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专题报道>> 客座总编辑

二月河:反腐顺应民意

 

二月河:原名凌解放,河南南阳人,著名作家。第九至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河南省作协副主席。

 

代表的声音:哪一类人群总能受到最火爆的关注?官员。哪一类话题总能引发最强烈的震动?腐败。哪一种声音总能得到最强烈的支持?反腐。

 

2014年“两会”期间,被中纪委书记王岐山称为知音后,“二月河”这个名字就与反腐紧密相连。近几年来,因他多次出席“两会”,且三次受到王岐山接见,其反腐的论述不断出现在公众视野。其论述不仅闪耀着二月河先生的人生智慧和历史洞见,更体现了其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人文情怀以及对当前反腐问题的深刻思考――

 

《检察风云》:“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从严治党,反腐力度不断加强,进入2016年11月份,已有30多名省部级以上‘老虎’落马。”作为历史小说作家,你是怎么理解的?

二月河:反腐不单是揪出几个贪官、给腐败分子颜色看看,更应该从“根上”挖,所以,反腐还有待进一步完善与提升。十八大前后,我国的反腐力度可谓史上罕见。尤其是十八大后,中纪委“老虎苍蝇”一起打,产生了极强的地震效应,引起了强烈反响,可谓新中国成立以来不曾有过。

 

《检察风云》:您著有“落霞三部曲”——《康熙大帝》《雍正皇帝》《乾隆皇帝》,对于清史有过深入研究,是否也从中看到了腐败的巨大危害?

二月河:当然,清代也不乏反腐风暴,古今对比,相同点都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不同点是,历史上反腐是为了统治阶级利益,当今反腐是为了维护人民的利益。

腐败是一种反社会、反人类的行为,是阻碍社会经济发展的“毒瘤”,改革开放以来形成的这么大一块“蛋糕”,不能让腐败分子偷偷割走,不能让他们侵蚀社会财富,必须形成全社会的反腐高压态势,让官员们始终如履薄冰,感觉坐在火山口上、坐在定时炸弹上。

“不敢腐”目前已经深入人心。接下来,我们要引导官员向“不能腐”“不想腐”上发展。一是创造没有条件腐败的环境;二是引导官员、企业家等本身对腐败产生厌恶,把自己的人格提升当成最重要的事情。

 

《检察风云》:纵览历史,有什么治理腐败的措施或制度值得我们借鉴?

二月河:我们党的反腐力度,读遍二十四史,没有像现在这么强的。这种力度绝对是不见史册的,但反过来说,腐败程度也是严重的。我在几个场合一直对干部这样讲:腐败不会导致速亡,历史上没有这个效应,但腐败能导致必亡。

当年,满军入关时只有8.5万兵力,吴三桂在山海关驻军3.5万,合在一起12万,汉族武装力量却在400万以上。可12万人打400万人,如入无人之境。为什么?因为你腐败了,400万人就是一堆臭肉;不腐败,12万人也能变成一把剁肉刀。崇祯皇帝最后是什么样子呢?只能跑到景山自杀了。

在我看来,一个国家经济水平再高,文化程度再高,如果腐败横行,都会轰然倒塌。宋代是经济大国、文化大国,是世界历史上文化程度最高的朝代之一,但也是政治腐败的朝代。所以,今天无论从哪个角度看,都不能说宋代的中国是个强国。

这些历史的细节真切地告诉我们,腐败与每个人都有关联。不是说某人因为腐败被抓去了才有关联,那只是在来早与来迟之间的差别。到了某一天,腐败蔓延至全社会,社会“糖尿病”的并发症整个发作,你说你往哪里逃?毛泽东同志讲过,崇祯不是个坏皇帝,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他又有什么办法呢?所以说到了那一天,大家知道的时候已经为时晚矣。人清醒是需要条件的。很多人清醒是在大祸临头时,在东窗事发时,在接受调查时。到那时清醒还有什么意思,错误已经铸成。

 

《检察风云》:有些人认为腐败问题无法根除,古今中外概莫能除。

二月河:这并非是悲观论调,而是因为腐败的产生根源就是人性的恶,只要人性的恶大于善,对财富有贪欲,那么就一定会有腐败滋生的土壤。腐败和意识形态无关,不管什么样的意识形态,都要面临腐败问题。腐败是个社会病,不要把它和制度联系在一起。我只是愿意为反腐工作,为社会起到作家应该起到的鼓与呼的作用。反腐到底应该怎么做,应该由政治家、法学家、社会学家、历史学家一起共同探讨。

 

《检察风云》:腐败蔓延,其他方面再好也不能称之为强大。

二月河:打个比方,中国的唐代和今天美国,有相同的地方。如都拥有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机器,武力都很厉害;都拥有世界上最高的GDP。美国现在是占世界20%,唐代已经达到40%。唐代的长安是国际大都市,当时欧洲的人来唐朝朝拜,很羡慕。到乾隆年间我们的GDP还有30%,但是到了道光年间就发生了鸦片战争,中国就变成了半殖民地的黑暗旧中国。两千多年以来,中国的GDP一直是世界第一,但是说落后就落后了。

现在,有的人在跟我交流反腐问题时,都会把经济文化和治理腐败混在一起说。但我认为,对经济实力不能迷信,对文化实力也不能迷信。对政治的腐败,不能拿经济的繁荣、文化的灿烂这些事去抵消。一个政权如果不能维护国家完整,不能维护民族团结,不能下狠心治理腐败问题,其他方面再强大,都不能成为一个强大的国家。不管你有多高的GDP,多大的文化体量,如果腐败横行,都会轰然倒塌。

 

《检察风云》:你如何看待用“西药”治腐?

二月河:腐败和意识形态无关,不管什么样的意识形态,都要面临腐败问题。腐败是个社会病,不要把它和制度联系在一起。西方制度难道就没有腐败吗?

有人尝试用“西药”治理贪腐顽疾,但我不认为西方制度能约束中国政治文化。中国有中国的特点,不可能照搬西方。相应的制度,还得靠我们自己来建立。

 

《检察风云》: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笼子的钥匙应放在谁的手中?

二月河:我们现在说权力制约,把权力关进制度笼子里面,这句话说得非常到位。但是笼子的钥匙在谁那?钥匙要放在人民群众的手里面。如果权力关在笼子里,钥匙还在官员手里,那等于没用,笼子的钥匙要放在舆论监督和人民的手中,让反腐败更为公开更为透明。要让官员对人民的事业有敬畏感,对自己的工作有担当。要让他们有一种意识,民生即是天心,如果民生搞不好,天怒人怨,那还能做得下去吗?

郭沫若在蒲松龄的故居里写了一副对联: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木三分。他把贪和虐相提并论,是说当官的如果贪腐,看起来没有直接虐待别人,但是等于把别人的蛋糕分了,间接地虐待了别人。所以,切蛋糕的人要在人民目光之下做事,想偏心也要有所顾忌。

在人民监督方面,我们党已经采取了很多措施。通过新技术、互联网这种手段,比如通过我们中央纪委的网站实施监督,民众的介入度是空前的。过去不可能有这么多渠道,顶多就是写写信,现在很方便就可以把自己的意愿反映出来。可以说,这是我们中央顺应民意,也可以说是老百姓利用科技手段创造出来的这么一个结果。

我想在这里不妨谈一谈雍正的密折制度。这种制度是官员向中央和雍正反映情况,他们不一定光说负面的问题,还可以讲琐事,比如那个地方天气如何,收成如何,官员出了什么笑话,他都要给雍正汇报,作为中央掌握情况的一种材料。要了解情况,领导干部需要交一些基层朋友。这些基层朋友给你反映的情况也不一定大,就是把真实的情况反映给你,作为制定政策时候的一种参考。像这么一种党与群众的联系可能会使中央进一步耳清目明,再加上互联网,人民通过网络跟领导进行相对直接的沟通,这对有效监督都有所裨益。

 

《检察风云》:如何看待家庭的荣誉、社会的尊崇?

二月河:目前我们对官员的教育只是注重物质上别贪,这是最基本的。还应该注意,过去我们讲光宗耀祖,一个人做官了,祖宗也觉得光荣,不一定要发财。但现在的官员没有把尊崇的地位、人们的敬仰、自己对家族的贡献算进去,这很可怕。所以,要加强这方面的宣传,对自己家族的贡献,社会的尊崇,都应算成是官员的“收入”。

在《强项令》这个戏里讲,洛阳令董宣死后,在他家里只发现了一百多枚铜钱;另一个例子,清朝云南总督杨名时死后也是在家里只发现一百多枚铜钱,折合成人民币也就是十块八块的样子。杨名时在做官的时候没人敢给他送东西,被诬陷进了班房后过的生活比做官时还好。因为老百姓都把东西拿到班房里给牢头,让他们转给杨爷,放下就走。这是人民对你的崇敬,是你自己挣来的。应该把这种信仰传递出去:干部要爱惜自己,把自己美好的公众形象确立起来,可以给自己的家族带来更崇高的地位,这也是一笔无形的财富。

因此,我想应该把这种“收入”的概念放在学校、家庭教育中,让他们从小就知道什么叫体面、什么叫无耻。官员要对自己负责、对家庭负责,就要担当、就要有做官的底线。突破了这个底线,就对不起亲人。

采写:汪宇堂


作者: 来源:2017-4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02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