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新视点>> 风云杂谈

微信“群拍”何时了(外一则)

微信“群拍”何时了

文/陈鲁民

 

报载,一位领导干部原来是很积极的微信达人,常在朋友圈里发布一些信息和图片。最近不知何故突然停发,杳无音信,成了“潜水员”。人问其故,答曰:“我发一张自写书法的照片,被表扬得自己脸红;晒一次跑步健身的成绩,收获点赞无数;上传一张孩子的照片,被盛赞到无以复加。我实在受不起那么多的跟帖颂扬和点赞,而且都是部下发的,真真假假也说不清楚,不如沉默是金吧。”

这位领导干部很清醒,知道自己的水平能力与真实分量,也看出来微信上那些对自己热情过分的点赞大都是言不由衷的,掺杂私心的,带有个人目的的,无非是把寻常的拍马手段用到微信上,以此获得领导好感,拉近与领导的关系,这其实也是一种精神贿赂,危害不小,对这种微信拍马,也必须引起足够警惕。然而也有些领导干部却没有这个悟性,还在每天美滋滋地享受这些争先恐后的肉麻点赞,陶醉在一片此起彼伏的拍马声里,很有点像温水里的青蛙,自我感觉良好,乐此不疲,不知危险正悄然袭来。

拍马,是历史悠久的传统伎俩,久盛不衰;微信,是新兴的通讯手段,迅捷方便,二者的风云际会,珠联璧合,使得善拍马屁者找到了新平台,有了新机遇,创造出新业绩,如鱼得水,长袖擅舞。与传统拍马相比,微信拍马具有天然优势:不受时空限制,不须创造条件,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可以根据领导发布的信息进行精准拍马,投其所好,成功率极高;拍马成本低廉,几乎等于零,各种丰富多彩的点赞形式应有尽有,手指一动,就能立即将原汁原味的优质马屁奉上。无怪乎那么多马屁精一拥而上,各显身手。

近日,一份教你《如何正确在微信群里拍领导马屁》的帖子火了,除了有正面出击的抽风法、花痴粉丝法、大我升华法之外,还有汇集了人类智慧的草船借箭法、曲径通幽法、文青抒情法等十种拍马屁大法,根据领导的性格、爱好、特点,区别对待,有的放矢。果然是“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没想到区区微信拍马也能有理有据地总结出十大技能,真让人叹为观止,但又笑不出来。

拍马屁,从根上说,就是那种不顾客观实际,专门谄媚奉承、讨好别人的行为。不论在平时场合还是在微信上,都是一样的人格低下奴颜无耻,都是一样的别有用心出于私欲,都是一样的思想麻醉精神贿赂,都是一样的肉麻无耻令人作呕。尤其是在微信上,以手机为载体,以电波代口舌,拍马不怕脸红,奉承不会心虚,反正谁也见不着谁,马屁拍过去了,你也无法拒收,真是马屁精们的好舞台。

不过,微信上给领导拍马也有其短板。因为下属与上司大都不会是一对一的微信关系,交往皆在朋友圈里进行,一人拍马,众人皆看,若你没把握好分寸,拍得太露骨了,不仅领导会觉得你违心过分,形象猥琐,话非由衷,朋友圈里其他人也觉得你太下作,为人不堪,耻于与你为伍。

而且,微信拍马毕竟是机械操作,难免会忙中出错,百密一疏,说不定还会弄巧成拙。某官员得一千金,网上晒出照片,部下在微信里一片点赞,不乏拍马之声。有一部下尤其积极,盛赞官员女儿貌美如花,国色天香,本来想说长得真像“嫂子”,可一个不留神,将“嫂子”写成“傻子”,这下子可把官员气坏了,这不是当众骂他吗?一怒之下,马上翻脸不认人。这厮还莫名其妙,我天天拍他马屁,办公室里拍,微信里拍,到底哪儿得罪他了?这就叫拍马拍到马蹄上,都是微信惹的祸。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

 


“婉称”与“腾挪”

文/蹇庐氏

 

中外语言都非常讲究辞格,文人墨客常常在文句的修辞上绞尽脑汁,或立其含蓄,或追求奇崛,真是丰富多彩,其中的“婉称”,没有一点想象力,常会觉得很费思量。中外的棋类战术也繁复无比,“棋逢对手”时的“拼杀”激烈又残酷,其中的“腾挪”战术,便考验着棋手的智慧或者说计谋、手段。

确实,这里面名堂很多。

比如,人类最古老的活动——性爱,虽是乾坤之常,但历来奉行“只做不说”至少是“多做少说”,即便启齿,在咱汉语里,便一体遵行“婉称”,皇帝的“幸”啊,才子佳人的“巫山云雨”啊,便都是。秀才出口,则成“敦伦”。袁枚《答杨笠湖书》中说:“李刚主自负不欺之学,日记云:昨夜与老婆‘敦伦’一次。”敦伦者,敦睦夫妇的伦常之谓也。英语同样,比如将“怀孕”称为“吃双份饭”“有人要来”“藤上有瓜”等,乃至借用高尔夫术语称为“一击入洞”。显见这是古今同揆、中外一体。

当然,是否属于巧言设譬还是巧言令色,那就端看当事人的“心机”了。英国一工党议员背妻猎色,在议会大厦办公室与美女狂玩性游戏,丑闻曝光后,堂堂议员先生先推说自己当晚是受了酒精的刺激,又说“我为自己低于可接受标准的行为感到羞耻”。所谓的“低于可接受标准的行为”,就被议员先生搞成了“婉称”。虽然居于上流社会“政治家”之列的议员先生为了所谓的“身份”和“体统”不愿直白说出“性”字,但在公众看来,将这种下流做派“婉称”成如此的“政治正确”,纯粹是道貌岸然。

这种道貌岸然,也常“中外一体”,在国内某些官员那里,也玩得“炉火纯青”。而且,不仅玩文字游戏,还用上了棋战手段,玩起“腾挪”战术。

比如,在不少忏悔书和法庭的“最后陈述”里,那些既贪污又腐化的官员,常会“痛定思痛”地说自己由于忽视学习,放弃了什么什么观的改造,丧失了理想信念,将自己“混同于一般老百姓”了云云。这种“腾挪”,说穿了其实是“忽悠”,更多的是自欺欺人。已经落马了,还是不肯“降贵纡尊”低下“高贵的头颅”,然而,他们丑陋丑恶的行径和做派,早就沦为“窳败之徒”和“淫棍”了,哪里比得了“一般老百姓”的境界和品格。

令人忧虑的是,这样的名堂仍然“树倒根在”。

比如,全面从严治党,无论是党风廉政建设还是组织人事工作,都强调纪律和规矩,既要照章办事,还要严厉问责。严格额定岗位职数,不能超编设岗,更不允许因人设岗。然而,在某些地方,“办法总比困难多”,你不允许超编,我就换个称谓,如用“县政府顾问”来替代“副县长”,尽管赋予了副县长的职权,但一替代,便就“不超编”了;再如将需要“安排”的领导,大量“安置”为“副秘书长”,这样一来,也就皆大欢喜,既避了因人设岗之禁,又一变而为“妥善安排”和“合理使用”。

这种“腾挪”,活络是活络了,然而,同样被“腾挪”掉的是严肃的党纪政纪和国家法律。

不过,除非被强奸,舆论终究是无法被“敦伦”的;像这种将自己的腐化堕落说成“混同于一般老百姓”的做派,也终究是“低于可接受标准的行为”;至于那种推出“顾问”“助理”之类的“腾挪”之术,更为党纪政纪所不容。

所以,还是语言的归语言,计谋的归计谋,道德的归道德,纪律的归纪律吧。不然,这样的名堂大行其道,就真的太费人思量了。

 


作者: 来源:2017-14 发布时间:2017年07月24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围猎(外一则)[ 07-24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