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新视点>> 立案议法

“注意义务”的边界在哪儿

“注意义务”的边界在哪儿

文/林海

 

为什么进火车站那么多安检措施,乘客们无论多么着急,都应当安心排队呢?因为,在美国历史上曾经出现过一个案例:某个乘客携带装了烟花的包坐火车,工作人员帮他推上车,不慎把这个包碰掉到地上引发爆炸。当因为爆炸受伤的一位太太提起起诉时,由于找不到这名乘客,转诉火车站——结果火车站最终不用承担任何赔偿——自此之后,坐火车购买保险,自觉接受安检,就成为了乘客们的共识。

 

长岛火车站的爆炸声

这就是著名的“帕斯格拉芙诉长岛铁路案”。这个案例成为了美国侵权法发展史上的传奇。大法官卡多佐为此案所写的判决书,也确立了美国侵权法的一项重要原则,奠定了该案在美国侵权法史上里程碑式的地位。

故事要从1924年8月的一个星期天说起。帕斯格拉芙太太和她的女儿正在纽约长岛火车站的站台上等待一列从纽约去洛克威海滩的火车。当火车站的两个工作人员帮一位旅客登上一列已开动的火车时,不小心碰掉了这位旅客携带的一个包裹。孰料包裹内竟是烟花爆竹,掉在铁轨上发生爆炸。爆炸的冲击力将许多英尺外的一杆秤击倒,砸在了帕斯格拉芙太太的头上。这个案子发生65年后,《纽约时报》提到这个案件时这样描述:“可怜的帕斯格拉芙太太,在错误的时间,站在了错误的地方。”

受到伤害和惊吓之后,帕斯格拉芙得了严重的口吃症,虽然经过多次治疗,仍然未得到完全恢复。那个携带烟花爆竹的旅客登上火车后去向不明。终身受到影响的帕斯格拉芙遂将长岛火车站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初审法院做出了有利于帕斯格拉芙的判决。然而纽约最高法院推翻了下级法院的判决,认为帕斯格拉芙无权从铁路公司获得赔偿,而且她还应当承担铁路公司的诉讼费用。帕斯格拉芙不得不同时承受着口吃、眩晕、头痛和愤怒的折磨。

案件的核心问题在于,长岛铁路这两位工作人员的行为是否构成对帕斯格拉芙的过失侵权,从而须由铁路公司代为赔偿帕斯格拉芙所受的伤害。帕斯格拉芙提出,由于被告的两位工作人员在帮助那个携带包裹的旅客上车时,存在着不慎碰掉包裹的疏忽。如果他们没有疏忽,就不会有包裹落地,不会有爆炸发生,也就不会有帕斯格拉芙的受伤。因此,她认为,火车站的工作人员应当为自己的疏忽和为她所受的伤害承担责任。

在帕斯格拉芙案裁决之前,法院确实有着相似的逻辑。判断此类案件的责任标准是:首先考虑被告是否存在疏忽大意的过失;其次判断被告的疏忽大意的过失是否是造成原告伤害的原因。如果这二者都成立,那么就可以判断被告存在责任。然而,当这个案件诉至联邦最高法院时,大法官卡多佐并不这样认为。他在此案的判决意见中写道:“一个正常的小心谨慎的人,所感知的危险的范围,决定了他应当承担责任的范围。假如一个人在拥挤的人群中不小心碰了他旁边的人,使得该人携带的炸弹落地爆炸,炸伤了周围的人,承担责任的应该是携带炸弹的人,而不是碰掉炸弹的人,因为后者在做这样一个不经意的举动时,根本就无法预料到有如此巨大的危险存在。”

但是,对于这一判决,卡多佐的同事们是无法接受的。大法官安德鲁斯提出,只要是被告疏忽大意的过失,是造成原告伤害的最直接原因,被告就应当为原告所受伤害承担责任。初审法院也作出了相似的判断,认定长岛火车站两位工作人员的疏忽,与帕斯格拉芙太太的受伤之间,有着环环相扣的因果联系。对此,卡多佐提出,两位工作人员对此并没有“一个正常人应当施加注意”的义务——这一概念后来被简称为注意义务,并成为侵权法上区分间接责任与直接责任的重要工具。

卡多佐举例说,一个人驾车在满是行人的街道上狂奔,无论后果如何,他的这一行为构成疏忽大意的过失,因为任何一个正常的小心谨慎的人都能感知到,这一行为对他人造成伤害的危险性——因此,这个驾驶人违反了对其他人的注意义务。但是,同样的行为如果发生在高速公路上或赛车场上,就可能不存在这样的过失。因此,只有正常人能够合理感知的危险,才决定人们应当遵守什么样的义务。在这个案子中,以当时的情形,谁也不会预料到这样一个包裹的掉落会引发爆炸,并潜伏着对远在站台另一端的原告造成伤害的危险。如果被告的工作人员存在过失的话,该过失是对那个携带包裹的旅客的过失,而不是对原告的过失——因此,卡多佐主张,这两位工作人员对于帕斯格拉芙太太并没有注意义务,因而,也就不存在疏忽过失和侵权责任。到今天,通过法官们在侵权案例中多年的司法实践,已逐步形成了一整套关于注意义务的判断标准。卡多佐法官在长岛铁路案中,倡导的就是所谓的“一般人可以预见”的标准。

 

哪些场合会产生注意义务

根据案例可以看到,如果原告与被告之间存在着特殊的关系,就会使被告对原告产生谨慎的义务。典型的特殊关系有以下几类:一是信任关系。例如病人对于医生、律师与客户之间,存在着一种特殊的信任关系。存在这种关系时,医生和律师对于病人与客户,承担着的注意义务就较常人更为严格。二是监管关系。如果一方使另一方处于自己的监管之下,那么就会对其产生额外的注意义务。例如,邀请他人到自己家玩的主人,对于在自己家中意外滑倒的客人,就有这样的注意义务。三是商业习惯。有一些商业模式已经形成惯例,只要处于这类关系中,经营者就会对客户产生注意义务。例如,公共交通的运营者与乘客之间,就存在这样的额外注意义务。在洛佩斯诉南加州快速公交案(Lopez v. Southern California Rapid Transit District)中,原告搭乘着被告运营的公共汽车。车上的一群年轻人在骚扰其他的乘客,引起了激烈的争吵。公交司机注意到了这一情况,但没有采取任何的预防措施来平息争吵,他只是继续开车。这些争吵最终引发了武力冲突,原告在冲突中无辜受伤。对此,原告将公交公司告上法庭,并最终获得了胜诉。因为法院认为:在运输过程中,一名乘客袭击殴打另一名乘客所造成的伤害,运输业者应该承担责任。防止他们之间发生斗殴,是公交司机应尽的注意义务。

另一个有趣的判例,发生在旅馆和旅客之间。原告布拉塞斯是一名石油钻台工人。他在油田工作,住在附近的旅馆里。一天下班后,他本想轻松一下,洗掉身上的油污。但是,当他钻进浴盆,拉上浴帘,打开水龙头,正准备洗澡时,一大群蜜蜂在浴帘里飞了起来,开始蛰原告。原告慌忙之中赶忙驱赶蜜蜂,不幸在浴盆中滑倒,使左手腕受了重伤。这一重伤导致原告不得不放弃自己原本从事的重体力工作。于是他将旅馆诉上了法庭。因为,在这一事故发生之前,旅馆早已知道蜜蜂在屋檐下面建造蜂窝的情况。事故发生后,被告找养蜂人移走了蜂窝,这样的事故就再也没有发生。旅馆在抗辩书中提出,蜜蜂是大自然都无法控制的,并不是因为旅馆有意制造了适合蜜蜂筑巢的环境,才吸引来了它们。然而最终法院判决认为:被告既没有把蜂窝从自己的土地上移走,也没有警告过原告蜜蜂的存在,违反了所承担的注意义务,应该承担过失侵权责任。

此外可能构成注意义务的特殊关系,还发生在雇主和雇员之间。雇主有义务警告雇员工作上的危险,当雇员在工作中遭到危险时应及时救助。巴克斯特是一名木匠。他接到一份工作,要他拆除一块土地和另一块土地之间的栅栏。正在拆除的时候,相邻土地的主人突然出现,并开枪打伤了他。原来,这些栅栏是由相邻土地的主人建起来的。巴克斯特遂将自己的雇主、土地主人罗伯特先生诉上了法庭,因为他知道他的邻居不但有武器,而且有可能会用武力的方式来阻止拆除栅栏。最终,法院判决认为:雇主应当将工作中的危险及时告知雇员,否则将违反注意义务,承担侵权责任。

回到帕斯格拉芙诉长岛铁路案。法官们认真审视了火车站工作人员与受到伤害的帕斯格拉芙太太的关系,认定他们之间并不存在着一方需要对另一方的财产、人身安全承担责任的注意义务。尽管帕斯格拉芙太太受到的伤害是发生在火车站内,也是为火车站所管理的器材(那杆秤)所伤。但是,火车站无论在管理车站秩序还是保管器材方面,都没有过失。只有特殊关系的存在,才会导致一方承担注意的义务,否则将使经济关系中的任何一方都举步维艰。但是,从公平和情感的角度,人们仍然同情受到伤害的帕斯格拉芙太太。直到65年之后的《纽约日报》仍然这样评价这个案件:“尽管她因为自己受到的伤害,从此永远在法学院的课本中得以不朽,但她因惊吓终身所带的口吃、个人受到的伤害,却再也无人提及。”

应当说,卡多佐法官所划明的“注意义务”的范围,给各方划定了新的权利义务边界,并一直影响至今。个人应当注意自己的安全,商家也应当保持适当的注意义务。因此,越来越多的铁路公司将保险费用计入了火车票价中,并且在火车站的入口设置了安检设备。提供服务的商业机构,也明白自己对于进入店家的顾客,有着注意义务,因此在瓷砖地面上放置“小心地滑”的标签。这些举措都是利人利己的安排,避免再出现类似的受害者,也避免给商家设置过高的注意义务和经营成本。在这一点看来,判决是平衡的艺术,此言恐怕不虚。


作者: 来源:2017-1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8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格里斯沃尔德案:保障避孕权之战[ 02-07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