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专题报道>> 法学家访谈

惩罚及时比刑罚严厉更重要

                           惩罚比刑罚严厉更重要

文/
陈泽宪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法研究所所,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法学会理事,中国法学会刑法学研究会副会,北京市法学会顾问;最高人民察院家咨会委
 
主要著作和科研成果
研究域:刑法、经济刑法、国刑法、国法。主要著作:《刑事法治之求索》、《经济刑法新》、《新刑法位犯罪的定与处罚》、《“公民利与政治利国”的批准与施》、《死刑案件的辩护》、《毒品犯罪及策》、《刑法概
 
 陈泽宪认为,理论联实际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不么时候都应坚持。
 
“我的老伍柳村教授,他非常有学并且负责讲课论理深刻而逻辑清晰,也是他使我刑法学趣。”
者(下文称“”):您是1954年出生的,名字里又有个“”字,其中有什么联
陈泽宪(下文称“”):有的,其从我的名字基本上就可以推断出我的年,后面个“”就是我父亲为念1954年新中国首部法,“”呢,是我的家族分。
您在大学期有什么难忘的事情
为刚招生,大家都憋着一股,学都很刻苦,所以学校的学非常好。恢招生,最高的是老,不管是教学是生活,他们对关怀都是无微不至,考会熬绿送到教室,当系特好。特是我的老伍柳村教授,他非常有学并且负责讲课论理深刻而逻辑清晰,也是他使我刑法学趣。
您大学毕业后,工作的问题是怎的?
都是国家一分配,我被分配到北京的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去了以后,人事处处长找我谈话,介了一下法学所,征求我的意去哪个部工作,我我想到国法研究室,因法比趣,特是国私法的内容。但处长看了我的档案,你毕业论文写的刑法专题是去刑法研究室吧,就这样把我安排到刑法研究室,一待就是20多年。2002年,中国社会科学院成立国法研究中心,后更名法研究所,我在在国法所工作。
您在1987年到1988、2000年到2001年两度赴美研修,主要从事哪些方面的研究呢?
主要是刑法方面的。第一次是研究经济犯罪的问题,当时对经济刑法比趣,回来以后也写一些文。第二次主要是中美司法制度的比研究。
 
“理论联实际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不么时候都应坚持。”
您曾参加刑法的修和起草工作,能介一下那段经历吗
1979年刑法布以后,从1980、1981年始全国人大就委托中国社科院法学所做研,研究刑法刑程中的问题,并提出修改意。到了1993年底,全国人大法工委成立了一个刑法修改小,主要工作就是在1979年刑法的基上起草修新刑法,起草完以后反到各个部征求意讨论,后来将全国各地的人大机、司法机、法学教学科研机构的家等到北京来参加刑法草案的讨论个刑法修改小从1993年底一直工作到1996年底,经历对我来是非常有帮助的,使我刑法的一些重要问题有了深刻的认识新刑法也比熟悉。
在起草新刑法的程中,有没有针对一些问题而引起比大的争
有的。前期争激烈的是要不要写上罪刑法定,要不要推制度,问题我曾写一篇《刑法修改中的罪刑法定问题》,表于《法学研究》。
您在1999年曾担任了一年副,能讲讲这经历吗
上世90年代中期后,北京市察机关开展学者兼任副长试验,也就是大学教授兼任副察院的察官到学校来学生讲课,目的是理践更好地合。当北京市西城区田玉同志希望我能去帮忙,案件的起把把,兼任副。后来2000年赴美批后,我就推荐了清大学的明楷教授来接替我。
我与察院是很有的,在很多年前,最高人民察院政治法律研究室曾聘我做顾问,所以常参与他法律政策方面的研究,包括司法解,也常提出意论证。后来又被最高人民察院正式聘为专家咨会委
您在察院的那一年可是理导实践,同时实当也您的理研究有所启
,我是双向的,我从程中学到了很多,起对实践中的大量案例、程有了清晰的了解,所以论联实际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无么时候都应坚持。
 
“我的立法应该尽可能地提前,防患于未然,减少些失,等到造成很大的社会危害后再来立法,然已经晚了,但亡羊牢,比没有的好。”
了解到您的研究重点在经济刑法、国刑法和国几个方面,您能跟我一下您在几个方面的研究成果
首先刑法是我最基本的专业,我从1982年始工作就一直研究刑法。经济刑法方面,改革放以后,很多新型的经济犯罪不断出,而我的立法却不能及地加以制。那候我国内的新型经济犯罪不是很多,但美国的市场经济对发达,他们经济犯罪的各种类型都有了,所以去他那里做方面的研究于我国新型犯罪的防治是很有帮助的。
个例子吧,我起草经济犯罪那一章,我曾提出了两个新罪名的建。一个是洗罪,在已有了,但在当中国多人不知道“洗”是什意思。
我曾有一个居,是处级干部,有一天他向我咨一个事,他有一个境外裔找到他,出示了一在瑞士行的巨能否以他们单位的名出个明,份存款为该单位所有,并委托某人全权负责处笔存款,事后可们单位10万美金作为报酬。他们觉得事有蹊,会不会是子,然后找国外懂金融的人看了看,是真的。他有没有法律问题,我不能出明,那个人很可能是洗。当刑法修改小组开会的候我就把个事了,我认为国内当尽早制定洗罪,但当似乎没有引起重。后来通征求意,金融部也提出来于洗犯罪的问题,最1997年刑法是制定了洗罪,但是范围较小,不是国上的洗罪。
另一条是非法传销罪,当时传销动刚刚国家。但当们对传销还认识不足,很多传销打着直的旗号欺群众。我当提出以后,我有人说现在有的国家机也有人参加这种“直”,但他们说国内看不清楚,工商管理部没有禁止性定,所以刑法先不管。举这个例子我是想明,在市场经济的条件下,经济犯罪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早问题,我的立法应该尽可能地提前,防患于未然,造成很大的社会危害后再来立法,然已经晚了,但亡羊牢,比没有的好。
刑法在我国家是刑法学的一个分支,同又是国法的一个分支,属于交叉学科。1998年成立了国刑事法院(ICC),制定了国刑事法院罗马规约,中国然没有加入,但一直都很一重大展。国刑事法院是世界上第一个基于国置的独立的国刑事司法机构,应该说它在国刑法或国刑事司法史上具有里程碑的意,因此然我们还没有加入,但有必要研究它。当对这问题趣,有一段时间对此做了些研究,所以刑法也算是我的一个研究方向。
公法中另一个新的分支就是国法,人法在国上有相当时间了,但在中国将其作一个分支学科来研究,却是比较晚的事。我到国法研究中心以后,承担了社科院的一些重大目,有些与国法有,后来出版的《公民利与政治利国的批准与施》一,就是相关课题结项成果。不课题、理研究实务性的国交流活我都参与多,在客上也促使我行研究,因此也是我的一个重要研究方向。
 
“我主公布死刑数据,基于两点:一是有利于减少死刑,二是有利于学者的实证研究。”
《公民利和政治利国》我国1998年就署了,迟迟还没有批准?
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反映了中国政府加入国持非常严肃谨慎的度,如果我批准了,就要决履行公约规定的义务;二是公约规定的有些内容和准与目前国内的法律有差距,个地方有相抵触之,因此我如果不希望做多的保留,那唯一的出路就是的法律制度行改革,我目前就段。我不否国家的人权还这样问题,但是些年不管是中国政府也好,其他组织也好,公民个人也好,都在不断促社会的展,同也在逐完善人保障制度,包括把它作进宪法,中国于人权问题还是很重的。
提到人,就不得不提到死刑问题。您死刑的问题看?
死刑是一个注的问题。中国人口最多,占世界人口的五分之一,如果死刑也占世界死刑的五分之一左右那很正常,但在我的死刑数占全世界死刑量的比重在太大了。《公》第6条定死刑只适用于最重的犯罪,中国的刑法也定死刑只适用于极其重的犯罪。但刑法分的条文却定了很多适用死刑的情况。期待我国在短期内除死刑是不现实的,所以在我能做的是格限制死刑,逐减少死刑。
些年我一直在探死刑的问题,如何格限制死刑,如何尽可能减少死刑的适用等等。很多研究明,遏止犯罪不在于你的刑么严厉,而在于能否及有效地犯罪惩罚。如果一个犯罪人知道自己犯罪后一定会被抓并判刑,那他大都不会去犯罪,他之所以犯罪,通常存在幸心理,以可以逃脱法网。惩罚的及性和必然性比刑罚严厉更重要。
您有一篇文章提到中国死刑数量的问题,您公布死刑数据有什看法?
死刑数据目前于保密状呢?无非就是因为现在死刑太多,担心公布以后国形象不好。一是明数量确很多,二是明我国家也不认为死刑多是好事。其很多国家的践表明取消了死刑,重的犯罪体上没有上升;有的国家恢适用死刑以后重的犯罪体上也没有下降。死刑本身刑事案件的增减
看不出很明的影响,既然如此么还要那多的死刑呢,也是很多国家除死刑的原因。
们现在没有除死刑主要是因为认为死刑有特殊威作用,能遏制重犯罪,实际念如果得到改,就不会那迷信死刑了。我主公布死刑数据基于两点:一是有利于减少死刑,二是有利于学者的实证研究,看看死刑于我国的重犯罪数量有没有影响,有多大的影响。但是在没有个数据,没法做实证研究。
 
在真正能沉下心到社会中、田野里做实证研究的不多,所以才会出、剽窃象,实违背科学研究的律。”
您能价一下刑法研究的
在是个繁荣时期,理上的争多,各家都有长处和不足之。法制践在不断展,如果多践,一定会发现新的西。所以理功底一定要好,要有比较开放的研究度,并且掌握相的外能力。民法刑法是相成熟的学科,要想有重大的研究发现、重大理论创新是比较难的。
认为与国外刑法研究的方法相比,我有哪些差距,有哪些优势
跟国外比,研究方法上是比偏重案研究,查阅头资料,缺少实证。我国家真正掌握实证研究方法的人不是很多,尤其是法律域。里原因很多,首先实证研究有它的特定律和方法,很多数据是不可以随意取或者直接拿来随便分析的,它有一套科学的取和分析方法。其次,你没有熟人在司法机,就很看到有价的第一手数据、料,没有确切数据就没法做实证研究。另外一个原因是实证研究很花,你要做符合科学方法的调查是一个很辛苦的费时的工作。
在国内的学术环境怎么样呢?
体上来说还是比好的,比较宽
松。但也有一些问题。比如教学科研体制机制问题度重成果数量。大学要定期估,估都有指多少研究生、出版多少著作、在核心期刊表多少文等等。我国家应试教育的估体系追求数量,但有个量是做不到的,就更了。在真正能沉下心到社会中、田野里做实证研究的不多,所以才会出、剽窃象,实违背科学研究的律。
 

作者: 来源: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21日
上一篇:徐爱国:学术是一种智力游戏[ 09-03 ]下一篇:走近江平[ 03-20 ]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