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检察风云>> 专题报道>> 客座总编辑

朱民:特朗普当政如何影响全球经济

撰文:李欣

 

朱民: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曾任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中国银行副行长;经济学家。

 

本届美国总统特朗普提出“减税、自由贸易保护主义以及扩大基础设施投资”三大经济政策后,在经济学界和企业界引发了一场“如何影响全球经济走势”的争论。

 

作为“距离全球金融‘心脏’最近的核心人物”,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朱民对此做出解答:2017年全球经济总体低位运行,这点毋庸置疑。由于特朗普上台以及美国经济政策的变化共同造成了极大的不确定性,所以当下中国要密切关注2017年美国经济金融的政策与走势;但以上波动究竟将如何发生、何时发生以及由此带来的影响程度,却存在不确定性。

 

当下全球经济仍在低位运行

《检察风云》:2008年的金融危机把全球经济移到低增长轨道,尤其过去三年中全球投资急剧回落,贸易增长速度罕见低于经济增速,全球资本流动速度放慢。如何看待近年来全球经济持续的低水平增长态势?

朱民:2007年以来,全球GDP增长持续下滑,全球投资急剧下跌,全球贸易增长速度放缓,全球对外直接投资下降。总体看来,全球经济格局可概括为“低经济增长、低投资、低贸易增长、低国际资本流动、低通货膨胀、低油价、低利率”,尽管不是“危机”,确也是如今全球经济的真实写照。预计以上低位运行,将在未来几年内长期存在,这点毋庸置疑。

《检察风云》:此轮经济下行之势呈现出何种特点?2017年经济还会继续下滑吗?

朱民:通常情况下,危机在反弹后有一个下跌过程,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但此轮“危机”与以往大大不同,即全球经济增长过后并未完全反弹,而是缓慢下跌。这是我观察到的一个非常奇特的经济危机特征——先往上再逐渐往下,这意味着,既未发生新的危机,也未产生强烈反弹。

预计2017年经济增长还将维持在3.1%的水平,按美元计就是2.5,仍处于一个低水平,且整个经济仍有下行压力。而当整个经济处于低水平时,将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全球投资水平处于低迷状态,毕竟与2007年轨迹比,全球投资低了20个百分点,比如美国就跌了25个百分点。

由此判断,低位运行仍是2017年我们面临的全球经济的基本格局,具体表现在:危机后全球GDP增长持续下滑,全球投资急剧下滑,全球贸易增长速度下跌,全球对外直接投资下降。并最终带来油价下跌和供给结构发生变化,通货膨胀(CPI)不断下跌,全球真实利率为负且持续下降。

 

特朗普政策是全球经济的最大不确定

《检察风云》:如何评价美国总统特朗普上台后的一系列改革措施?其将如何影响全球经济?

朱民:本届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竞选中,做出了无数关于经济增长的承诺、提出了很多新的政策。但这些政策本身带有很大不确定性,对如何影响全球经济同样不确定。关于特朗普经济政策将如何影响全球经济,我认为美国退出TPP是极有可能的,但退出北美自贸协定不太可能。具体而言,特朗普经济政策可概括为以下三项:一是减税。特朗普要把美国居民所得税减到10%~25%;同时要对比税的上限从1.2万美元提高到3万多美元,所以他是“既给富人减税,也给穷人减税”,对富人、穷人都是利好。此外,由于他还计划将公司税从当下35%降到15%,所以认为美国有空间、也有动力进行公司税改革。二是贸易保护政策。美国第一要把工作留在美国,理由是美国出口太少,进口太多,所以特朗普希望将出口增长降低,把工作留在美国。由此断定美国退出TPP完全可能。加之美国贸易政策从来都是白宫做出,所以特朗普上台后必定实行其贸易政策。三是加大基础设施投资。预计美国将对基础设施投资5500亿~10000亿美元。该投资幅度可能性极大,因为20年前美国对基础设施公共投资可占GDP2.8个百分比,当下只有1.4个百分比,巨跌50%。且道路、铁路、码头以及桥梁等基础设施质量的下跌,还会带来危险。

预计特朗普上台后将积极推动以上三大政策,但具体如何实施我们不得而知,因为到目前为止,尚未看到任何具体方案、数字以及相关团队去推动以上方案。此外,特朗普上台后,美联储加息预期是继续向市场预期走,还是市场预期往回走?也是不确定的。风险预期的变化,必将引起全球金融资产的再配置和再定位。

《检察风云》:在特朗普政策预期下,为何主要国家央行货币政策出现背离?

朱民:因为特朗普准备推行紧货币政策,全球货币政策随之改变,最终导致主要国家央行货币政策出现背离。1935年美国利率几乎为零,之后不断上行,最高达到18.5%,之后利率不断下降,最终为0,现在利率又开始上升。很多人都问我2017年美联储会加息几次?这并不重要!问题不是美联储的利率上升几次,而是其从下降通道进入上升通道,这就改变了利率预期,改变了金融市场的风险偏好。总体看,现在利率只会往上走,不会往下走,这点特别重要。但主导经济的将会是财政政策,因为进行财政政策刺激受到政治约束,不确定性最大,而货币政策相对透明度高,这又是政策变化的拐点。

值得一提的是,当下全球收入分配处于恶化阶段。我对发达国家数据进行统计后发现,今天收入分配的恶化和二战前几乎不相上下——二战前发达国家收入水平最高的一成人群的税前收入占比约为42%左右,目前这个数字约为40%左右。从全球整体看,收入分配差距呈现扩大趋势,这也会改变此前的诸多经济政策预期。

《检察风云》:除了以上诸多“不确定性”,特朗普当政对中国经济就没有利好吗?

朱民: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对中国经济是最大利好。毕竟美国进口的设备是从中国来,公司税如果从35%减到15%,那么意味着中国对外直接投资(ODI)第一次超过了FDI,中国资本就可以到美国去建厂了(公司税税率水平降到15%已是全世界最低水平)。此外,在贸易上,如果TPP止步不前,如果北美贸易重开谈判,那么,这也将是一个新打开的巨大贸易领域,中国届时可以发挥作用;与此同时中国也会借机推动WTO,重新推起全球的多边贸易协议,对中国而言同样是好的预兆。

 

美经济走势对中企发展至关重要

《检察风云》:在特朗普当政对中国经济存在诸多利好的背景下,对中国企业将带来何种影响?

朱民:未来10年,全球经济将发生根本性结构变化,比如人口经济结构、需求偏好、劳动生产率等等。与此同时,全球也面临一系列拐点,包括货币政策、流动性、财政政策等。政治风险、利率风险、汇率风险会成为世界经济最主要的风险。经过经济的繁荣增长和危机后的低迷,现在全球经济金融将面临再次调整,金融市场的波动性也一定会加强。

具体而言,预计2017年美国很有可能出现“美元先走强后走弱”,美国经济也会呈现“先走强后走弱”态势。而一旦美元走强,美元资本将趋于流回美国,这对全球金融市场都将是一项重要风险指标,对中国经济金融的影响同样巨大。毕竟对中国经济和企业而言,由于美国在需求端,当美国需求端起来时,中国将处于供给端,供给端才刚刚跟上,未来会有一个扩大效应。但由于特朗普政策的不持续性,所以美国很可能会经历一个“美元强,增长强;美元跌,增长跌”时期。此时中国供给端若仍旧向前,那么将处于非常低位运行的态势。建议中国企业密切关注2017年美国经济金融政策与走势。

《检察风云》:“美元走强趋势”对中企具体影响是什么?有无“美元走强趋势”的时间点预测?

朱民:一方面,美元走强给中企发展将带来冲击。因为美元利率走强将对人民币的汇率走向产生压力。这是自然现象,并不表明人民币汇率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但是市场可能会误读。另一方面,由于美国减税会增加居民消费和降低工资税,也同样有利于扩大中企到美国投资。

至于“美元走强趋势”的节点预测,现在可判定2017年前6个月美元走强是确定的,但6个月后的美元走势则取决于特朗普政策的实施情况。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加入SDR货币篮子后,人民币将进入“有管理的浮动汇率”机制,美元走强,全球多国货币走弱;而美元也会影响一揽子货币,人民币汇率也将相应下调。


作者: 来源:2017-7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2日

■本刊已被《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万方中国数字化期刊群》、《龙源期刊网》、《汉王书城》收录,作者文章著作权使用费已随本刊稿酬一起给付。如作者不同意文章被收录,请在来稿时向本刊声明。 ■本刊反对一稿多投,凡属一稿多投者,一经发现,将停发稿酬。本网所有文章、图片若需转载必须注明来源,违者必究。 ■欢迎读者对本刊印刷、装订质量进行监督,凡发现本刊有印刷、装订质量问题,请致电021-64723180本刊发行部,本社将给予奖励并负责调换。 ■监督电话:021-61851212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内容