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新视点>> 风云杂谈

“臣门如市 臣心如水”/说“拍蝇”

 

文/沈栖

 

汉哀帝年间,尚书仆射郑崇手握重权,说情者日多,请托者甚众,几乎每天都是“门庭若市”。尚书令赵昌欲陷害郑崇,便向皇帝上奏,诬其“有奸”。汉哀帝面质之,郑崇坦然地说:“臣门如市,臣心如水。”其意思是说:来我家上门请托、说情的人确实多得像市场一样热闹,但我的心却像清水一样纯洁。寥寥数语,表明了这位封建时代重臣清正廉洁的从政意识。

时下,在我们队伍中,“臣门如市”的干部并不鲜见。只要分管某一部门、掌有某一方面的实权,那么,“臣门如市”的情形就在所难免。当然,“臣门如市”也未必都是“有奸”的。你的下属在工作上遇到一些问题或困难,需要向你反映,想得到你的帮助和支持,而你在8小时之内操持公务甚忙,无暇接待,于是,下属或在晚上,或在节假日上门拜访,叙一叙情况,谈一谈原由,吐一吐苦衷;而我们的干部也由此可以更具体、更深入地了解下属的工作,并及时消除工作上的一些不利因素,这无疑是有益于本部门、本单位的正确决策和决策的实施。

俗云:“无事不登三宝殿。”确实也有一些群众是带着与自己切身利益休戚相关的事上干部家门的,他们或对有些政策不理解而上门咨询,或对有些困难自己无法解决而上门求助,他们殷切希冀我们的干部能助其一臂之力,在政策允许的情况下纡解燃眉之急。我们的干部能拒之门外么?从某些意义上说,“臣门如市”正是体现了群众对我们干部的信任。倘若“敲门不开”或“开门不理”,那势必会有损于党和政府形象,有贬于我们干部的威信。记得李瑞环在天津任市长期间,他是“臣门”八字开,喜迎八方客。他为自己订了一个规定:每年在家举行三次恳谈会,分别邀请知识分子、市民、老同事上门相聚,倾听他们对治理天津、发展天津的意见和建议。多年来,在这些恳谈会上,李瑞环得益匪浅,所掌握的实情甚于下属的汇报。他似乎把“臣门如市”看做是密切联系群众的有效路径。显然,我们的干部应该为自己“臣门如市”而感到幸运,设若我们的干部家门口常是“罗雀”,总不见得是一件好事吧。

我们提倡干部“臣门如市”,但也要警惕在“臣门如市”背后所潜滋暗长的“说情风”与“送礼风”。现实社会中,有些人或从前门,或从后门,或从边门,或亲自上门,或托人代劳,千方百计钻进干部家门说情、请托。更有甚者,有些说情、请托者犹嫌“言”之力薄,进而以“物”(诸如金钱、字画、古董)攻之。试问:那些落马的贪官污吏收受巨贿,孰不是在位时“门庭若市”、说客盈门?

汉代郑崇尽管“臣门如市”,但他“臣心如水”,一生清廉,因此被史家誉为“尊威之臣”。作为一个封建时代的重臣,郑崇不徇私情,秉公办事,极其难能可贵。当然,他所说的“臣心”,无非是一颗“忠君”之心,是旨在维护封建统治阶级的利益。以解放全人类为己任的共产党人及其干部,“臣心如水”的思想基础当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其有矢志不渝的信仰定力。谢觉哉诗云:“心底无私天地宽。”我们的干部只要没有私心杂念,不是欲壑难填,那么,不管请托者再多,他也绝不会为甜言蜜语而动摇意志,也绝不会因金钱财物而丧失立场,干出放弃原则、擅改政策、以权谋私的卑劣行径。

刚读毕《板桥自叙》,我想援引文中的一个细节作为本文的“结穴”。郑板桥素有清廉的美誉,这不止反映在他“去时还是来时贫”,还体现在他为县令十几年期间秉公尽职、不徇私情方面。他在任上也曾有“臣门如市”的经历,自叙:“附和我者多利吾金币来耳。有一言干预外政,即叱去之,未尝为所迷惑。”好一个“叱去之”!郑板桥正是以“臣心如水”来应对“臣门如市”,从不为那些居心叵测者“所迷惑”。看来,财物行贿——打通关节——干预政事——以图其谋,这似成为了古今一揆的行贿者模式。郑板桥的“叱去之”给今人以廉政的借鉴,唯其如此,才能“一官来此几经春,不愧苍天不负民”。

 

说“拍蝇”

文/蹇庐氏

 

苍蝇这虫豸,是恶物。自古以来,人们就对它十分厌恶、憎恨。北宋欧阳修写过《憎苍蝇赋》,说它“其在物也虽微,其为害也至要”。明朝的徐芳在《蝇说》中更是明指“天下之最可厌者莫如蝇”。确实,这种厌憎在人间早已是深入骨髓,现在所习见的一些带“蝇”的词语,往往都义含不屑,如“蝇粪点玉”“蝇利蜗名”等等,像“蝇营狗苟”,则是比喻人像苍蝇一样不顾廉耻,像狗一样到处钻营,更有直接借用苍蝇的特性称某人为“逐臭之夫”以喻指其追腐逐臭的。

为什么人们对苍蝇深恶痛绝?这完全是由苍蝇的劣性和恶习所决定的,所谓“咎由自取”者是也。苍蝇非常贪婪,且性喜追腐逐臭。所以,欧阳修说它“杯盂残沥,砧几余腥……苦何求而不足,乃终日而营营”?

当然,说起来,苍蝇所求的都不过是“蝇头小利”。不可理喻的是,为了得此屑微之利,苍蝇往往不计后果,甘冒死亡的风险,“或醉醇酎,因之没溺;或投热羹,遂丧其魄”——因贪喝美酒而醉溺杯中,因飞扑热菜而殒身羹汤。

遗憾的是,人类中也有这样令人厌憎又可怜可叹的“苍蝇”——那些侵害群众利益的芝麻小官绿豆微吏。这些“苍蝇”中,有的虚报冒领、克扣截留,套取或挪用国家、集体资金,有的故意刁难,吃拿卡要,还有的巧立名目,收取“进贡”、索要回扣,只要手沾资金,手握权力,哪怕是丁点权力,也要设租寻租,对“醯醢之品,酱肉之制”极力“攻钻”、百端“窥觊”。比如,福建永安市洪田镇留山村原书记、村主任张春福、江则达成天计算的是村里的工程,曾合伙“贪污村道工程款、土地整治复垦工程款、造福工程款等共计23.753万元”,再行分赃。“苍蝇”们不仅贪污工程款,但凡拆迁、土地、青苗的补偿款,乃至惠农和社保资金,甚至扶贫款、救济款,都视之为“大胾肥牲,佳肴美味”,盯着不放、贪吃一番。虚报冒领的“苍蝇”同样令人瞠目结舌。安徽无为县城市管理行政执法督查机动大队原大队长张须强两年多时间堂而皇之地“虚报餐饮费、燃油费、车辆修理费……共计36.98万元”。凡此种种,实在令人不齿。

可见,人类中的“苍蝇”比之自然界的苍蝇,更加欲壑难填、贪得无厌,后者终究由于“形至眇”而“欲易盈”。当然,他们还不像苍蝇那样“笨”,而是聪明得多、狡猾得多。前者中,类似“家中被搜出现金1.2亿元、黄金37公斤、北京和秦皇岛等地房产证68份”的河北省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这样的“小官巨贪”还真不少,且现金藏家、黄金匿屋,以隐“蛛丝马迹”的心机也让人“叹为观止”。

当然,在拍手称快之余,我们还要有科学作战、长期作战的思想准备。就像自然界中的苍蝇具有极强的繁殖力——温度适宜的话,一对雌雄苍蝇,三个月就可生产多达70余万个子嗣,人类中的“苍蝇”同样滋生不绝甚至打而复活;也就像肮脏的环境给苍蝇的繁殖和生存提供了便利的“产床”和丰富的“食料”一样,某些地方不良的政治生态,也给人类中的“苍蝇”提供了“活跃”的“空间”和“腾挪”的“机遇”。一旦“‘蝇’丁兴旺”,它(他)们便会变本加厉地“攻钻”“窥觊”,并污染、危害一方。因此,我们除了手动拍打外,还需要及时利用药物毒杀,即强化制度约束和权力监督,“科学灭蝇”,以收事半功倍之效。同时,更需净化环境,及时清理那些腐臭之物,即严密防控廉政风险,不给“苍蝇”留下一丁点孳生和存生之地。

是的,只要我们态度坚决,秉持反腐败“永远在路上”的决心,以雷霆万钧之势奋力拍打,同时科学施策、扎实推进,且把“爱国卫生行动”搞得彻彻底底,营造出良好的政治生态,像张春福、江则达、张须强和马超群这样的“苍蝇”以及其他林林总总的“虫豸”,总会被击如齑粉,腐败也总有一天会被有效遏制。


作者: 来源:2017-6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