政策倾斜,如出台相关法规,禁止非天主教人士在政府机关担任要职等。此外,哈布斯堡王朝还再一次明确了天主教会的主教对于诸如匈牙利国王加冕仪式等庆典活动的视察权。

 

贵族的风尚

在现代国家建立之前,匈牙利的贵族们享有巨大的权力。上层贵族阶级拥有广袤的领地,其总量甚至达到了匈牙利全部领土的一半。他们依托领地,蓄养农奴,拥兵自重。在哈布斯堡王朝掌权时期,为了维持对匈牙利全境的统治,亦对匈牙利的封建贵族作出了让步。此时的匈牙利贵族们可以向奥地利人出售其领地所产农作物及纺织物,以获取经济收益,因此他们与哈布斯堡维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且很快接纳了西欧的贵族文化。

到了18世纪,匈牙利被哈布斯堡王朝重新统一,宏伟而灿烂的巴洛式艺术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匈牙利。匈牙利的高阶贵族将大剧院和音乐厅一类的公共文化设施置于巴洛克风格的宫殿内,并邀请了西欧的艺术家们,有戏剧团体和管弦乐团来表演。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常常会使用来自维也纳的家具、金属器和服装等。虽然匈牙利的上层贵族们依然使用匈牙利语作为母语,且在他们的服装风格中保留了一小部分匈牙利的文化印记,但当时的日常生活和文化习俗多数都追随着西欧的风尚。

在此,请读者朋友亲临现场一睹匈牙利与茜茜公主的传奇,观众亦可通过上海博物馆官方网站及上博官方微信平台(公众号:SH-Museum),了解特展的系列公众教育活动。

(藏品均来自匈牙利国家博物馆)


作者: 来源:2017-13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鲁迅与图书装帧设计[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