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新视点>> 心理学堂

当爱成瘾

当爱成瘾

文/顾建梅

 

2016年4月26日晚,英国格拉斯哥的999热线接到一个电话报警:“我杀了我的妻子!我一阵子狂捅后把她杀了……”赶到现场的警察发现,女主人倒在厨房的地板上,行凶用的刀还扎在身上,家中到处都是血迹。家里的两个孩子仍在楼上酣睡,浑然不知家中巨变。

 

经警方查明,行凶男子为罗伯特·科尔,现年39岁,英国西苏格兰大学的讲师。被害人为科尔的妻子刘欣欣(音译),刘欣欣大约在15年前从中国来到苏格兰,为英国移民,与科尔同岁,她被丈夫残忍地捅了76刀,终殁。

科尔杀妻的起因是:他怀疑妻子红杏出墙,自己的两个孩子并非亲生,而是他一位朋友的孩子。案发后,经过DNA比对,科尔就是孩子们的生父。虽然案后有医生诊断:科尔案发当晚“控制自己行为的能力因理智不正常而严重受损”。此案仍不禁让人联想起某些相似的情节——

上海求爱未遂杀人案

2016年5月5日傍晚,上海一家公司内发生血案:一陈姓男子向自己爱慕的女子献上玫瑰表达爱意,但郎有情,妾无意。情急之下,失去理智的男子突然拔刀捅刺女子,最终导致女子失血过多,送医过程中不幸去世。监控画面摄下了男子送玫瑰、捅杀女子、最终束手就擒的全过程。

 

寻觅这类凶案的共同特征

由爱意受挫愤而杀人的凶手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罪犯,他们在案发前都属于“良民”,也都是痴心爱人,这使得他们的杀人凶行具有某些共同的特征:

凶手无前科或暴力史。罗伯特·科尔行凶时为英国西苏格兰大学的讲师,大家都认为他与妻子是一对模范夫妻,家里人也不觉得夫妻二人之间有任何问题。

杀机源于情变。科尔疑妻子刘欣欣有外遇,儿子非自己亲生;陈某无法接受所爱之人拒绝自己。

冲动杀人。陈某刚递出手中的玫瑰,却因女方的拒绝突然拔刀相向。

杀人手段残忍。科尔连续捅了妻子76刀致其死亡。

受害者为凶手所爱。此类凶杀案中,受害者恰恰是凶手心中所爱。

正是以上的五大特征让这类凶杀案格外地触目惊心:上一刻还深情款款的亲密之人,下一刻便毫无征兆地以极其凶残的手段夺去所爱之人生命。如此血腥的“爱情”不得不让我们去探究,是什么力量催生了我们身边最亲密的杀手——致命爱人。

 

爱情B面

什么是爱情?可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但无论你怎么去看,爱情都体现着人与人之间强烈的依恋、亲近、向往。同时,由于爱情的排他性,爱情也同时体现着人与人之间的自私、猜忌、嫉妒,甚至暴力。若前者是爱情的A面,那么后者则是爱情的B面。美国新泽西州立罗格斯大学的海伦·费雪博士是人类学家,她专门研究深陷爱河的情侣,以下两项成果均来自于她的研究。

爱与瘾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为爱放弃天长地久。”然而这只是一部分人才有的胸怀与境界,对另一部分人来说,爱情就如毒品,一沉浸便上瘾,一上瘾即沉沦。即便理智告诉他应该戒毒,情感却欲罢不能。

海伦·费雪的研究成果显示:爱会成瘾。费雪博士首先对参与实验的情侣进行全面的访谈,以确定他们符合一项特殊的要求:正陷于狂热的恋爱中。为了研究和浪漫爱情有关的大脑电路,费雪博士让受测试的情侣做功能性核磁共振脑部扫描。先给机器中的他们看一些中性照片,照片中的人不会引起他们正面或负面的情绪,之后,再给他们看心爱之人的照片,脑部扫描显示:他们感到一股冲动,就如可卡因带来的冲动狂喜。费雪博士发现:引发爱与瘾的是同一种神经生理学因素——多巴胺。多巴胺与狂喜兴奋有关,也与所有上瘾症大幅相关。

浪漫爱情是一种瘾,在一切顺利时它很正面,但情况不妙时就变得恐怖而负面。

爱与怒

爱情何以会变成盛怒,是什么驱使人们杀害自己的至爱?海伦·费雪博士认为在情场上受挫是感触最深的人生体验之一,会产生极大的后果。当事人或患上抑郁症,或骚扰、跟踪被害人,或因而自杀或杀人。正所谓“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费雪博士邀请15名情场失意的人来参与一项新的研究,她详细地询问大家失败恋情的过程以确定他们对失败恋情的执迷程度。其中最重要的问题是,受测者在白天和晚上有多常会想到对方?答案显示:白天大约40%到50%的时间,晚上大约是80%的时间,等于是动不动就想到对方。然而除了执迷外,许多受测者也同时表达出愤怒。费雪博士顿时体会到爱与恨在大脑中肯定关联很大。

费雪博士让受测者进入功能性磁共振造影机,接着再让受测者看旧情人的相片,进而寻找大脑中的反应。她要求他们回想这段恋情中令其痛苦的情节,以便唤起受测者全部的失恋体验。得出的影像显示爱和怒两种情绪在失恋者的脑中都很活跃,显然,他们在实验中感受到了强烈的爱意与愤怒。爱与怒可在脑中共存,这有助于解释猜忌、嫉妒、失意的情人何以轻易就会发狂,当人们从至爱身上感受到剧烈痛苦,刹那间,理性消失,杀机闪现。许多人能悬崖勒马,但也有人无法醒悟,为愤怒所吞噬。

 

性与爱,男女有别

男女因爱怒下杀手的方式相同吗?会因相同的事情触发嫉妒,进而在激怒下对自己的挚爱突生杀机,犯下邪恶的暴力罪行吗?

圣路易市华盛顿大学的蓝迪·拉森博士认为嫉妒是根深蒂固的情绪,但在男女之间的发展却有很大差异。为了测试理论,他邀请55名男女参与一项生理研究,他们分别来到实验室,接受2小时的测验,拉森博士利用生理记录仪来测量三种压力指标:不随意肌的运动、流汗指数以及心跳,这些指标都能检验出受测者所感受到的嫉妒。此项生理上的测量直接连通自主神经系统的防御机制反应,是人类的本能反应。

为了触发受测者的嫉妒感,拉森博士给他们预设了两种感情遭背叛的场景,要求他们当心中清楚浮现出相应场景时就按下记录仪的按钮,生理记录仪便开始收集受测者20秒钟的压力指数。

场景一:请想着你过去或现在有的认真恋情,试想着你深爱的那个人对第三者发生兴趣,想象你的伴侣和第三者谈恋爱并与其有感情上的纠葛;

场景二:请想着你一段认真的恋情,想象你发现爱侣和第三者在做爱,若这发生在你身上试着去感受你会有的感觉。

第一个场景是精神出轨,第二个场景是肉体出轨。拉森博士先对受测者进行第一场景的试验,再用第二个场景重复测量一次。结论是:男性受测者对于肉体背叛拥有较强烈的反应;女性则恰恰相反,对女性而言,想到伴侣爱上别人造成的压力更大。拉森博士的发现在许多现实案件上得到印证。

男性的心魔:爱侣肉体出轨

1996年,缅因州的贝德福·山缪和露欣达夫妻结婚十年,育有一个八岁的儿子,在朋友和邻居眼中,他们是恩爱夫妻,人们记忆里上一个画面是夫妇俩在市集上相携相吻。几周后,山缪去露欣达工作的地方想给她一个惊喜,却看到她与男助理偷情。露欣达回到家时,山缪拉着她的头发在地上拖行,不断地殴打并拿刀捅她。露欣达倒地垂死时,山缪自己割腕,并致电母亲,表示与妻子谁也离不开谁,欲一同赴死。

女性的心魔:爱侣心有他属

克莱拉·哈里斯在1992年情人节结婚,并育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她和丈夫大卫经营的牙医诊所很成功,在德州休斯敦的郊区过着舒适的生活。克莱拉倾情投入并安于这段婚姻。但在结婚10周年后没多久,大卫坦承与诊所的接待员盖儿有外遇。克莱拉心碎一地,她逼丈夫说出所有关于盖儿的事,且记下笔记。她根据大卫的说辞,拿自己和盖儿相比并写下自己的缺点,愿意用改变自己来重博丈夫的欢心,大卫同意结束这段外遇回归家庭。于是,克莱拉开始了自我改造:修指甲、做头发、去日晒沙龙、请整形医师做腹部抽脂和隆乳,她甚至停止工作,以便随时配合大卫的性需求。但在2002年的7月24日晚,克莱拉得知大卫和盖儿去饭店开房间,她坐在车内,在饭店的停车场等着丈夫出现,然后开车直接撞上去,并来回辗了他好几次。最后,克莱拉走下车,对躺在血泊中的大卫说:她爱他。

为何男性更在意爱侣的肉体背叛,而女性则无法承受爱侣的移情别恋呢?科学家们给出的解释是:人类的进化并非整齐划一而是有所侧重,那些有关物种生死存亡的生物特性会牢固附在基因中代代相传。

基于人类最初的生存环境,子女众多、食物匮乏,养家艰难。对男性来说,传宗接代是其天然使命。妻子出轨则意味着子女身份可疑,他无法确定养育的是否自己的骨肉。所以,对男性来说,爱侣肉体出轨,是可忍,孰不可忍?

女性则不同,只要是她生下的孩子都是她的孩子,爱侣的肉体出轨并不会改变这一点。作为“主内”的一方,她更在乎是否有人与她合力养家,若爱侣移情别恋则可能导致他离开家庭,意味着她将独自养育家中的孩子,这是她力所不逮的事情。所以,对女性而言,爱侣精神出轨真的很“要命”,必须以命相搏。

无疑,爱情是人类最神圣的感情,但同时,爱情也是人类最原始的感情。当我们深情款款地吟唱着:“爱到尽头,覆水难收”时,切记另一位伟大的诗人泰戈尔说过:“不要因为峭壁是高的,便让你的爱情坐在峭壁上。”


作者: 来源:2017-2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6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上一篇:犯罪搭档——逆转型[ 02-07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